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7

許播美

美以美會在華宣教歷史上第二位華人基督徒;首位華人牧師,對基督教在福建地區的傳播貢獻很大。

許播美祖居福建興化府仙遊縣,曾祖父名鬥,是辛卯(1771年)年科舉的解元(鄉試第一名,鄉試本稱解試,故名)。因早逝,未做官。祖父名仁傅,被皇帝封爲同知(明、清定爲知府、知州的佐官),合家始遷入省城福州。父親許邦華,曾出征臺灣,得軍功頂戴。許播美不到20歲,就被委任爲本營字識之職,充辦工房。但他不喜歡做文吏,私自學習射箭。徐繼佘制軍總督福建、浙江時,他被挑選打射,獲得頂戴大銀牌記升字樣的獎賞。

許播美年輕時,聽說天主教的神甫行蹤詭秘,多爲不法之事,故曾細細察訪,但不得要領。1850年他23歲時,有美以美會傳教士麥利和先生在他家鄉設館傳教,他前往細聽,頗有感悟。但那時他身爲武官,又兼營生意,恰逢太平軍戰亂,因此放棄生意,帶兵往上下游防剿。數年之間,他越發感悟到,人間事無大小,全仰賴上帝之全能。那些崇拜鬼神的人,因走在虛僞的路上,故自食惡果。回到家鄉後,他通道之心愈加誠篤,於是抛棄偶像不再祭祀。然而他還不敢與西人共事,只是在禮拜天上教堂聽道。咸豐七年(1857年)十二月初三日,他經由麥利和先生施洗加入教會。然而兄弟和親戚朋友都因此指責他,只有父親和妻子見他忠厚穩重更勝往常,不但認爲他通道信對了,還鼓勵他堅定信心,從此家庭安寧和睦。歸信基督後,他改名播美,號腴田,意即肥沃之田,取自馬太福音十三章二十三節。此後,他心中除了天國之外,萬般思慮一掃而空,天天在大庭廣衆之中,或親友聚集的場所,殷勤講道,對於一切譏誚怒駡,都置若罔聞。這樣過了兩年,跟隨他信主的有幾十人。麥先生於是勸他盡棄一切俗事,專心歸主,做傳道士,但他極力推辭。後來媧禮姑娘到福建來興辦女子學校,聘請許氏夫婦協同媧姑娘興辦女校,直到成立。一年之內,或禮拜日,或月會,或祈禱會,以及間暇時日,許播美常去各處講道。

許播美剛開始學道時,曾讀聖經,卻不知其真意所在,故虛心請教西人牧師。後來有一位名叫賓爲憐的牧師,英國人,穿的是華人衣服,福建話講得很好,就住在真神堂。他每天早上八點鍾,向信衆講解聖經。在將近一年的時間裏,許播美從他學得基督教信仰要旨,竟似置身于天堂,得到基督親自應許之福份。

1858年,許播美到省城福州宣教,隨從他聽道的人頗多。不久他深入農村,足迹所至,不下數百鄉,方圓有幾百里。期間雖時常經受人之鄙視、侮辱,和漫駡,他仍樂此不疲。若得一人信主,則如獲至寶。他因見救主復活之形像,所有冥頑兇惡漸化爲善良,猜嫌怨恨漸化爲和睦,妒忌漸化爲忠恕,驕傲漸化爲謙和,漸長漸明大道。

自1858年起,許播美常常偕同西人牧師,或獨自到各鄉村市鎮傳道,都不支取薪餉。1860年時,他已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家庭生計十分艱難,但他月薪也只有五元,最多時月薪從未超過八元。即便如此,他也很不情願做領薪的傳道人,唯恐使神的福音受阻。

許播美曾在延平一年,後被派往福州天安堂。並在倉前山設立義塾(免費學堂),開發民智,引入脫離迷信偶像。美以美會監督到福建來,決議成立年會時,他被推舉擔任長老之職。在福州兩年期間,常偕同西國牧師去福清、興化、連江、羅源、永福、永春、德化、大田、尤溪、延平、沙縣、閩清等處巡迴佈道。

許播美在延平傳道時,在東小水門租屋開設福音書店,並在店裏講道。過了幾個月,鄉中有迎神和設壇作法之事,強要他出錢,並且說:”你到我這地方來,當信我的教,我不能去信你的教。”衆人並出言侮辱上帝,如”天地主宰”,仿其音爲”天地豬仔”。”傳道”爲”強盜”。到了設壇作法完畢那天晚上,許播美擔心鄉人喝了酒後,必藉人多前來搗亂。便於早飯後,到府署向知府稟報,事先有個防備。知府立即傳令地保,協同營裏武官,帶士兵數十名,手提令箭,高舉官燈巡夜。入夜,鄉人果然帶領群衆來,要拆毀書店。幸好巡勇及時趕到,手執令箭大聲喝道:”奉知府明令,你們立即安靜下來,不然,將治你們的罪。”並傳喚地保到府署去,勒令將所毀壞諸物修理好歸還,從此遂得安居。 許播美奉派到興化府及永春、德化、大田等地宣教,他偕家眷在興化府駐守四年之久。在巡迴佈道之經歷中,他深感當時教會與百姓及官府之間積怨甚深。究其原因,一方面因中國官吏不知交涉之道,每遇百姓與教會相爭,未能持平審斷,而且官場習氣,常放縱差役騷擾。不法之徒,或經西人牧師向其上司指控,遂被懲罰。另一方面,小民無知,以爲教會有勢可恃,所以來的人,或以教會爲避難所,或以教會爲護身符,傳道人不細察是非,信衆良莠不齊,濫竽充數。許播美初至興化之時,深受其害。但他賴主恩助,每當會友與人爭執,他都指明其錯誤,道出其無理之處,教之正道,與同祈禱,婉言勸慰,以平息事端。

這一帶多多高山峻嶺,跋山涉水倍極艱辛。各地方言不同,傳道也極費事,並逼迫之事時有發生,雖然如此,受化慕道的人,卻也逐漸增多。教會在二十幾個縣鄉先後建立起來。

許播美曾偕同保靈先生往連江、羅源和福清一帶佈道。有一次,他與保靈先生一起到江鏡鄉傳道,該鄉何姓是巨族,中有一人通道,請求替他洗禮。因此人有一妻一妾,所以沒被准許。鄉里人竟群起替他抱不平,破口罵人。許播美往常每見人欲信奉耶穌而被人迫害,而此鄉人卻因未能接受洗禮而引起公憤,此可謂奇者之一。後來此鄉通道人之多,通道人之篤厚誠實,在福清縣可說是首屈一指。福清人民粗鄙,地氣污濁,多患瘟疫。鄉人多信瘟神和作祟狐狸,因苦於祭祀此二物,多爲逃避而入教,此可謂奇者之二。閩省各府縣,凡人奉教,多被族人驅逐出宗祠。福清有幾個地方,則願意出借祖宗祠堂作爲大會和禮拜的場所,此可謂奇者之三。聖道初興時,福清縣有青年會友數十人,半夜手執器械到一大廟,此廟爲數百鄉供祀之處。他們跳牆進去,打開大門,齊沖進去,說拿撒勒人耶穌來除魔鬼,立即將座上巍然之偶像推倒在地,並剝去它的冠帶。

許播美在傳道過程中,經歷過許多艱難。教會派遣他去古田縣,那裏也是傳教士初到之地,離省城三百餘裏。那裏的民風敗壞,文人農夫都寡廉鮮恥,畜養孌童是爲常事。窮苦人家可以把妻子典當給別人,或三年,或五年,習以爲常。故一女兩夫之家,多不勝數。縣裏人受鴉片煙毒害的,十人中有六七人。許播美到了那地方,就在一保街租屋爲講道會堂,聽道的人很多。但一年下來,受歸化的也只有數十人,而且多是爲戒除吸食鴉片之惡習而來的。

福音初入長樂時,縣裏的鄉紳父老聯名在大街張貼告示,說凡爲人父兄者,當力戒子弟,不要被邪教所迷惑等等。因此前去傳教的牧師,遭人辱駡驅逐。麥利和先生勸許播美去長樂,許當時也頗猶豫,麥先生說:”我能夠背著十字架到貴國來,你難道不能背負十字架去長樂麽?” 許說:”等我夫婦商量決定”。他爲此禁食並哭求主昭示他是否應去。過了一個月才作出決定,攜帶家眷前往長樂。居住縣中羊井巷,得鄰舍鄭茂佑老先生之助,開門講道,頗爲安妥。因此得在該縣傳教一年。但通道的人並不多。後來長樂縣劃歸美部會佈道,許播美舉家返回省城。不久被派到福州東街福音堂傳道。他逐日開門講道,並親往鄰近各家分送聖經。這條街多半是當官做吏的人家,正誼和鳳池兩個書院就在該處,在城內算是最難傳教之地。他在該堂一年,雖有十餘人入會,但半數都在城外居住。

許播美晚年時,見有些教會如同戰場,中西牧師各立門戶,各樹黨羽,心中難免憂傷、不平。據其自述,一日,”主垂問道:’受化之後,人世間之明謀暗算,你都已破除了沒有?’我回答說:’世俗的名利,內心之情欲,外體之酒、色、財、氣,這幾關都已打破。只是心境尚未循服,意念也多有不平’。主說:’你人已老,心境爲何未循服?’我說:’老而無能,此心所以渴望能老當益壯。至於意念,常跟天理良心交戰,所以未平’。主說:’你指的是什麽?’我答道:’每見會中有不被正確處理的事,我的意念便越發不停地捫心自責’。主見我疾呼求救,便安慰我說:’要記住我在十字架時,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我的神,我的神,爲什麽離棄我)。以完成救世使命。你如此仰慕,意念自平,良心也得平安’。我說:’我答應要這樣做’。 回憶彼得前書四章十八節,若是義人僅僅得救,那不虔敬和犯罪的人將有何地可站呢?聖靈鞭策鼓勵我信主,體諒天父之情,希望我可成爲天父愛子所喜悅的人”。

資料來源

  • 根據許播美見證原著,後代學道人整理材料,載于福州天安堂150周年紀念文獻選編之二。

關於作者

黃時裕

福建神學院教師、傳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