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7  — 1914

区凤墀

Au Fung-Chi

清末民初时期广东华人教会著名长老,与国父孙中山系莫逆之交。

区凤墀,本名逢时,字锡桐,号凤墀。于1847年出生于广东顺德,自幼聪明好学,博览群书,故知识十分渊博。

1807年,英国伦敦会差派马礼逊和米怜等人来华,因清政府的闭关自守政策,他们只好转到南洋马六甲,在那里从事圣经翻译、出版书籍,向当地华人传福音,并开办”英华书院”,培训华人宣教人才。鸦片战争之后,随著五口通商,中国大门始向福音开放。伦敦会遂将英华书院迁往香港,并以香港为基地,向中国内地宣教。

时有广东南海何进善就读于英华书院,毕业后于1846年被伦敦会按立为牧师,在香港、广州等地传福音,建立教会。1864年,何福堂来到佛山传道,与区凤墀相识。区凤墀追求真理,素有向道之心,当他读过何进善所著《新约全书注释》之后,为其折服,遂接受基督,不久受洗,并带领全家人信主。

1865年,佛山华人教堂落成,举行庆典时却遭到暴徒袭击而焚毁。区凤墀一家得以逃脱到香港。因其才学,受到伦敦会之重用,参与翻译圣经,编写注释等工作,其神学知识亦随之提高。1872年,经丹拿(F. S. Turner)牧师的推荐,区凤墀岀任伦敦会香港湾仔堂主任。由于他工作尽职尽责,并在讲解圣经方面清晰入理,颇令会众信服。1875年,区凤墀还曾与丹拿牧师一道发起劝戒鸦片会社,上书英国政府请愿,并被推举为赴英代表。

1883年,孙中山先生从檀香山基督教学校毕业后,返回香港进入拔萃书室进修,预备投考香港公立学校。为了补习中文,拜区凤墀为师,二人遂结为莫逆之交,区凤墀在信仰与学问上对孙中山影响甚深。后经区凤墀介绍,孙中山认识了美国纲纪慎会的喜嘉理(Charles Hager)牧师。在其鼓励下孙中山正式受洗,并取教名为孙日新。后来,是区凤墀为其改名为”逸仙”。此后,国父以”逸仙”之名而蜚声海内外。

1885年,区凤墀到广州主持教务,带领教会平安度过因中法之战而带来的危机。1889年,应德国柏林大学东语学堂邀请,经香港督学使欧德理极力推荐,区凤墀远赴德国,担任柏林大学中国语文教授数年。任满回港后,被选为道济会堂长老。时孙中山在广州开业,二人保持著密切的关系。1895年,孙中山在广州组织兴中会,区凤墀也积极参与。第一次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避走伦敦,区凤墀则仍回香港担任伦敦宣道会济会堂长老,同时被委任为香港华民政务司署总书记。自此工作10年,廉洁自守,寓布道事业于交际中,备受社会各团体敬重。

1896年11月孙中山从英国写信给区凤墀,报告其蒙难经过: “弟被诱擒于伦敦,牢于清使馆,十有余日,拟将弟捆绑乘夜下船,私运出境。初六、七日内,无人知觉,弟身在牢中,自分必死。此时唯有痛心忏悔,恳切祈祷而已。一连六、七日,日夜不绝祈祷,愈祈愈切。至第七日,心中忽然安慰,全无忧色,不期然而然,自云此祈祷有应,蒙神施恩矣。但日夜三、四人看守,窗户俱闭,严密异常,惟有洋役二人。前已托之传书,已为所卖,将书交与衙内之人,密事俱俾知之,防范更为加密!而可为传消息者,终必赖其人,今蒙上帝施恩,接我祈祷,使我安慰,当必能感动其人,使肯为我传书,简地利(康得黎)万臣两师,他等一闻此事,著力异常,即报捕房,即禀外部,初时尚无人信,捕房以此二人为癫狂者,使馆全推并无其事。初报馆亦不甚信,迨后彼二人力证其事之不诬,报馆始为传扬,而全国震动,欧洲震动,天下各国亦然。沙侯(首相)行文著即释放,不然即将使臣人等逐出英境。此十余日间,使馆与北京电报来往不绝。我数十斤肉,任彼千方百计而谋耳。幸天心有意,人谋不藏,虽清勇阴谋,终无我何。弟遭此大故,如浪子还家,亡羊复获,此皆天父大恩。敬望先生进之以道,常赐教言,俾从神道而入治道,则弟幸甚,苍生幸甚!”由此信可见两人友情之深。

1899年,区凤墀帮助陈少白在香港创办《中国日报》。1910年加入关心焉等人发起的”剪辫不易服会”。退休后,仍担任基督教青年会干事,圣士提反男、女校汉文总教席,以及广华医院监理等职。 

1914年,区凤墀病逝,享年67岁。综其一生,刘粤声牧师如此讚誉他:”公性刚猛如彼得;慈爱如约翰;才华横溢,不逾乎道,又类保罗;秉此奇赋,诚教会有数人物”。

资料来源

  • 区凤墀:《道乡渔樵》,广州英华浸信会印书局,1915年。
  • 刘粤声:《区凤墀先生》,《香港基督教会史》,香港基督教联会,1941年。
  • 冯自由:《区凤墀事略》,台湾商务,1976年。
  • 张祝龄:《区凤墀长老传略》,上海商务,1914年。
  • 查时杰,《中国基督教人物小传》,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1983年。

关于作者

李亚丁

作为世华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李亚丁博士现担任《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执行主任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