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  — 1991

霍超然

甘肅蘭州地區名牧;曾任西北靈修學院院長。

霍超然,河南杞縣官莊鄉人。1929-1938年先后就讀於開封圣經學院和華北神學院,接受系統的神學教育,為其畢生的教牧生涯打下堅實的基礎。

1938年華北淪陷后,霍超然帶領十余位學生徒步沿隴海線西上,布道足跡遍及西蘭公路。1939年開封教會電召他回母校任教,任教期間曾應邀赴河北、河南等地多處主領聚會。因他信仰純正,神學與圣經知識豐富,待人誠實忠懇,故深得眾人的歡迎與敬仰。

1941年末,太平洋戰爭爆發,開封神學院停辦。霍超然繼續西行,到陜西鳳翔西北圣經學院任教,寒暑假期間常應各地教會之邀赴外地講道。這段時期內,其老父病故鄉里,長子幼年夭折,霍超然強忍悲痛,繼續忙於圣工不輟。

1944年,霍超然應西北基督教聯合會的邀請,到西北蘭州、臨洮、天水和西寧等地領會布道,聲望愈增。1945年,甘、寧、青基督教聯合會開會,決定籌建一所培養宣道人才的學校,并決定聘請霍超然為西北靈修學院院長。1946年7月,霍超然應聘赴蘭州出任院長,主持靈修院籌建工作,從選址、購地、籌備資金到校舍建造,事必躬親。學校建成后,先后有七十余人入學接受造就。

1950年,因著政治形勢的變化,內地會供應的經費斷絕,霍超然帶領全院學生半工半讀,生産自救,先後辦起縫紉組、鐵工組、鞋鋪,以及運輸組等八個部門,在西北開創了一條親手作工,宣傳福音,建立教會的新路。他那時身爲院長,月薪80元人民幣,但因資金困難,時常不能按時領取。他與全院師生同甘共苦,當家中生活無以爲繼時,常常變賣衣物家具來支撐。正當靈修院逐漸擺脫困境,走向發展時,”三反、五反”運動開始了,霍超然被預謀打成”大老虎”,之後靈修院被停産、停課,專搞運動。最終積蓄用盡,師生們星散各奔前程。只留下霍超然和薛路加兩個教員,和幾個無家可歸的學生。此後,基督教三自愛國會變賣了差會留下的東西,辦起了”三自奶場”,霍超然任場長,張子虔牧師任會計。

1957年末,聲勢浩大的”反右”運動在宗教界展開,霍超然和一些真正熱愛教會的牧師們被打成”右派分子”,並於1958年8月以”反革命罪”被逮捕,押赴新疆高泉農場勞動改造達二十年之久,直到1980年1月30日才獲得平反,回到蘭州。當時教堂尚未退還,但許多家庭聚會點早於70年代即已恢復聚會,比較大的有鐵路局附近的陳益民姊妹家、紅山根的曹輯五弟兄家和七里河的李雅新弟兄家等。霍超然不顧年高體弱,來往奔波於多處家庭聚會點牧養信徒。

由于多年的風雨與磨難,當教會恢復后,許多老信徒不愿到”三自”教會中去,不愿再受”猶大”的監視、匯報與陷害。但霍超然以其寬廣的胸襟和親身經歷,勸說大家到教會中來。他并且設法通過有關部門,把曾經入獄勞改多年的、在信徒中德高望重的周恩瑩牧師從靖遠農場遷回蘭州。1980年圣誕節,蘭州廣大信徒自發來到山字石教堂歡慶劫后的第一個圣誕節。當時的教堂仍被市圖書館所占,尚未歸還,只是院子已歸還給教會。信徒們就站在院子里進行圣誕崇拜,大家百感交集,熱淚盈眶。張蒙恩、李明耀、張子虔等幾位牧師悄然趕來;老信徒馬伯良夫婦、蕭思溫和蕭思恭全家、李雅新夫婦等也都出席。教會還臨時組織了唱詩班獻詩,霍超然牧師站在最前面,主領了這次特殊的圣誕聚會。之后,教會生活逐漸走上正軌。

霍超然因有長期入獄的經歷,一直不得擔任”兩會”的領導職務,但他在信徒心中一直保持著崇高的威望。老伴和孩子多年因他的問題受牽連,歷盡艱辛,故希望他不再管教會的事,在家安度晚年,享受天倫之樂。但他霜滿色更濃,不改蒙召奉獻之初衷,抓緊一切時間搶救靈魂,勤作圣工。他以其豐富的圣經知識與深厚的神學功底,寫出手刻油印本的《新舊約概要》,在信徒手中流傳。當時圣經奇缺,為滿足信徒對圣經的需求,霍牧師和一些信徒設法從香港、廣州地下途徑運入一批圣經和靈修書籍。因此,1984年春,霍超然被公安局拘留四天,罪名是參與”亞協”的滲透活動,說他是”亞協”在蘭州的代理人。一時間殺氣騰騰,”左派宗教領袖”們舊課重溫,摩拳擦掌,慷慨陳詞,表示與霍超然劃清界限,并要他說清楚講道中所說的”抵擋罪惡還沒有到流血的地步”是什么意思。同時霍超然等人的家皆遭到查抄。從此,霍超然再度被剝奪了登臺講道和牧會的權利。他把勞改就業后每月40元的生活費,如數交給多年擔驚受怕的老伴,自己獨自在教會內過著孤獨的生活。即便如此,他對那些曾經陷害過他的人——其中有他的學生和同工——他都心存饒恕;對于一切不公正的待遇,他都平靜地領受。他心胸平靜坦蕩,沒有絲毫的情緒與怨言,也從不談論別人對他的虧欠與是非,從他身上看不出半點”老我”的蹤影。1989年,張蒙恩牧師已身患重病,有一次講道畢續領圣餐,當張牧師宣布由主的老仆人霍超然牧師主領圣餐并證道時,在座的許多老信徒一下子都哭了。他在信徒心目中的威望與地位,由此可見一斑。

霍超然牧師的一生是歷經風雨磨難坎坷的一生,也是全身心奉獻忠心事主的一生。作為西北地區解放前后的知名牧長,他一身正氣兩袖清風,平易近人虛懷若谷,忍辱負重忠心至死,薄己厚人遠離世俗。他對人的寬容,待人的誠實胸懷是少有人能夠做到的。1991年4月5日凌晨,他息了世上的勞苦,歸回天家得享安息,終年80歲。全教會為他舉行了隆重的安葬禮拜。

資料來源

  • 根據《忠僕》書中的“霍超然牧師”一文編輯整理。

關於作者

李亞丁

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李亞丁博士現擔任《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