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5  — 1929

安乐欢

Leighton P. Rand

中华内地会医疗宣教士。甘肃兰州博德恩医院医生,为抢救灾民感染伤寒病而逝。

安乐欢医生于1895年9月12日生于纽约布碌伦市(Brooklyn, New York),毕业于纽约州康乃尔大学(Comell University)。读书时,他不仅品学兼优,而且是一名体育健将。有感于主耶稣对门徒的吩咐”又差遣他们去宣传神国的道,医治病人”(路9:2)。故大学毕业后,再入医学院深造,最终考取医生资格。随即加入中华内地会,受派远赴中国宣教。临别前他写下感言:”如今我去’宣传神国的道,医治病人’乃是步我主耶稣的后尘。我们曾否体验到,医病是主耶稣三年传道期间主要的工作?衪叫施洗约翰的门徒转告约翰说:”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痲疯的洁淨,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路7:22)。……还有什么比得上一个基督徒医生,能以身体力行,活出基督的典范呢?”1924年10月10日,安乐欢以医疗宣教士身份抵达中国。

当安乐欢到达中国开始接受语言训练之时,正值中国陷于四分五裂,军阀割据的混乱局面。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全国各地反对帝国主义运动风起云涌,到处举行大规模示威,整个社会动荡不安。安乐欢本来被派往甘肃兰州博德恩医院(Borden Memorial Hospital)工作,但因交通受阻而无法成行,只好暂时留在河南开封福音医院当助手。一直到是年初冬,他才终于辗转到达博德恩医院就职。

博德恩医院由内地会宣教士金品三医生创建于1915年,经过十年的艰苦经营,已成为中国西北部最好的医院,有舒适的病房、一流的手术室、设备完善的化验室和医护人员的居所。其声名不仅在甘肃,也远播于青海、内蒙古和西藏,连远在拉萨一个喇嘛寺的活佛,都曾不惜长途跋涉,到这里求医问诊。当时医院的人手除了金品三院长和安乐欢外,还有吴宝瑛(Dr. B. Y. Wu)和刘萃赉(Dr. Liu Shui-lai)两位中国医生。另有20位医学生和护士,再加上二、三位传道人。除本院工作外,他们还要兼顾城内几个门诊分站,轮流参加巡回医疗队,到外地医病传道。

因为医院办得非常成功,深获官民赞许。在甘肃省长和当地有钱人的捐助下,他们又增建两所分院,一所在兰州市中心建立新的门诊部,另一所在兰州西南约20哩回民聚居地河州(今临夏市)建立的新医院。不久,他们又在城南当地官员赠送一块土地上,兴建起一所痲疯病院,收容数百汉人、回人及藏人病患者。和安乐欢一起到兰州的宣教士海春深夫妇(Mr. & Mrs. G. K. Harris)受派前往主持河州医院的工作,博德恩医院的四位医生每两个月轮流一次到河州医院协助他们。

医院工作通常十分繁重,平时收治各族平民,战时还要救护伤兵。安乐欢每天与同工们一起行医传道。他们还时常应”基督将军”冯玉祥的邀请,到其军营中布道,使不少军人信主,成为真正的基督徒。病人们听信福音后,多有信主的,其中有些是回民。

1927年3月24日国民革命军攻占南京后,不幸发生了”南京事件”,金陵大学副校长文怀恩(John E. Williams)及几位西方传教士被杀。为了保障外侨的安全,欧美等国领事馆下令全面撤侨。金品三院长奉命率甘肃全省50位传教士和眷属,分乘八艘羊皮筏子沿黄河顺流而下,向中国沿海城市撤退。不幸的是,为抢救搁浅的皮筏子,金品三被卷入漩涡中遇难。

年轻力壮的安乐欢独自留下来,与中国同工一起合力看守医院,并且尽个人所能承担一切院务。1927年5月23日晨,甘肃凉州(今武威市)发生大地震,全城大半房屋倒塌,内地会宣教站亦全毁。幸亏当时大部分宣教士已经撤离,而留守的卜存仁夫妇(Mr. & Mrs. W. M. Belcher)亦幸免于难。兰州虽然受到波及,但医院并无损毁,工作如常。

在诸般不幸的消息中,安乐欢也给内地会总部写信报告些好消息,因为地震后不久,博德恩医院又有15名医学生毕业。安乐欢报告说:”金医生设立这个训练班实有先见之明。他的离去是我们的极大损失,但如今却成了扩张帐幕之地! 虽然他们只是实习医生,尚未有正式执照,却已散布各地:有一位留院工作;另一位在城内诊疗所;第三位到河州医院,等候刘医生来接手。有三位到西宁;有两位去伏羌(今甘谷) ;另有两位到岷州(今岷县);还有两位到狄道(今临洮)及三位去镇原。他们携特少量药品和仪器,拿着福音单张行医兼传道,我深信他们都是热爱灵魂的福音使者。”

安乐欢在7月1日写给痲疯会(Mission toLepers)的信中,也报告了麻疯病院的消息:”……金医生遇溺离世,不仅对甘肃省,即使对我们每个人都是极大的损失,尤其那些非常爱他的麻疯病人。……我没有家室缠累,又想到医院如果没有一位外国医生来主持,我们所建立的工作便会损失殆尽,因此我定意留下来。但是照目前出奇的平静看来,当时实在没有撤退的必要。又因奉命撤退太急,金医生没有时间交待好如何管理医院账目,怎样与你们痲疯会联络和交接,以及如何处理我们内地会的事务等等。……但也有个好消息:6月有五位痲疯病人受洗,其中两位是藏人,一位少女和一位喇嘛。因藏人公开悔改信主极其不易,会受到极大的逼迫,要在恩典里得胜”。

7月30日,安乐欢在一份简短的报告中提到医院和宣教的情况:”医院一切如常,主大大赐福给我们,特别帮助我们处理几个重症,手术非常成功。已经自立的市中心教会也有16人受洗,其中大部分是在医院听信福音的。吴医生不仅才智双全,并常为主作见证。对我这初到中国,言语困难的人帮助良多。过去数周医院工作比较清闲,又刚好是蜜瓜季节,吴医生我们一起到瓜果市场派单张、卖福音书、唱圣诗和街头佈道。这主意真好,我们就每天清晨5时到7时分批出去传福音。”

9月16日安乐欢给何斯德总干事(Mr. D. E. Hoste)写信述及回民福音工作情况:”关于第一位在河州信主的回教徒,他来兰州受洗后被逐出河州,只好到别处找工作,同时让妻子回娘家。但因妻子也坚持信主,亦被逐出娘家,却又不能返回夫家,最后由一小群基督徒照顾她。后来这位妻子回家去,则再没受到逼迫,但她仍然坚守基督教信仰。现在共有12位河州回教徒信了主,各人都受到很大的逼迫。除上述几位外,还有一位曾在河州医院听过福音的,回到他家乡拉卜浪(Labrang)由宣道会宣教士为他施洗,现住在河州。他们定时聚在一起崇拜,并计划组建一个回民基督徒教会,盼望海春深夫妇能早日归来。……我衷心希望能派更多宣教士,或几位护士、一位医生来。即或不然,可否有人来管理医院或兼任一部分传福音的工作?我甚至斗胆冀求能否请金师母回来?我们实在想念她”。接着,安乐欢又谈到自己的近况:”我仍过着独身的生活,全心仰望主。我看主比以前更宝贵,若非如此,我真感到好孤单!”

1927年冬,安乐欢再次报告了回民和藏人归主的情形:”有七位痲疯病人申请受洗,看来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但仍要等明春考问信心后才可决定。其中一位是西藏喇嘛青年,另有两位回教徒。他们在医院信主比在本乡容易得多,但这仍是恩典里的见证。他们坐在特制的板凳上听道,在祷告会和赞美会上,他们的见证是何等悦耳动听!……一位快要复元的青年人说他已经准备好回乡传福音。我们有11位西藏病人,那位夏天受了洗的老喇嘛懂得汉、藏两种语言,他不仅为传道人翻译信息,并且还主动地去接触协助西藏病人”。

北伐成功后,中国政局暂时安定下来,宣教士纷纷从沿海地区转回内陆。1928年,博德恩医院的前传道人吴林德教士(Mr. Lawrence C. Wood)回来,同来的还有英国宣教士戴乐仁医生夫妇(Dr. & Mrs. A. G. Taylor)。他们和安乐欢年纪相彷,在医疗和宣教工作上,彼此配搭事奉,合作无间。

1928年,西北发生特大饥荒,根据当年12月9日的史志记载:”甘肃灾情奇重,灾民占全省人口八成”。1929年初,饥荒愈发严重,遍地饿殍,医院里人满为患。安乐欢终日忙于管理医院、医病救人,或外出巡迴医疗佈道,抢救灾民……。繁重的工作使他的体力与健康透支,同年4月,他终于病倒了。起初只是有些发烧,两周后病情突然恶化,戴乐仁医生立刻把他接到家里去,却发现他已全身发出红疹,断定他是在救治灾民时感染上伤寒(Typhus Fever)。戴医生虽竭力施救,仍无法挽回他的生命。1929年5月8日,安乐欢安然离世,年仅33岁。为拯救中国人的身体灵魂,他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资料来源

  • 黄锡培著,《舍命的爱——中国内地会宣教士小传》。美国中信出版社,2006年。
  • China’s Millions, North American edition, by China Inland Mission 中国内地会月刊北美版《亿万华民》,1924年第173页;1926年第58-59,120,186页;1929年第76,87-88,118-119页。
  • 英文版(London Edition)《亿万华民》,1914年第148,188页;1915年第115,125页;1917年第126-127页;1926年第21,45页;1927年第38-39,167页;1928年第5-6,63,133页;1929年第92页。
  • Houghton, Frank, George King Medical Evangelist, 1930.
  • The Register of CIM Missionaries and Associates.《内地会宣教士及伙伴宣教士名录》。
  • Directory of Protestant Missions in China, 1927.

关于作者

李亚丁

作为世华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李亚丁博士现担任《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执行主任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