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8  — 1952

盖群英

Alice Mildred Cable

20世纪初在中国山西、甘肃和新疆宣教的英国女传教士,曾多次沿“丝绸之路”穿行于戈壁沙漠,把福音传给各族人民。她们是最早穿越戈壁沙漠的西方妇女,著有《戈壁沙漠》等书。

一、早期背景

盖群英(Alice Mildred Cable)于1878年2月21日出生在英格兰吉尔福德(Guildford, England)的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位具有绅士品格的布商。群英是家中的长女,下有三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在家教严格的氛围中长大。每主日她都跟随父母去教会做礼拜,常常听到关于上帝审判的训诫,因此小群英常常被吓得睡不着觉,深怕一觉醒来身在地狱里。一天夜晚,她梦见耶稣与她和一群小孩子在一起玩,由此她开始认识到神的爱就像父爱般的温暖。在一次为少年人举行的宣教会议上,12岁的群英接受耶稣基督为她的救主,此后她继续不断地参加每周一次的少年聚会。15岁时,她得遇中国内地会女传教士艾美丽(Emily Whitchurch),在她的感召与带领下,群英清楚地知道上帝呼召她去中国事奉祂。但父母对女儿另有想法,送她到学术严格的吉尔福德高中去读书,并想尽办法打消女儿去中国宣教的想法和计划。但盖群英坚定不移,还在高中时就自己和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联系,毕业后马上进入内地会学校接受训练六个月之久。然后前往伦敦,在国王学院学习人文科学并受训成为一名药剂师;同时每週五晚上还要到圣经学校深造,预备自己成为一个传教士。

1900年,盖群英已经装备好自己,并打算和一位即将成为传教士的年轻人结婚之后同去中国。正当此时,中国爆发了义和团之乱,这一事变改变了那位青年人的初衷,于是前来告诉盖群英说,他不打算去中国做传教士了,并要盖群英选择或者结婚留在英国,或者独自一人去中国。虽然盖群英对此感到极度的痛苦和失望,但她仍然不肯放弃中国。最后在1901年秋,她毅然终止了婚约,顺从上帝的呼召,独自搭船前往中国。抵达中国后,她先在上海学习语言,待时局稳定后,才启程进入内地。

二、山西宣教

一年后,盖群英得遇内地会资深女传教士冯贵珠(Evangeline “Eva” French),彼时她已经在中国宣教6年,富有独立和冒险精神。在义和团之乱中,她曾率领一队传教士(10女2男2童) 从山西平阳逃抵汉口。盖群英与她相识后,结为亲密无间的宣教伙伴,从此一起同工直到终生。1902年,她们接受内地会差遣,一同去往山西霍州地区,与当地教会合作,从事妇女宣教工作,每日向那些居于深闺之内没有受过教育的妇女传讲耶稣基督,分享基督之爱。虽然她们喜欢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但并没有以此为满足。她们时常彼此探讨什麽才是中国教会当下最需要的。当她们认识到中国教会中极端缺乏受过教育的基督徒妇女时,就决定既要做传道人,也要做圣经教师,通过办学来培训基督徒妻子和母亲。不仅如此,她们还要培养出中国妇女传道人,以便将来可以接替她们的工作,使福音薪火代代相传。她们也要训练更多的妇女能够读书识字,以便将来有能力做好各项教会工作。

1904年,盖群英和冯贵珠在霍州创办了一所女子学校,首批学生24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有70多位少女和已婚妇女在这里接受教育。盖群英根据实际情况设置课程,教她们读书识字、基督教信仰、科学和中国传统文化典籍,同时也让学生们与各自家庭保持着密切联系。每逢农忙时节,她们就给学生放假,让他们回到各自的家,帮助家庭春种或秋收。她们也关注女人缠足问题,以及孩童生活状况,特别关注溺杀女婴之恶俗。盖群英也鼓励学生们去思考自己的生活与人生,去探索自己周围的世界。盖群英早年在吉尔福德高中的教育背景,促使她乐于向学生们讲授中世纪的历史和民主,因为她觉得这些很适合当时处于政治动荡中的中国社会。

1908年,盖群英和冯贵珠返回英国述职时,见到贵珠的妹妹冯贵石(Francesca Law French),她决定与两位姐姐一起去中国宣教。此后她们以宣教“三姝”(Trio)著称,终生未婚,一直生活、工作在一起。休假期间,她们共同祷告,求神为扩展她们的办学事业预备资金。虽然她们从来没有公开募过款,却收到足够的资金去建造一座可容纳600人的教堂和一座可收纳86位学生的学校。1910年,当教堂和学校落成开放时,三姐妹为来自周边地区的妇女举办一个为时6天的宣教大会,共有500多位妇女参加。在中国文化传统中,女人常年深居闺阁,足不出户,这次大会可说是史无前例。在大会结束之时,有250位妇女起身分享她们这些天的学习收穫。

她们学校的学生逐渐增加到100人,到1913年,第一班师资班毕业。在内地会于1922年在上海召开的大会上,盖群英应邀参与大会的领导工作、讨论并演讲。她演讲的专题是关于培养中国基督徒妇女领袖方面的。她还特为《教务杂志》(Chinese Recorder)撰稿,论述了她们妇女圣经学校的工作。文中她主张妇女在中国教会建设中的属灵恩赐应当为教会所公认,因为她看到在中国男权文化的背景中,中国男人很不情愿承认中国妇女的恩赐,于是她呼吁这种状况应当改变。

在20多年时间里,盖群英和冯氏姊妹及其他同仁,共培养造就出1000多名女传道人和圣经教师。到1923年,盖群英的毕业生中有130人成为教师,由她们又培养出5000多人来。在她不懈努力下,大批的妇女听到福音,受到教育,霍州因此一度成为基督教妇女工作的中心。此外她们还在霍州设立了诊所和戒毒所。由于她们的教育体制和方法先进,培养出来的学生具有高质量,因此当山西巡抚于1923年决定在全省开办70所学校时,盖群英培养出来的师资均被要到各校任教,甚至连她的中学学生都被挑去各校担任教员。但就在这时,三姐妹急流勇退,觉得应该换轨做些其它事情了。

三、丝路传奇

三姐妹决意离开她们在山西工作多年的宣教站,要到中国更为遥远、偏僻的传教士未至之地传福音。当她们听说从甘肃到新疆1000多英里之遥的丝绸之路上尚无基督徒之脚踪时,内心就很有负担。于是姐妹三人制定出雄心勃勃的西行计划,决心穿越茫茫戈壁沙漠,把福音传入沿途村镇。1923年6月11日,她们离开山西前往甘肃。当她们抵达第一个目的地张掖时,已经历时9个多月,走过800多英里路了。

时在张掖有一个很小的教会,该教会的牧师看到盖群英姐妹三人到来非常高兴,以为上帝垂听了他的祷告,因为他实在需要这些有经验的女传教士。在这种情况下,三姐妹感到很为难,因为她们本不想在张掖久留,但又不好拂了他们的期盼。无论如何,这位牧师极力劝说她们留下来,至少要留到夏季再走,并许诺到秋天或冬天时,教会派一队人和她们一起出去,到周边地区去传福音。再三挽留之下,三姐妹只好留了下来,为张掖的基督徒男女开办了一所圣经学校。是年夏末时,有50多位信徒受洗,教会人数倍增。金秋时节,三姐妹带同教会同工一起到附近城镇集市上传福音。她们在集市上高唱圣诗、布道、出售圣经和福音书册。农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到集市上采购他们所需用的东西。在买卖东西之同时,他们也顺便到盖群英她们的帐篷中来听福音,走时还买些基督教福音书册带回去。每当集市结束时,三姐妹就到附近各村镇去开福音布道会,还特别向那些穆斯林妇女传福音。许多来参加聚会接受教导的人都是文盲,因此教他们识字成为首要之事,以使他们能够阅读圣经和其他属灵书籍。在其后三年里,共有523人在她们举办的查经班里学会了读书识字。三姐妹再进一步训练一些人成为传道人,这样当她们离去时,福音可以在这一带地区继续传扬下去。

1924年底,盖群英与冯氏姐妹沿着丝绸之路继续西行,于是年冬天居于肃州(酒泉),这里是进入茫茫戈壁沙漠的最后一个城镇,因此许多旅行者通常都在这里调整身心,备足给养。当时三姐妹带着一群张掖教会和圣经学校的信徒和学生,盖群英一路训练他们传福音,然后差派他们出去,或在街上布道,或进入住户向家庭主妇们传福音。盖群英要求她的学生们熟读圣经,并且启发他们发现问题,并自己回答问题。让他们的信仰扎根在神的话语上面,而不是停留在一个肤浅的层面上。到春天时,大部分学生都回到了张掖,只有很少几位留下来协助她们。三姐妹时常利用夜晚举行儿童崇拜会,孩子们的父母往往被动听的音乐所吸引,渐渐乐意留下了参加聚会,聆听福音信息。孩子们亦把学到的赞美诗、祷文和圣经经文转教给自己的父母。三姐妹因此成为酒泉民众中间的知名人物。

1925年夏,三姐妹花了两个多月时间,遍访从酒泉到甘肃边界一带的所有城镇。在这一旅程中,她们无论是在路上,还是在客栈中,都向所有她们遇见的人传福音。盖群英总是策略性地为她们的未来制定出最好的计划。因为宣教是她们的主要目的,因此她们常常花上许多时间,深入到那些远离丝路的地方去传福音,为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听到福音。她们在敦煌也待上好一段时间,数世纪以来,这里是印度人、汉人和西藏人相汇的枢纽。当汉人沉溺于鸦片烟瘾之中时,回民曾一度控制着敦煌的商贸活动。

1925年冬天,三姐妹回到酒泉继续她们的圣经学校。次年夏天,她们沿着丝绸之路向西北行,穿过戈壁沙漠前往乌鲁木齐。为避开夏季白天的炎热,她们常常乘夜晚凉下来之后赶路。沿途为她们提供住宿的地方都是些非常原始的小客栈,且很难找到乾淨的水。她们向客栈中南来北往的人传讲福音,常常和人们一起围坐在院子中间的篝火旁,与他们边吃边谈。当到达甘肃和新疆的交界处,为拿到乌鲁木齐官员发给她们“通行证”,她们需要等上好几天,才能继续赶路。藉此时机,她们就向那些一同等待穿过边界的人传福音,唱诗给他们听。拿到通行证后,她们花了6天时间,行程150多英里,到达了新疆的哈密。沿途无论谁请她们到家里去,她们都抓住每一个机会传福音给他们听。最后到了乌鲁木齐,她们受到当地两个男传教士的欢迎,并且受到新疆省长的会见。1926年,三姐妹从乌鲁木齐又行过700多英里的路程,抵达中俄边境,她们取道西伯利亚回到英国伦敦休假。

在英期间,盖群英应邀到许多教会演讲,报告有关中国的一切。在1926年夏天召开的内地会年议会上,她敦促更多的人到中亚商贸路上去,因为在这条路上可以遇到来自中亚各国的人民,而这些国家大都是对传教士关闭的。她还特为内地会刊物《亿万华民》的读者写了一封信,呼吁更多人支持或投身宣教。

1928年3月,盖群英偕冯氏姐妹重返中国。回程十分艰难,因为当时中国正值兵荒马乱的年代。她们在路上整整旅行了8个月,直到11月才抵达甘肃。在她们离开中国这段期间,几乎所有的传教士都因内战被迫离开中国,或撤退到沿海城市,因为他们害怕当年义和团大屠杀会重演。内战导致了20多万人被杀,而且形势更加恶化。

在随后几个月中,三姐妹开始新的征程,沿着丝绸之路到西藏和蒙古交界处广大地区传福音。沿途她们发现许多城镇的城门都紧锁着,以防止回军的进犯,因此她们在传福音的程途上多次受阻。但所到之处,皆有许多民众聚拢来听她们宣讲福音。当她们在回民地区旅行时,都谨遵穆斯林饮食上的禁忌,尽可能减少她们与当地民众之间不必要的障碍。当她们再次到达乌鲁木齐时,便去探访那些政府官员和她们的眷属,类似这样的造访,只有她们才可能做到,而那些男传教士则不方便接触女性。三姐妹组织了一个妇女宣道会,使得当地教会女性信徒稳定地成长。

1930年2月,三姐妹踏上回返酒泉的行程。途中他们在吐鲁番停留了一个月,因为那里还是福音未至之地,期间她们走访家庭或举行公众聚会。当她们再次来到西藏和甘肃交界处时,看到一个可喜的变化,就是当地驻军的一个司令官竟然向她们购买圣经。当时她们的圣经已经售光,盖群英只好把自己的那一本圣经送给了他。在这次长达16个月的旅行布道中,她们共走访了2700多户人家,举行了665场福音聚会,售出4万多本圣经。

三姐妹在酒泉度过了一个冬天,见证了当地基督徒的慈行善举。1931年春天天气转暖后,她们再次出发前往蒙古交界地区。沿途她们看到许多以前宣教路上遇到的人们,欣喜地看到她们先前播撒到福音种子已经悄悄地发芽生根了。 

同年夏天,战争蹂躏了酒泉,许多平民百姓被杀。三姐妹决定离开这里。是年秋天,她们离开酒泉到敦煌,受到当地民众的热情欢迎,虽然她们离开那里已经多年了。她们利用一个回民客栈举办福音聚会和崇拜,并且惊喜地看到竟然有那么多人来参加,而且发现一个新的教会已经在这里悄然出现,因为多年前她们经过那里时,为民众留下了圣经,有些人通过读经而信了主。但是不久,穆斯林军来到,占领了敦煌,整个城市落入穆斯林手中。穆斯林军队控制了丝绸之路600英里之遥的大片地区。穆斯林将军马仲英把三姐妹召到他设在安息的总部,这里距敦煌有80英里之遥。马仲英向她们索要医疗物品,要她们每日为他疗伤。三姐妹深怕他把她们据为人质,因为这人的性情残忍且不可预料。故当将军伤癒后,就请求允许她们回敦煌,最后竟然得到他的允准。离开前,盖群英斗胆送给这位将军一本新约圣经和“十诫”,并希望他能够认真阅读,并在今后的生活中实行出来。 

回到敦煌后,因局势险恶,三姐妹开始准备逃亡,虽然她们知道看守兵丁早已接到不许她们离开的命令。1932年4月,她们收拾好行囊,就好像她们平常要到附近出一趟门一样。她们也收拾好自己的居所,使其看上去仍像有人在里面居住一样。有一天她们得知城外的守兵放假一天,便将此看为从神而来的一个兆头。于是她们急忙离开城区,穿行入沙漠。当她们被两个士兵叫住要她们出示通行证时,盖群英只好把毫不相关的中央政府颁发给她们的护照拿出来给他们看。那两个目不识丁的士兵看后就挥手让她们通过了,这样她们就继续着充满危险的旅程。旅途上几乎看不到行人,房屋十舍九空,客栈大都废弃了,她们只好靠着随身携带的食物为生。途中盖群英还不幸被驴子踢伤,而且伤势一度很重。无论如何,她们经历千辛万苦,最后总算安全抵达乌鲁木齐。此时她们清楚知道中国政局越来越糟,战争已不可避免,因此她们决定离华返英,否则性命堪忧。

1935年,盖群英她们再次来华,为获得去往乌鲁木齐的通行证又整整等待了一个冬天,最终她们再次踏上丝绸之路,所到之处皆受到热烈的欢迎。当然她们沿途也看到战争给广大农村带来的创伤,许多村庄被摧毁。她们一路传福音到敦煌,在那里使多人受洗归入基督。然后到酒泉,在那里又逗留了6个月之久。虽然当时伤寒病流行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但她们仍然坚守在那里,并且办起了儿童班、查经班和识字班。由于时局持续动荡,战争频仍,盖群英亦一直为哮喘病所困扰,到1936年,新疆当地军阀又命令所有的外国人都要离开甘肃和新疆地区。形势所迫,三姐妹只好打道回府,最后于1937年返抵英国,此后再也没能回来。

四、宝贵遗产

从1923年到她们离开中国时为止,在14年时间里,三姐妹驾驭着马车,先后五次行走在丝绸之路上,把福音和基督之爱传给沙漠深处的各族人民,因此她们广为人知,被尊为“仁义之师”(Teachers of Righteousness)。她们使耶稣基督之名为丝绸之路上众民所知,她们沿途所发放的各种文字的圣经和福音书册被带往亚洲各国。通过她们多次造访,与各族人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她们也因此获得了广泛的尊重,为丝绸之路沿途人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她们亲手培训出来的基督徒继续她们未竟的事业,甚至把她们的影响传向更远的地方。

十多年丝路宣教生涯,使她们成了“戈壁通”;而沙漠生活的磨练,也使她们成为名副其实的“女强人”。三人中间,虽然冯氏姐妹的年龄都比盖群英大,但因盖群英最善写作与交流,故在许多事上都是由她来筹划,设定目标,因此冯氏姐妹尊她为“我们的明星”。但盖群英总是把自己的恩赐和取得的成就都归于与冯氏姐妹的合作。由于她们是最早穿越戈壁沙漠的西方妇女,故回到英国后,立刻被视为传奇性的人物。盖群英先是服务于圣经公会,并曾担任圣经公会副主席。她经常应邀到宣教会议上演讲,呼吁并组织妇女参与并支持宣教。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她为妇女志愿者服务机构(Women’s Voluntary Service)工作。盖群英还应邀到皇家地理学会授课,并且被伊丽莎白女王邀请到白金汉宫茶叙。因着三姐妹的传奇经历,她们先后获得皇家地理学会颁发的“李文斯敦奖章”(the Livingstone Medal),和皇家中亚学会颁发的“阿拉伯的劳伦斯纪念奖章”(the Lawrence of Arabia Memorial Medal)。

此外,盖群英还与冯贵石合著了多部有关中国宣教的著作,如《不再一样》(Something Happened)、《穿越玉门关与中亚》(Through Jade Gate and Central Asia),以及《戈壁沙漠》等书。盖群英主要负责汇集、整理资料和写作,冯贵石负责校对和修订工作。其中最为著名的《戈壁荒漠》(Gobi Desert)一书于1943年出版,该书记录了从1923年到1936年之间三姐妹多次穿行戈壁沙漠的传奇故事,被认为“是许多关于中亚和沿着丝绸之路穿越中国西部沙漠的好书中最好的一本”,受到学术界的公认。盖群英虽然是个传教士,但书中并没有多少说教的内容。书中人物,上至王公将相,下至贩夫走卒,她都观察得细緻入微。她就像一个高超的素描家,许多场景和人物在她的笔下,都被描绘得栩栩如生,同时也把读者带进了那个时代,以及那种氛围之中。她们的著作不但受到考古学家、人类学家和地理学家等一致的推崇,也广受社会大众所喜爱。 

1952年4月30日,盖群英因带状疱疹发作而逝世于伦敦,享年74岁。

资料来源

  • Alice Mildred Cable & Francesca Law French, The Gobi Desert——The Adventures of Three Women Traveling across the Gobi Desert in 1920s. Trotamundas Press,2008.
  • Broomhall, A. J.  It Is Not Death to Die. Hudson Taylor & China’s Open Century. United Kingdom: Hodder & Stoughton and the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1989.
  • Griffiths, Valerie. Not Less Than Everything. Grand Rapids: Monarch Books, 2004.
  • 关于作者

    李亚丁

    作为世华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李亚丁博士现担任《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执行主任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