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7  — 1958

顾秀贞

基督教教育工作者;妇运领袖及模范母亲。

顾秀贞,浙江鄞县人。毕业于西方教会在中国最早设立的女校——宁波崇德女校。她与循道公会传道人范冕卿结婚后,于1904年(光绪30年)同去镇海县城,创立基督教堂。她除了帮助丈夫,在主日司琴、教诗、主持”勉励会”及接待信徒外,还发挥一己之长,利用教堂空间,开设女校,校名”斐迪”。时值逊清年间,思想保守,女风未启。她开了全县女子教育的先河,显示了一定的胆识。由于课程新颖,教学认真,不久即赢得邑人的信任,学生日增。1908年,新堂落成,学生人数续有增加,顾秀贞成为邑中唯一的”女先生”。

不久,县署内筹设男女校各一所,专收官绅及富商子女。苦乏女性师资,知县慕”女先生”之名,亲自登门造访,礼聘”女先生”任署校校长兼教师。于是顾秀贞上午在己校,下午去署校,两头兼顾。孙知县对”女先生”礼数有加,每天中午,派自用之官轿(时称蓝呢轿)接送。并关照:必启中堂大门迎入。知县常在屏风后暗暗听课。从此”女先生”声名四溢,遐迩皆知。”我当时看似风光,但不过是一介穷教员,仅有四件外套,作四季之轮换耳。在县署里,我常与知县夫人相过从,夫人还与我结了金兰之交。夫人全身绫罗绸缎,听差丫环侍立,我不禁显得异常寒酸……”。顾秀贞后来回忆道。

由于己校学生不断增多,座不能容,范氏夫妇俩得宁波旅沪信徒、工商界人士袁君等之助,筹款在教堂左近购地,另建新校舍,更名”正修女校”,校务有进一步开展。

邑中有大户王姓老太,思想保守,独相信此”女先生”,放心地送其孙女去”女先生”处就读。及至孙女小学毕业,升入初中,男女同校,直至毕业,老太仍被蒙蔽,以为孙女仍在”女先生”处学习。至于做”童生”(指屡屡留级者),则并不在乎。甚至一位佛教庵的老尼姑,竟罔顾水火不相容的宗教偏见,送其小尼姑去”女先生”处受教。教会庆祝圣诞时,好些非信徒学生家长以及邻居们,也向教堂致送红包,以示祝贺。说明因教会办学,拉近了教会与社会的距离。

每逢圣诞佳节,顾秀贞必忙于为学生排练节目。有圣剧、诗歌,以及”福音对话”:女生两两成对上台,一问一答,阐发福音真理。由浅入深,引人入胜,达到布道效果。

顾秀贞桃李累累,其中不乏升入中学、大学者。当时女校对外由丈夫出面。范氏办女校的史绩,被收录于镇海县志中。

顾秀贞早年在校就读时,曾受到一些实用医卫常识及护理操作的训练,斯时也派上了用场。每年春夏之交,为学生及信徒子女接种牛痘疫苗,以预防天花。当时妇女常有因家庭不和发生寻短见、吞金饰及服毒等情事。凡有来求,不论早晚,即携医箱前往,俨然一位大夫。或注针剂,或投吐剂,或授泻药,使患者脱离险境。家中还备有治疟疾的金鸡纳霜丸(即奎宁丸)、治腹泻的”镁黄氧”、治疥疮的硫磺药膏等等。在缺医少药的当时社会里,也不失为一种服务也。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全国回应。镇海县革命党人及维新志士闻风而动。他们密议,向镇海炮台司令及浙江外海水上警察厅长(按:该厅拥有数艘炮艇,专缉沿海盗匪)进行策反。县商团总务倪祥森系基督教信徒,与范氏夫妇关系莫逆。倪本人又曾在署校任过教,与知县夫人相识。倪君乃偕同顾秀贞,向知县夫人做工作,晓以大义称:只要不作不利于革命党行动,即毋须惊恐,革命党人不会加以伤害。又知知县系上海人,故暗示他们,不如及早携眷去上海暂避……。11月6日,镇海县城光复时,孙知县早已避走。浙东要塞所在的镇海县城得庆和平光复(注:本段史料摘自宁波市政协史料《辛亥革命80周年专辑》,作者倪德昭)。

上世纪20年代末,国民革命军进驻宁波。镇海县成立妇女协会,以保护妇女权益。顾秀贞被推举为主任(兼任,义务职)。受屈妇女,凡有来求,莫不拨冗接待,倾听申诉。或遵人情进行和解,或循法律谋求保护。有时尚须为一时无法回家的妇女留宿留餐。以顾秀贞在邑中的声望,不少家庭矛盾,得到合情合理的化解。

范氏夫妇育有四子四女。顾秀贞日间忙于教课,晚上则须在煤油灯下圈改学生作业。还要挤时为子女们缝制衣著鞋袜。唯赖”铁牛”一头,加鞭力耕,常至深夜。每到主日,又是忙碌的一天,从无例休,其劬劳实无法想象,终因积劳成疾,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症。范牧师一面率子女恳祷上主医治,同时延请中西医诊治。赖主宏恩,逐渐痊愈。

家中长爱少,小敬大,子女互相帮助,从不重言争吵。每届新正初一,例由长女长子带头,一一向父母鞠躬拜岁。子女若有不当言行,父母必严厉指出,有时还用戒尺施惩说:”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等等。

长女思想进步。上世纪20年代就读于宁波甬江女中时,因参加学生爱国活动,受到美籍校长扣发高中文凭的处分。毕业后在上海一国际性机构任编辑。自奉甚俭,涓滴节约,寄回父母,以补家用。1926年北伐军兴,投笔从戎,参加国民革命军东路军,任安庆江防司令部组织科长,授少校军衔。当时上海《时代》画报曾刊登过她的戎装照片。

次女于上世纪20年代末当选为镇海县妇女代表,出席省妇代会。会后留省任用。后转至南京市府任职。抗战军兴,偕夫去重庆,任职中央广播电台。抗战结束,回归南京,旋去台北。

三女攻读教育,胜利后任上海市某市立小学校长。四女任职台北外企。女儿们均式母范,勤劳干练。

顾氏四哲嗣中,三人分别任职于海关转外企、法律、银行。三子爱侍初中毕业时,乃母告诉他,父母曾向神许愿,奉献一子为神用,希望他献身。但立时被答以”不”字。理由是,这一工作,既难做,又清苦。顾秀贞曾同样遭过大、二两子的拒绝,理由相同。待三子升入教会高中后,得有机会聆听国内外名牧证道,并受到虔诚老师的感染默化,热爱救主之心,油然而生。内心萌发出强烈的献身感动,驯至无法抗拒。终使他毅然决志献身,走上事奉道路。

顾秀贞生平中,尚有一事,不能不提。

1905年,即顾氏夫妇到达镇海县创业的次年,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孩子刚满二个多月时,在宁波举行”基督教十八省勉励大会”,顾秀贞应邀去会上司琴,随身携去哺乳的长女。至礼拜六,顾秀贞必须回镇海,以赶上礼拜天的司琴任务。中午时分,她在江北岸白沙路循道公会总部中饭,准备乘下午一时的内江”小火轮”去镇海。轿子已在门口,待命出发。忽然顾秀贞腹痛如绞,无法成行。在万般无奈下,只得留下,回绝轿子,给付损失费。不出一小时,消息传来,顾秀贞拟乘的”小火轮”,由于超载,驶离码头不久,便告倾覆。缘是日适逢镇海县迎神赛会——俗称”四月半会”(指阴历),前往观闹者甚众。妇女们多盛装豔服,佩金戴银,竟遭灭顶之灾,溺死者400余人。一时陈尸江干,惨不忍睹,哭声连天,合城震动,为宁波历史上一次最大的江难。若顾氏母女身临其境,绝无生还可能。顾氏因”腹痛”,得逃过一劫,才有她家以后的动人历史。因之,她全家老少,永志不忘神的奇妙大爱。

顾秀贞辅弼丈夫,勤做圣工;兴办女校,嘉惠女子;服务社会,造福乡里;教养子女,成材成器;勤俭治家,鞠躬尽瘁。其胆识、毅力、勤劳、刻苦、敬神、爱人等美德,堪为后人楷模。不愧为一位出色的牧师帮手、教育工作者、妇运领袖及模范母亲。

关于作者

范爱侍

前浙江神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