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4  — 1929

卜存仁師母

Mrs. S. Rayer Belcher

在甘肅宣教四十年之久的英國宣教士。

卜存仁師母來華時尚未結婚,被稱為葉姑娘(Miss S. Rayer)。她於1864年出生在英國倫敦西南的貴福鎮(Guildford,England),自少女時代即擅長於刺繡。1890年冬,她加入內地會赴中國宣教,12月26日到上海,遂被派往甘肅秦州(今天水市)宣教。在那里與卜存仁牧師一起工作兩年,由相識到相愛,於1893年1月31日結為夫婦。婚后二人被調往更為偏僻的涼州。同年11月6日,兒子約翰(John Kenneth)出生。

卜氏夫婦與其同工們在涼州殷勤播撒福音種子三年,仍無收獲。直到1896年9月,才有劉先生(Mr. Liu)、程太太(Mrs. Cheng)和張小姐(Miss Chang)三人受洗。劉先生在卜牧師的慕道班上信主,隨後他把程太太介紹給卜師母。而程太太當時只想到卜家打工,卜師母善意地雇傭了她。半年後,程太太信主,隨即離棄偶像,為此還受到家人的逼迫。24歲的張小姐則是一個盲女,她兩歲時不幸染上天花而失明。

1900年庚子教難,甘肅省的宣教士皆逃抵漢口,10月到達上海。1901年2月,卜牧師等人到甘肅和陜西兩省調查暴亂後各宣教站的情況。卜師母和兒子留在上海,後陪送他去山東煙臺芝罘學校讀書。待卜牧師辦妥一切事務後,他們一同返回涼州。

1903年9月,又有田先生夫婦及何太太三人受洗歸主。卜師母主要在婦女中間工作,時常出去探訪她們,與她們談心,為她們解決生活上的難處。有時她要到很遠的地方探訪,騎著騾子要走幾天的路程。

卜存仁夫婦家成為西北邊陲一個宣教士的落腳點。1905年1月胡進潔牧師(Rev. George W. Hunter)從蘭州出發,進入新疆巡回宣教,歷時七個月之久。回來路上筋疲力竭之際,在卜家歇腳,受到他們愛心款待,使他倍感溫馨。

1909年4月,趁返英述職之機,卜師母進修基本醫護科目,以便未來在中國婦女中從事醫療工作。1911年2月,她和卜牧師一同返回甘肅。

1917年5月,內地會的賈貴安姑娘(Miss Jessie G. Gregg)到甘肅省舉行巡回布道會,9月到涼州,受到卜師母的熱誠接待。1920年12月,戴德生的兒子、兒媳戴存義醫生夫婦(Dr. & Mrs. F. Howard Taylor)到蘭州探望各宣教站的同工,參觀醫院和學校等。適逢甘肅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地震。參加救援兩周後,他們離開蘭州到涼州。戴師母後來如此描述甘肅生存條件之惡劣:

“甘肅省到處崇山峻嶺,路面冰凍難行。……清晨那種奇寒刺骨的感覺是無法形容的……,甚至晚上沸水沖泡好的茶,早上便結成冰塊了。我們吃早餐也習慣了把冰硬的麵包片、奶酪和肉塊含在嘴里,溶化了才吞下去……”。

從戴師母的回憶錄里,也可看到她對卜師母的工作與勞苦贊賞有加:

“她們以家庭聚會的形式,主日崇拜時,客廳、飯廳和起居室里都滿了人,甚至每個角落都站滿了人,其中有農民、村婦、城內信徒;有客旅、也抽大煙的和流浪漢,他們同樣感到受歡迎。對婦女的工作,有周日間的查經祈禱會,她們一面教導,一面培訓。從前的聚會都是由卜師母和梅姑娘帶領,如今也有其他姊妹來輪流帶領。她們訓練姊妹們起來服事主,開設婦女訓練中心,由德福田姑娘(Miss Grace Eltham)負責”。

德福田姑娘負責的女子學校有50多學生,大部分來自信徒或慕道友之家。她們每天有早禱會,除查考聖經外,還要背誦聖經金句。她的助手李太太(Mrs. Li)是一位非常虔敬的姊妹,具有教導的天賦,又非常謙虛。

1927年中國內戰全面白熱化,英國政府為了保護僑民的安全,於4月3日宣布全面撤僑。卜牧師夫婦沒有撤退,留守宣教站。他們雖然避過戰禍,卻於5月23日再次經歷了一場大地震。這一次震中在涼州,市內房屋大部分倒塌。據涼州官方報告,共有35,536人死亡,43,218人受傷,19399間農舍全毀,27,095頭牛死亡。伴随地震而来的還有可怕的饑荒和傳染性極高的鼠疫,路旁盡是餓殍,死亡人數比地震所造成的還多。因此涼州與外地被隔絕開來,连郵政局都關門,以及貨運服务都停止了。

卜牧师、师母等宣教士都住在戶外臨時搭建的帳篷里,全力投入到救死扶傷的行動中。當時除了國際統一救災會主持賑災外,內地會也把捐款及物資直接送到各宣教站。卜牧師夫婦每天要救援數百災民,並開放自己的家,作為受災者的避難所。卜師母以主耶穌的”非以役人,乃役於人” 的教訓作為她宣教的準則,事無大小,皆以慈愛、悲憫之心為人排憂解難。涼州的民眾,上至達官貴人,下至流氓乞丐,都曾受其恩惠。在教會里,她與眾弟兄姊妹患難與共,像慈母般地幫助他們排解家庭糾紛,解決兒女問題,分享生育之樂、分擔喪葬之憂。

惡劣的氣候和環境,加上長期的勞累,使卜師母的健康日損,以致經常咳嗽,呼吸困難。1929年4月9日,終因支氣管炎發作,不治而逝,年65歲。

有一位來自美國波士頓的游客,名叫華納(L. Warner),於1920年代到中國大江南北游歷,回國後寫出一部游記《漫游於中國的茶馬古道》(The Long Old Road in China)。他原與卜存仁夫婦素昧平生,但行經涼州時受到他們熱情接待,給他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其書中的描述與評價為卜氏夫婦作了極具說服力的、美好的見證:

“當我行經涼州內地會宣教站時,仁慈的卜牧師夫婦,非常客氣地款待我兩天,讓我歇歇腳和喂飽牲口。經歷荒漠風沙之苦,能享受到一個熱水浴,一頓可口的晚飯,這是畢生難忘的美事!然而,這個溫馨之家,不僅僅是舒服而已,只要坐下十分鐘,便會感到基督徒所信的神,就在這里。不管師母是在做果子醬,或是腌肉時,都能聽到她不停地在禱告、唱詩和贊美。

數十個寒暑的辛勞在這嬌小的女主人的臉上,留下歲月的痕跡。在朝陽未現的寒冬里,她披星戴月地帶著聖經和洗胃機(Stomach-pump),趕去照顧一位可憐的女吸毒者。雖然他們夫婦沒有正式念過醫科,但他們的藥房里卻放滿了各式各樣藥物和手術器材。在那醫藥落後的地方,他們的行醫記錄證明了他們是道地的赤腳醫生。碰到女病人時,只有師母方便去照料可憐的垂危者,祈望病患者能得到內心的平安,或是等候奇跡出現。

在此所見所聞,對我這”神體一位論”教派的信徒(Unitarian)來說,實在是異乎尋常。尤其是我原有自己的一套神學思想,突然面對這對活出基督生命的牧師夫婦,能不由衷敬佩和讚美基督徒所敬拜的真神麼?

在橫渡太平洋的輪船上,在那煙霧彌漫的客艙里,令我氣憤不平的是聽到那些自稱為中國通的人,冷嘲熱諷地批評神和祂許多在中國的宣教士。他們真是不曉得所批評的是什么,因為他們沒有到過涼州大城。他們若與卜牧師夫婦住上三天,便能目睹和耳聞那里所發生的神跡奇事了!”

資料來源

黃錫培著,《捨命的愛——中國內地會宣教士小傳》,美國中信出版社,2006年。 China’s Millions, China Inland Mission, North American Edition. 中華內地會月刊北美版《億萬華民》1896年第108頁;1897年第36頁;1901年第96頁;1903年第51頁;1904年第19、54頁;1905年第58頁;1927年第128、189、210頁;1928年第85頁;1929年第107、187頁。 China’s Millions, 英國版(London Edition)1900年第74、151、173-174、212、219頁;1901年第76、120頁;1903年第40、97-98頁;1904年第19、54頁;1906年第43、46頁;1917年第116頁;1923年第78頁;1924年第41-42頁; 1927年第135、141-142頁;1928年第78頁;1929年第80、108頁。 The Register of CIM Missionaries and Associates 《內地會宣教士及夥伴宣教士名錄》。 Taylor, Mrs. Howard, The Call of China’s Great North-West or Kansu and Beyond, 1924. Edwards, E. H., Fire and Sword in Shansi. Stauffer, Milton T., The Christian Occupation of China (1918-1921), Shanghai, 1922.

關於作者

李亞丁

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李亞丁博士現擔任《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