1823  — 1905

艾约瑟

英國宣教士,"倫敦宣道會三傑"之一。著名漢學家、翻譯家;基督教文化宣教先驅,在華宣教歷57年之久。

艾约瑟(Joseph Edkins)于1823年12月19日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父亲是牧师,因此他从小在一个敬虔的环境中长大。后就读于伦敦大学,受过系统的从古典到近代的文史和科学知识的训练。毕业后,他继续接受神学教育,1847年被按立为牧师。不久他立志到中国宣教,遂加入当时最具影响的英国伦敦宣道会(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简称“伦敦会”)。1848年3月19日,25岁的艾约瑟乘船启航远赴中国;9月2日抵达上海,开始其在华57年的宣教生涯。

来华后,取中文名艾约瑟,字迪瑾。初时担任伦敦会驻沪代理人,并与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美魏茶(William Charles Milne)、慕维廉(William Muirhead)等宣教士一起创立了墨海书馆(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Mission Press),该书馆是上海最早的现代出版社,也是最早采用西式汉文铅印活字印刷术的印刷机构。1856年麦都思离任回国后,艾约瑟继任为监理,主持该馆的编辑出版工作。他与其他西教士一起,在此培养出一批学贯中西的学者,如王韬、李善兰等,并合作翻译、出版了许多介绍基督教信仰、西方政治、文化、历史、科学等方面书籍,为中西文化思想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

1858年3月,艾约瑟回英国述职期间,与20岁的杰恩(Jane)结婚。翌年9月携新婚夫人返沪。杰恩是一个感情丰富,才思敏捷的少女,她爱中国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在一封家书中,她如此写道:“我越看中国,越是爱她,我已经对中国人深有好感。我应该在每一封家书的末尾都写上‘中国真美(China is beautiful)’这句话”。可惜的是,她到中国不过两年左右,就因病死于华北大沽港外的一条船上。

时值天平天国革命时期,太平军在淞沪一带活动。出于对这场“基督徒革命”的好奇,艾约瑟和杨格非(John Griffith)等五位宣教士接受天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的邀请,去苏州拜访了李秀成、洪仁玕等领袖,与他们探讨了诸多神学上的问题。通过接触与观察, 艾约瑟发觉他们所谓的“基督教信仰”带有明显是异端倾向,回来后写了《访问苏州的太平军》。1861年,他再赴天京(南京)上书洪秀全,指出其信仰上的谬误,希望他能回归正统,但遭到洪秀全的拒绝。

1860年,北京条约签订之后,伦敦会差派艾约瑟北上天津、北京开辟华北工场。当时,慕维廉留守上海;杨格非前往湖北汉口开辟华中工场。这三位同为伦敦会宣教士,皆精通中国语言和文化,都从爱丁堡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而且三人在华宣教时间都超过半个世纪之久,因此被誉为“伦敦宣道会在华三杰”。艾约瑟在天津逗留不久即迁居北京,负责伦敦会北京宣教事工,并创立了北京缸瓦市教会。1863年,艾约瑟与珍妮特(Janet)结婚,他们共同宣教,恩爱生活了14载,直到1877年珍妮特因病去世。二人共育有三个儿女,却不幸在童年时即先后夭折,最大的才活到8岁。接连失去亲人的打击并没有减少艾约瑟对中国的爱与委身,正相反,他对中国的贡献以及他一生所取得的成就,许多人无法企及。

艾约瑟具有卓越的语言天才,他掌握的语言有英语、法语、德语、拉丁语、希腊语、希伯来语、波斯语、梵语、汉语、苗语、日语、满语、朝鲜语、藏语、蒙古语、泰米尔语、叙利亚语等。这为他以文化、教育来从事宣教活动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自然也非常有利于他向中国人传播西方文化知识。

艾约瑟和王韬合译了《重学浅说》、《光学图说》、《格致新学提纲》、《西国天学源流》和《中西通书》等书;还同李善兰、伟烈亚力(Alexander Wylie)、韦廉臣(Alexander Williamson)合译了《谈天》、《代数学》、《代微积拾级》、《圆锥曲线说》、《奈瑞数理》、《重学》、《植物学》等书,均由墨海书馆出版。

艾约瑟不仅编译出自然科学的著作,而且还编译、编著了四部史著,以求自然应用科学与人文科学的平衡,充分表现出他对学术体系的宏观理解。为了让中国人了解西方历史文化,1885年,受聘于中国海关的艾约瑟在赫德(Robert Hart)的鼓励与支持下,先后出版了包括《希腊志略》、《罗马志略》、《欧洲史略》在内的西学启蒙读物16种,后又撰写了概述西学源流的《西学略述》。这四部书介绍了希腊、罗马以及欧洲各国的发展史。

他还撰写了大量有关西方古典文化的论作,散见于《六合丛谈》、《万国公报》和《中西闻见录》等宣教士创办的杂志上,主要为国人介绍了古希腊罗马的文学家、哲学家和史学家以及科学家,如爱斯库罗斯、阿里斯托芬、修昔底德、希罗多德、西塞罗、亚里士多德、普林尼、伊璧鸠鲁等人。他尤为看重《荷马史诗》,视其为西方世界最早的文化遗产,在时间上可与中国的《诗经》等作品相比,以此来证明西方与中国具有同样悠久的文明。他也是最早把完整的希腊字母表介绍给中国人的西方宣教士。

在中文圣经翻译方面,也有艾约瑟的功劳。他先后参加两个译经委员会的工作,一个是“北京官话译本”;另一个是“深文理和合译本”。

艾约瑟对中国文化、历史和宗教有着浓厚的兴趣,和深入的研究,先后著有《中国的宗教》、《中国的建筑》、《中国在语言学》、《中国见闻录》、《诗人李太白》、《汉语的进化》等书籍,向西方人介绍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国历史文化。艾约瑟高度评价中国古代科技成就,是最早提出“四大发明”的学者。此前,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宣教士麦都思、卡尔·马克思等人都曾指出过古代中国火药、印刷术和指南针三大发明,但经艾约瑟深入研究后,又加上了造纸术。此“四大发明”之说立刻引起了西方学术界的关注, 后经李约瑟博士将此说发扬光大,就确立了中国“四大发明”的地位。艾约瑟在汉学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奠定了他在汉学界的地位,使他成为西方著名汉学家之一。

艾约瑟也是西方宣教士中,对中国儒、释、道三教的研究最为精深的一位。他认为只有真正了解中国人的主要宗教信仰,才能在对中国人谈道时把握住方向和重点,扫清慕道者心灵深处的障碍,最后将他们引到基督面前。他不仅仅在书房里潜心研究,也去走访过许多佛道教的著名寺观。1859年他所写的《中国的宗教》一书,被列为西方人认识中国的基本读物之一。在比较儒、释、道三教异同时,他描述得既简洁明了,又易懂易记。比如说:儒教追求道德性(Moral);佛教追求哲学性(Metaphysical);而道教追求物质性(Material),这三者(三个“M”)之间有着互补的关系。又如:儒教讲对与错(the right and the wrong);佛教讲真与假(the truth and the false);而道教讲清与浊(the pure and the gross)。寥寥数语,就贴切地勾画出三大宗教的轮廓,令人叫绝。1879年,他又出版了《中国佛教》一书,是他有关中国佛教的论文集,内容十分丰富,显示出他对佛教研究的深厚功底。

1872年,艾约瑟在北京与美国宣教士丁韪良(William A. P. Martin)创办了《中西闻见录》月刊。1875年,获英国爱丁堡大学神学博士学位。1880年,他被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先生聘为海关翻译,先住北京,后迁上海。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内,他主持编译了《西学启蒙》丛书16种。清朝重臣李鸿章对这套西学入门丛书极为重视,特地为之作序,予以推荐。

1905年,这位西学东渐的使者、汉学界之泰斗病逝于上海,享年82岁。

资料来源

  • A.J. Broomhall, Hudson Taylor and China’s Open Century: Barbarians at the Gates, 308, 395.
  • A.J. Broomhall, Hudson Taylor and China’s Open Century: Over the Treaty Wall, 135, 137, 142-43, 148, 151, 187-9, 198, 213-19, 228, 237-8, 263, 280-81, 292, 307-8, 346, 353.
  • A.J. Broomhall, Hudson Taylor and China’s Open Century: If I Had A Thousand Lives, 23, 41-2, 52-3, 70, 80, 98, 108, 133, 150-2, 203-4, 210-11, 213, 252, 261, 277, 429.
  • A.J. Broomhall, Hudson Taylor and China’s Open Century: Survivor’s Pact, 217-19.
  • A.J. Broomhall, Hudson Taylor and China’s Open Century: Refiner’s Fire, 147, 184, 354.
  • A.J. Broomhall, Hudson Taylor and China’s Open Century: Assault on the Nine, 104, 110-11, 114, 202, 307.
  • Kenneth Scott Latourette, A History of Christian Missions in China, 247, 293, 364-65, 436.
  • Ralph R. Covell, “Edkins, Joseph,”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ristian Missions, ed. Gerald H. Anderson, (1998).
  • For more details and bibliographic information, see the article on Joseph Edkins in the Ricci Roundtable.

关于作者

李亚丁

作为世华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李亚丁博士现担任《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执行主任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