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5  — 1980

沈宗瀚

中国著名基督徒学者,农业科学家。

沈宗瀚于1895年出生于浙江余姚县沉湾村一书香门第,绅士之家。从祖父至父辈,皆为秀才。但因理财不善,到沈宗瀚出生时,沈家已家道中落,所余田产已十分有限,一家七口的生活全赖田租和父亲外出教书之收入来维持。

根据沈宗瀚自传,他年幼时受教于父亲;稍长,受教于伯父。14岁时(1909年),他以高分考入余姚私立诚意高小。1912年冬,沈宗瀚以第一名成绩毕业于诚意学堂。由于家庭经济情况窘迫,他面临著升学和就业两种选择。最后,他还是违背父亲意愿,选择了升学。1913年,沈宗瀚考入浙江省立甲种农业学校攻读农业科学。在学期间,他刻苦读书,成绩优秀,遍览徐光启的《农政全书》,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以及程其濬的《植物名实图考》等著名农业专著。但因该校师资多来自于日本,所学内容与中国农情不符,故自请退学,转而投考国立北京农业专门学校。1915年,他如愿成为该校本科学生。

沈宗瀚的兄长沈劭年是一位基督徒,毕业于宁波的教会学校——崇信书院,他常向沈宗瀚等几位兄弟传讲福音,在他们的心田播撒下福音的种子。沈宗瀚负笈搭船北上之时,遥望前程茫茫,倍感人之渺小和有限,信靠上帝之心油然而生。于是他做了生平第一次祷告:”余之读书为役于人,非役人也;为多做有益于人之事,且为最无靠、最大多数之农民服务,非为谋个人之名利。如求学有误,祈上帝启示,如无误,请上帝玉成我志,予我勇气”。

在北京农业专门学校求学期间,沈宗瀚与其同乡同学吴耕民结为好友,两人在班上成绩名列前茅。经吴介绍,他得与北京青年会学生部干事徐宝谦相识,此后在交往中,徐推荐他阅读许多谢洪赉(著名基督徒作家、学者)的作品。因此,在信仰以及人格修养等方面,沈宗瀚受徐宝谦和谢洪赉的影响甚深。

在徐宝谦的鼓励与帮助下,沈宗瀚于1917年秋,在其农校校园内开始了查经班。经徐宝谦介绍,北京西城中华圣公会会长史培德(Rev. P. S. Scott)经常于周末前往农校带领查经。当时在北京许多大学里虽设有查经班,但均设于校园外。故徐宝谦赞扬农校查经班为”此为国立大学校内设立查经班的创举”。在史培德和徐宝谦的带领下,沈宗瀚的灵命长进很快,性格也变得积极向上。他与查经班同学一道发起组成”修养团”,以基督精神操练品格,潜修学业,改善校风。

1918年,沈宗瀚从北京农业专门学校毕业后,担任家庭教师。在此期间,他与徐宝谦的交往更密,并且自己每天守晨更、晚祷,操练过有规律的灵修生活。同年圣诞节,沈宗瀚在北京城西中华圣公会接受了洗礼。为此他在日记中写道:”受礼时心极感动,余受上帝之恩大矣、极矣!迄今始受接受礼,不亦失之太晚欤?然余心中之敬仰,固已有年矣”。1919年2月,他又在北京石驸马大街附近的圣公会教会接受了坚振礼,其入教保证人是燕京大学教授、著名基督教人士吴雷川。徐宝谦也赶来参加他的受洗典礼。当日他郑重记下:”余信上帝已四年矣,常听演读圣经,及其它基督教书籍,至此深觉可信无疑,遂决心入教。受洗礼时,忏悔一切恶念过语,自许生为上帝,乃役于人,非以役人,实事求是,前途厉害祸福,均遵主旨,胸怀顿为畅慰”。沈宗瀚受洗后,马上给自己的父亲和伯父写信,向他们传福音,作见证,劝他们信主。

从其传记《克难苦学记》中,可以看出沈宗瀚一生信仰诚笃,每日读经、祈祷,并且靠著信仰的力量克服生活中的一切难处。1920年3月始,他担任湖南常德棉业改良分场的场记职务。由于收入菲薄,不足养家糊口,加之兵祸盗贼频仍,使其常陷经济窘迫或危急之中,但他都靠主安然度过。事后忆起,他常说:”能安然无恙,诚上帝保佑我也!”

1923年,沈宗瀚远赴美国康奈尔(Cornell University)大学深造,1927年获得哲学博士学位。返国后,他担任南京金陵大学农学院教授,主授作物遗传与育种。1933年,他培育出高产、早熟、抗病虫害,且品质优良的”金大2905小麦”新品种,造福了中国农民。他在金大农学院工作十一年之久,培养出众多的农业人才。自1934年到1950年,他先后出任中兴农业实验所总技师、副所长和所长等职,为中国农业发展作出很大贡献。

但在家庭生活上,抗战期间,沈宗瀚曾经受两次丧偶的打击。1940年10月,其妻沈骊英因脑溢血逝世。1942年1月,经好友介绍,他与陈品芝相识,并于同年6月结婚。不幸的是,1944年1月,陈品芝因罹患食道癌又离他而去。若非信仰的力量,两次打击几乎使他丧失活下去的勇气。

自1950年起,沈宗瀚在台湾先后出任中美合作的中国农村复兴联合委员会的委员、主任委员,推动台湾农村建设,农业产销计划,以及国际间农业合作。他经常深入农村,发现并解决农业上的问题,推广农业技术革新以及制度上的改革,为振兴台湾农业,繁荣台湾作出巨大贡献。

沈宗瀚多年来无论在工作还是在生活上所经历的种种艰难困苦,他都是靠著信仰的力量来克服度过,他持之以恒的信仰生活是他重新得力的源泉。他在”我为何信道”一文中写道:”我喜清晨与夜静时研读圣经、祷告、感谢或忏悔,求圣灵与我同在,使我内心平安乐观”。他一生在信仰与生活上都留下美好的见证,他晚年时所说的一段话,是其荣神益人的人生总结:”我相信主已经六十年了,我从小就在穷苦的农家,所以我决心要帮助他们。上帝给我机会读书和成功,后来上帝也给我机会使我能够长期服务农民,在农业界也已经服务了五十年,我已经达到我服务农民的目的。这是我向上帝的最大感谢!”

沈宗瀚于1980年11月26日安息于台北,享年85岁。逝世后,许多报刊杂志都刊载大幅文章来纪念、追思这位功在国家的基督徒农业科学家。

资料来源

  • 查时杰,《中国基督教人物小传》,中华福音神学院岀版社,1983年。
  • 吴相湘,“沈宗瀚献身农业”《传记文学》第38卷第1期,1981年1月号。
  • 黄俊杰,“沈宗瀚先生与我国农业现代化运动” 《传记文学》第38卷第1期,1981年1月号。
  • 梁实秋,“悼沈宗瀚” 《传记文学》第38卷第1期,1981年1月号。
  • “沈宗瀚博士追思礼拜纪实”《基督教论坛》,民国69年12月21日。
  • 许倬云,“怀沈宗瀚先生”《联合报》,1981年1月22日。
  • “沈宗瀚会友逝世”《台湾圣公会通讯》第12期,1980年12月1日。
  • 谢扶雅,“悼念沈宗瀚先生——兼忆两亡友徐宝谦与刘廷芳”《传记文学》第38卷第5期,民国70年5月1日。
  • 朱沛莲,“记五十年前沈宗瀚博士几件事” 《传记文学》第38卷第5期,民国70年5月1日。
  • 黄俊杰、沈君山,《锲而不舍》,台北:时报出版公司,1981年。
  • Who’s Who in China. 5th Edition, P. 204.
  •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Republican China. III-104.
  • 沈宗瀚本人著作:
  • 《克难苦学记》
  • 《中年自述》
  • 《晚年自述》
  • 《沈宗瀚自述》,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民国64年12月1日。
  • 《沈宗瀚晚年文录》,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民国68年4月1日。

关于作者

李亚丁

作为世华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李亚丁博士现担任《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执行主任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