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4  — 2008

王得恩

廈門基督徒聚會處長老;終身以信託、仰望而奉獻給主使用的僕人。

王得恩,1914年出生于福州一個熱衷於偶像的家庭,父親在一家店鋪裏當工人,母親是家庭婦女。王得恩5歲的時候被送到私塾學校念書,6歲時父親去世;7歲時,表兄黃雲章送他到美以美會辦的福州孤兒院讀書。在學期間,雖然過宗教生活,但他對救恩道理並不明白。18歲中學畢業。1932年王得恩與王步周到泉州謀生,遇到陸忠信,被介紹到聚會處聚會和南安小學當代理校長。1933年母親病故。

1934年秋末的一天,林佩軒在泉州傳講”十字架的苦難”,聖靈用祂的每一句話抓住王得恩的心,使他看到神對罪人的愛是何等廣大。特別是以賽亞書第53章3-5節的話叫他大爲感動,內心極其慚愧,當即跪在地上流淚禱告說:”主啊,罪是我罪人犯的,你釘十字架卻是爲著我,是替我而死。主啊,求你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求你赦免我的罪,求你拯救我。”之後,他心中滿了喜樂平安。也從那一天起,他就將自己完全奉獻給主,甘心樂意做主的僕人,一生跟從主。第二天,他就與何和平二人在泉州城鄉傳福音。

1935年,倪柝聲到泉州主領聚會。經陸忠信介紹,王得恩與王步周前往旁聽。他們從倪的信息中大得幫助,看見了生命長進的途徑,也看見了教會事奉的道路和教會真理。於是二人接受浸禮,加入聚會處參與事奉。1937年春的一個早晨,王得恩正在靈修的時候,耶利米書第1章7節(”我差遣你到哪里,你都要去”)的話強烈地感動了他。開始時,他很害怕,後來他向主順服,表示願意奉獻作傳福音的工作,背起十字架跟從主、事奉主。以後不久,他就與駱約翰、蘭進陽等幾位弟兄,在惠安縣的東園、杏田、壩頭、後坑、官橋、田船、惠安縣城、崇武等地傳揚福音建立教會。神使用他們向啞巴傳福音、醫治病人、得勝魔鬼、幫助窘迫的人走出困境等,拯救不少靈魂歸向主。在惠安傳道期間,爲了生活,王得恩還先後在惠安試劍小學、惠安山腰錦山中心小學、惠安縣立中學當過校長或教過書。1940年冬,他在惠安驛阪禮拜堂與陳仁愛姊妹結婚。王得恩在惠安縣工作持續到1949年。

1949年,王得恩前往福州,參加在鼓嶺的”執事之家”第二期學習。1951年,土地改革後,他回到惠安。9月,泉州地方教會召開一次大型的交通聚會,恰巧,中華基督教區會也在泉州開會,所以,他們當中的一些牧師也受邀前來一起聚會。

1951年11月,王得恩接受蔡志崇長老的邀請,到廈門鼓浪嶼黃家渡聚會處事奉。當時,基督教界正開展”三自革新運動”,許多人對”三自”不理解,甚至反感。1954年元旦,廈門聚會處召開一次閩南16縣、市同工聚會,爲維護教會的純潔性而學習聖經真理。是年秋,廈門聚會處退出”三自”,閩南各地教會也先後退出”三自”。之後,教會內部出現紛亂,信徒中有的向左,有的向右,有的離開或停止聚會。這時負責弟兄不知如何是好,蔡長老就與王得恩交通,蔡認爲:聚會處參加三自又退出三自,是錯誤的,有機會應重新加入。一天清早,主的話安慰王得恩長老:”我必與你同在!”主的話給了他一點亮光,使他看見要順服神所設立的權柄(羅13:1,彼前2:13-15以及但以理的經歷),認爲”三自”是公民的愛國運動,於是決定加入三自。

1956年以後,黃家渡聚會處由王得恩長老負責,他帶領信徒加入”三自”。因此聚會人數驟然減少,少則六、七人,多則12人。他被非信徒罵爲”帝國主義走狗”,又被部分信徒罵爲”賣主的猶大”。他的生活陷入困境,甚至要被趕出廈門。

1959年,全國各地都搞聯合禮拜,廈門原有十幾間教堂,被縮減到3間,教牧人員被下放勞動。王得恩被下放到氧化鋁廠,妻子被下放到農村,那時4個孩子由王得恩照顧,生活拮据。曾有一段時間,王得恩患水腫病,廠方處於照顧,給他供應兩斤米糠。就在這時,與王得恩中斷近30年沒有通信的新加坡姐姐,從報紙上看到中國發生嚴重自然災害,她想到弟弟,就寫信到王得恩最早的通信地點探聽骨肉情況,寄來的信終於轉到廈門,姐弟聯繫上了。此後,她每個月都給王得恩寄來一些生活用品,如油、米、麵粉等,幫助王得恩一家度過了大饑荒。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之下,王得恩仍然帶領聚會,直到文革開始後才停止。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王得恩被抄家、批鬥、遊街示衆、剝奪人生自由。其子女(共3女2男)失業,全家生活僅靠妻子(陳仁愛)一人微薄的收入支撐著。妻子的工作是重體力勞動,拉板車、運石頭。有一次,板車裝著石塊下到半山腰時,車子失控,車推著陳仁愛往山下沖,又在拐彎的地方有一條深溝,車子要是掉入溝裏,准是車毀人亡。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她只得仰望主的救助,主使車子沖到山溝邊的一堆松土上,結果人車安然無恙。王得恩看到,單靠一人工作是不夠維持一家生活的,就申請參加勞動,由街道安排清洗水溝、修馬路、擡石頭、拉板車等。但是一家人的生活仍然相當貧困,還是得到新加坡姐姐的資助,困難才稍得緩解。到”文革”後期,王得恩的生活更加艱難,覺得在廈門簡直無法活下去,於是他申請全家上山下鄉。但是,政府卻不批准王得恩夫婦下鄉。

1978年秋,政府有關部門約王得恩談話,要開放教堂。但因教會多年來經歷的苦難,信徒們記憶猶新,所以顧慮重重;而且教牧人員所剩無幾,信徒人數也不多,王得恩家人也都反對他再做教會工作。左右爲難的王得恩只得仰望主的引導,他回想教會歷程,又看到自己的使命,最後還是決定把自己重新擺上。

1980年元旦,教會恢復聚會。王得恩分別在廈門新街堂、鼓浪嶼三一堂和黃家渡122號帶領信徒聚會。但是,聚會處沒有自己的會所,一直租用黃家渡122號的華僑房産。1988年由於開發建設需要,黃家渡會所將被徵用;1989年開發商龍澤別墅以個人利益爲誘餌,想要王得恩妥協;但是他堅持以教會利益爲重,他說:”就是自己沒有住處,也不能妥協。”神賜給王得恩智慧,讓他把租用的舊房子修理起來,開始正式聚會,後來開發商根據國家宗教政策,給予五六十萬元的賠償,爲新會所建造預備了一半資金。直到1995年,教會在鼓浪嶼復興路旁才得到一塊地皮,於是開始建築教堂。建堂期間,王得恩夫婦不顧年事已高,廢寢忘食,一天三、四次跑到工地巡察,使工程質量得到了保證,1997年新堂落成。

在教會恢復聚會的同時,王得恩也努力培養主的工人,先後送出4位年輕人接受神學培訓。另外,爲了抵禦種種異端邪說,他以聖經真理盡心竭力地教導信徒。2004年後,他處於半退休狀態,一邊關懷同工、造就信徒,一邊做一些文字工作。他先後寫出《拔摩海島上的啓示》、《惟認識神的子民必剛強行事》、《教會和四個必須學習的真理》、《求…神… 使你們真知道他》、以及他的講道集《信徒造就與事奉》和自傳《漫漫長夜路,時時得主恩》等書(這幾本書均未正式出版)。

2008年春節之前,王得恩就感覺自己在世的工作行將結束,離世的日子近了。他經常對大家說:”神給我的時間不多了!”他一再叮囑弟兄姊妹:”要同心合意,要禱告,一定!一定!”農曆正月初一,他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向教會宣講了他最後一篇的資訊《主再來》。他臨終前給兒女們立遺囑說:”我沒有財産留給你們,我只有將我的信仰傳給你們,你們要信耶穌,緊緊抓住主,主就必定祝福你們。”他把自己一生所積蓄的6萬多元錢,全部奉獻給教會。3月31日早晨6點,他在醫院安然離世。

資料來源

  • 王得恩:《漫漫長夜路,時時得主恩》。
  • 廈門基督教復興堂:《王得恩長老生平概述》。

關於作者

黃時裕

福建神學院教師、傳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