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  — 2007

許道亨

文化大革命期間福建佈道、奮興的平信徒領袖。

許道亨於1928年12月出生于福州一個基督徒家庭,曾祖父許播美是中華美以美會歷史上第二位信徒、首位華人牧師,與曾叔公許承美、許揚美,以及林振珍、謝賜恩、李有美、葉英官共用中華美以美會”七金燈檯”的美譽。祖父許則雅,行醫;父親許世源,解放前在美國人辦的救濟所當職員。在六個胞兄弟中許道亨排行第一。他年輕時先後就讀福州文山小學(1935-1941年)和福州英華中學(1941-1947年),中學畢業後考入廈門大學,兩年後,因得肺病吐血而休學。解放後,他先後在福建協和神學院當過出納(1950-1951年),在福州耐火材料廠作過技術員(1956-1959年),又分別在福州第八中學、第九中學和亭江僑中代過課(1960-1970年),教過英語、物理等課程,受到學生的普遍愛戴。

許道亨自幼信主,年輕時有一次讀經讀到約翰福音3章16節時,深感神的奇妙和慈愛,當即跪下禱告,表示感恩和奉獻。此後他在每個單位的工作時間都不長,因爲每每工作時,他心裏總感覺到痛苦、壓抑,而一辭職,心中就立刻輕鬆、釋放。許氏家族曾一度誤解他,以爲他長大成人,連一份正式的工作都沒有,還要靠親人供養。到後來,他才道出心中的委屈。原來,在這一人生階段裏,神預備他就像預備摩西一樣,直到1969年,正當教會處於最困難的時候,耶穌基督以提摩太后書4章2、5節呼召他出來傳福音。他覺得時候到了,毅然辭去工作而爲主擺上,這兩節經文也成爲他終生事主的力量。因爲主的靈感動他,他感到應該將自己所有的撇下,而爲主的福音獻上自己的所有。他不能不從事聖工,若是停下,心中就難受、不安,一工作,心裏便喜樂、滿足。

1970年,許道亨先參加在福州得貴巷黃寶珠家的禱告會,後與堂兄弟許道松以及楊秋祥到福州土山吳蘭貞處設立聚會點開始佈道。從1970年到1973年,到土山聚會點聚會的信徒絡繹不絕,大家在一起過宗教生活猶如使徒時期的情形,明顯有聖靈的工作。許道亨所釋放的信息滿有膏油和能力,給弟兄姊妹的靈性帶來極大的滿足和奮興,並有諸多神迹奇事發生,許多絕症得醫治、下身癱瘓得行走、瞎眼複明、鬼被趕出,甚至連夾雜在其間的別有用心者也受感改變生命。在這一段時間裏,聚會點曾有十次受到逼迫和衝擊,但聚會的規模卻越來越大,從幾十人到幾百人,渴慕前來聽道的遠近信徒,有本市區的,有郊區的,有連江的,有長樂的,有閩侯的;前後接受洗禮的信徒多達幾千人。因著這樣的影響,許道亨後來也受邀到福州其他地區講道,無論是山溝還是城鎮,有四五十個地方都留下他的腳蹤,甚至他遠到閩北的泰寧縣去開荒佈道。他的佈道使原本荒涼的教會得到復興,也使原來沒有教會的地方建立了教會。即使有如此的工作果效,他卻說,我們所做的不過是滄海一粟;他還常常說,神給我們最大的恩典就是使我們能遵行他的旨意。

1974年1月24日淩晨1點,許道亨以”現行反革命”的罪名被拘捕,卻因查無實據而無法定性,不得判刑,終於在1979年無罪釋放,爲期5年3個月。被羈押期間,他被洗腦、批鬥、遊街示衆、強迫勞動,與刑事犯人一同關押。奇妙的是,犯人對許道亨都非常同情和敬重,而且也有人表示悔改信主。更奇妙的是,因著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折磨,原本健康狀況就不佳的許道亨在監獄中得了重病(腸結核),直病到奄奄一息、看狀況過不了24小時的地步,這樣監獄當局才決定保外就醫。當大家把他擡進醫院時,簡直是擡著一具僅有五六十斤重的皮包著的骨架,他的肺已完全糜爛(他原有肺結核病),醫生束手無策,福建省立醫院拒收。在福州康復醫院(即福州肺科醫院)觀察室一個黑夜之後,也不被收留。此時,他勸弟兄姊妹不要四處求醫,要是這時能爲主殉道,而拯救其他人的靈魂豈不值得?一切對人的指望都沒有了,弟兄姊妹只得專心仰望主,主果真使他起死回生,情況大有好轉,但在恢復過程中間,有一個嚴重的反復現象,他幾乎要死去,又被擡進福州市第一醫院,醫生也沒有辦法,只是作些簡單的醫療,卻通過弟兄姊妹的禱告和輸血,並精心照料和護理,他才得以完全康復,其豐潤與出監時的枯槁判若兩人,以致當局都爲之希奇,在他後來回監獄時,要他供出”妙方”。這是死而復活的見證,給弟兄姊妹以極大的安慰和激勵。他一出監獄不顧自己生命的垂危,就詢問弟兄姊妹和教會的光景。他在獄外約有半年時間,1976年底被帶回監獄。

神用許道亨作爲時代的器皿,他的言行與遭遇,勉勵了一批爲主忠貞而活的信徒,也對一些神學生和傳道人的信仰認識和立定奉獻心志給了相當的幫助。他心中的目標是”把主的羊養肥養壯”。他個人生活相當節儉,而對弟兄姊妹卻相當慷慨,他對弟兄的愛,超過對自己的關心,大家親切地稱他”亨哥”。他對真道的持守始終如一,1982年,許多人被”呼喊”所迷惑,他卻有屬靈慧眼,在福州教會中,他第一個起來抵制異端,帶領弟兄姊妹守住了真理的地位。

1987年起,他進入教堂講道;同年秋天,他與年輕的吳錦芳姊妹結婚,沒有兒女。約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起,他身體漸漸衰弱,記憶減退,有時出現癡呆,這可能是他大腦萎縮的開始。2003年1月,他前往郊外快安村赴信徒感恩會時跌跤而出現腦溢血,後經手術治療痊愈。2004年下半年開始臥床,他的記憶喪失更加嚴重,幾乎忘卻所有的人和事,但奇妙的是,他對主耶穌沒有忘記,對平時自己喜歡唱或聽的詩歌”需要耶穌,需要耶穌,人人都需要耶穌……”仍然有特別的感覺。2007年3月26日他離世歸主,其骨灰安葬在福州三山陵園。

資料來源

  • 許道亨填寫的《宗教界人士登記表》。
  • 在許道亨的追思聚會中許道銑對許道亨所作的生平簡述。
  • 天安堂《許樂賓牧師生平介紹》。
  • 筆者的見聞與採訪。

關於作者

黃時裕

福建神學院教師、傳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