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9  — 1929

貝素珍

Dorothy Jean Bidlake

在甘肃宣教,为抢救灾民而牺牲自己年轻生命的美国女宣教士。

贝素珍于1899年7月11日生于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Seattle,Washington),父母都是敬虔的基督徒。她从小就从父母领受圣经的教导,参加教会各种团契活动。1911年秋,夏博士(Dr. Norman B. Harrison)到西雅图担任大学长老会教会(University Presbyterian Church)的牧师。在家庭和教会的双重影响下,贝素珍成长得很快。父母的信仰与品行,深深地影响了她的属灵生命。同时她所在的教会在西雅图大学区又是一个信仰纯正、富有生命力的教会,给了她非常扎实的真道栽培。12岁时,贝素珍受洗归主。当时许多青年基督徒投身于海外宣教,这一运动深深感染了她。

年龄稍长后,贝素珍决心奉献自己,加入到海外宣教的行列。为装备自己,她先进入洛杉矶圣经学院(Bible Institute of Los Angeles)学习,然后再到芝加哥深造。期间,她以”主需要我们”为题,写下她的心愿:

“当我们顺服主的引领,圣灵便叫我们甘心乐意地做主特别安排的事工,愿意在主的旨意里,摆上自己作活祭。无论主领我何往,我只要全心全意地信靠他,这便是真正的得胜。 主的命令就是’去’,他的应许是’我就常与你们同在’,这样我们还要甚么呢?神竟然需要我们,这是何等的福气!其实是我们每时每刻都需要主,一生一世都需要他!如今主耶稣把传好信息的大使命交付给我们,他头上留下的荆棘冠冕的伤痕,手上的钉痕,把我们从罪中释放出来,赐圣灵给我们,并且将来还要带我们进入荣耀里。我们怎能令他失望呢? 三十年前,我的祖母已经是中华内地会祷告团契的成员,也订购了《亿万华民》杂志。加上我的父母,十年来都非常注重宣教事工。四年前,我们家还招待过一位内地会的宣教士,这位敬虔爱主的客人,他的一举一动令我印象深刻。心想我若蒙召作宣教士的话,一定要选内地会。 两年前,当我在洛杉矶圣经学院求学时,……一天,当我读到陶恕博士(Dr. R. A. Torrey)的《圣经所教导的是甚么?》(What the Bible Teaches?)一书,指出那些不认识神的人将来的结局时,我才清楚神的呼召。当时我的健康很差,非常软弱,于是我求主:倘若我的健康复元,主若赐我壮健体魄,我便会应召前往。 我还记得那天是星期六,向主做了这样的祷告后,想不到星期一就收到内地会寄来的申请表。到如今,对主的呼召,我一点都不再疑惑。我清楚这个异象:要到中国去宣教;我唯一的动机就是:抢救更多的灵魂归向主耶稣”。

贝素珍随即得到中华内地会的接纳,启程前往中国。1923年9月抵达上海,随后转往扬州接受初级语言训练。结业后,贝素珍被派往大西北——甘肃省兰州。该省除汉族外,还有许多西藏人、蒙古人和二百多万回教徒。1924年7月26日,在兰州南部五十多里的狄道(今临洮)的宣道会总部,举行了第二届甘肃全省宣教士联合夏令会,共有来自17个宣教站的53位宣教士参加,分别代表了内地会、宣道会和北美瑞挪会(Scandinavian Alliance)等三个宣教差会;同时还有40多位来自各地的信徒代表。这次会议让贝素珍大开眼界,也了解到大西北宣教工场之大。

经过一年多的学习,1925年春,贝素珍被转派到伏羌(今甘谷)宣教站,与李桂香姑娘(Miss Hilda E. Levermore)同工。该地位于甘肃东南部,秦州(今天水市)以西22英里处。夏季时,她们二、三个人一组,到远近村镇传福音,举行露天街头布道。她们往往先以唱诗吸引人,待人们聚拢后,即开始讲道。冬季时,冰天雪地,无法举行户外布道。她们就每到一地,先支搭起临时帐篷,然后敲锣打鼓吸引路人进来听道。除早晚外聚会,她们有时还特别为妇女举行聚会。

1925年是贝素珍宣教工作最为起劲的一年,但这一年也是中国社会最为动荡不安的一年。除军阀混战外,各地接二连三地发生事件,如上海的五卅惨案、汉口惨案、以及广州沙基惨案等。由此引发出罢工、罢市、及罢课风潮,形成空前的反帝国主义运动。同时,反基督教运动也夹杂其中,以致许多地方的宣教士都受到威胁。

贝素珍在这期间所写的家书中提到”基督将军”冯玉祥,这一年他被委任为甘肃省军务督办,兼任西北边防督办。但那些贪腐的官僚和将官却起来反叛他(1926年)。但”这有纪律、有训练的’基督徒部队’却蒙福佑,不仅没有失败,反而节节胜利。……数日之间,多得如蚁般的三万冯军进入城市,秋毫无犯,与别的军队迥然不同”。

当时,城内乡绅父老组织起红十字会,以救济难民。有数天之久,他们在教会门前,挂起国旗和红十字会旗,以便难民中的妇孺可到教会中避难。大约有200多名妇孺得到教会的保护,同时得以听到福音。”冯军继续东行向秦州挺进,……这一支基督徒部队一面高唱圣诗,一面齐步踏进秦州”。

1927年”南京事件”后,到处弥漫着血雨腥风。三、四月间,欧美国家使领馆下令撤侨。甘肃省各地宣教士齐聚兰州,由博得恩医院院长金品三医生(Dr. George E. King)带领,一行大小50人,分乘八艘靠充气羊皮袋漂浮的大木筏,沿着黄河漂流到包头,再转乘火车到天津。途中,八艘木筏分别搁浅,金医生下水抢救,待最后一艘脱险时,他已精疲力竭,不幸失足溺水而亡,令众同仁哀伤不已。

千辛万苦抵达上海后,因中国政局动荡不已,贝素珍遂于1927年12月回美休假,调养身心。在西雅图,她不辞辛苦地到各教会作见证,与美国基督徒分享自己在中国宣教的见闻与经历。1929年3月,她重返中国,被分派到位于伏羌东南80英里外的两当(今两当县)新开设的宣教站工作。

1929年4月,贝素珍和白嘉理教士夫妇(Mr. & Mrs. George A. Bell)及两个孩子、季伯礼教士(Mr. Albert L. Keeble)、护士任梅清姑娘(Miss Irene Reynolds)、生于中国的第二代宣教士罗福生姑娘(Miss Ruth L. Nowack)、及李桂香姑娘,从上海出发,先乘火车到河南开封,再先后转车到河南府(今洛阳)、陜州(今三门峡市),最后到灵宝,就再没有火车西行了。

据罗福生姑娘所记,我们可以了解到这趟行程的艰辛,也不能不敬佩这些宣教士,为了主耶稣的缘故,不辞辛劳,把福音传到中国遥远的边疆。

“……(火车的)车门和车窗全都被拆掉,所谓’座位’,就是坐在自己携带的行李上。地上满是两寸厚的灰尘,边壁更是骯脏不堪……”。

在灵宝,她们只能乘坐骡马车,向西安进发。一路上”西北风迎面刮来,沙尘滚滚,令人不停地咳嗽。若开口说话,满口都是沙尘。唯有闭目养神,静静地躺在骡马车上,颠颠簸簸向西行。……晚上抵达客栈,大家相视不禁放声大笑,原来每个人都是满头满脸尘土,活像路旁庙里的泥菩萨! 于是赶快拿脸盆打水洗脸,谁晓得旱灾为患,只能供给一英寸半高脸盆的水,更甚的是,还要两个人共享这一点点水。心想至少可以躺在炕上,甜蜜又舒适地进入梦乡吧!谁知客栈内院的牲口夜晚不停地在窗外吃草,也有邻居的小狗偷偷进来找东西吃,房顶上的老鼠到处乱蹿。凌晨二时正,骡夫们呼喝之声四起,原来是他们起来喂牲口,准备天明赶路”。

他们就这样走了六天,才到达西安,受到当地宣教士的热情招待。稍事休息后,又继续西行到了陜西之凤翔,在那里遇到前一批宣教士,三男二女,停滞不前。原来前面的路多是山区,沿途多山贼。后来他们雇了足够的骡子和骡驮轿子,五个男士骑着骡子,女士和孩子们分乘五辆骡驮轿子,还有驮行李的骡子,合成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他们沿着贴近山边的山路行,非常危险,很容易失足堕下悬崖。轿子曾翻倒三次,有一次翻到水沟中,次次吓得人魂不附体。所幸人畜都没有受伤。五天后,他们到达终于秦州。全程走了五周有余。

到秦州后,他们分道去往各自的宣教站。因旱灾带来饥荒,引起各种疾病流行。贝素珍在救助灾民的过程中,不幸感染上致命的伤寒,虽经当地医疗宣教士全力抢救,但终归无效,于1929年6月8日去世,时年尚不满30岁。

年长的李桂香姑娘与贝素珍同工多年,二人形同姐妹。贝素珍病危时,李桂香一直守护在病床边,照顾她。她如此评价贝素珍说:”她个性开朗、和善、乐于助人,常常祷告,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就是她一生的中心。她事奉的目标和祷告的负担就是十字架的得胜和彰显。明知饥荒带来的是一连串的流行病,但当她休假回来,仍欣然前往甘肃省协助开拓一个新的宣教站。她从不怀疑主的旨意,一直奔那摆在她前头的路程”。

贝素珍弥留之际,对李桂香说:”这是十字架的道路”;又说:”祭坛上的一切都准备好了,要献祭了”。她的确是把自己当作活祭献给了神。

資料來源

  • 黄锡培著,《舍命的爱——中国内地会宣教士小传》,美国中信出版社,2006年。
  • China’s Millions, China Inland Mission, North American Edition. 
  • 中华内地会月刊北美版《亿万华民》1923年第172-173页;1925年第46页;1926年第74页;1927年第10、129、158-160页;1928年第85、126页;1929年第23、94、126-127、136-140页。 
  • China’s Millions, 英国版(London Edition)1923年第190页;1925年第30页;1929年第64、132、139、142、156页。 
  • ###li/li###
  • Directory of Protestant Missions in China. 1927. 
  • Stauffer, Milton T., The Christian Occupation of China (1918-1921), Shanghai, 1922.

關於作者

李亞丁

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李亞丁博士現擔任《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

Translated by G. Wright Doyle

Director, Global China Center; English Editor,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Charlottesville, Virginia,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