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  — 2011

楊心斐

中國家庭教會著名傳道人、音樂家。因拒絕參加"三自會"和拒絕放棄信仰而被迫度過15年監禁與勞改歲月,但她無怨無悔,竭誠事主,造就信徒無數,至死方休。

一、早年背景

楊心斐於1928年10月24日出生在福建廈門一個基督教家庭,是楊家第四代基督徒,在兄弟姐妹六人中排行第二。其曾祖母是從西方傳教士聽信福音而歸主的,得享96歲長壽。祖父讀過神學後,先做傳道,後成為牧師,四十二年如一日忙於辦教會、養老院和小學。父母親更是註重孩子們的品格教育。每天晚上,祖父帶領一家大小作家庭禮拜,一起唱詩、讀經、禱告讚美神。

小心斐於1934年就讀廈門港榮康小學,後轉懷仁小學;年少時又先後就讀廈門第一女中和毓德女中。在1943年的一個福音夏令會上,15歲的楊心斐聽了一系列的福音信息後,經歷了重生得救。此後她開始每天早晨靈修、讀經、寫心得,並經常參加聚會,留心聽神的話並努力去遵行。

二、音樂學院期間

1946年,18歲的楊心斐考上了福州音樂專科學校,前後共讀了四年。她隻身在外求學,靠主潔身自好,給自己訂了三個原則,且極嚴遵守:1、每天早晨要堅持靈修生活,禱告、讀聖經;2、晚上絕不隨意外出(除了集體行動);3、不隨便用別人的財物,特別是男生的。在聖靈的引導下,她每天生活充滿了喜樂清新,日益認識更多福音真理,愛主的心亦與日俱增。1950年,由於大專院校合併,楊心斐插班到上海音樂學院三年級繼續深造。 

楊心斐自15歲重生後,就開始摸索、探討真理,且實際效法興辦孤兒院的、英國的慕勒弟兄,學習過”信心的生活”,信靠神,不依靠人。此後,她無論是在福州,還是在上海讀書期間,其往來船票、機票,日常生活及醫藥費用,神都按其禱告所求,一一賜予。甚至在後來漫長的監禁、勞改生涯中,在其所主持的家庭教會整個過程中,她都經歷了神的慈愛與信實。

從中學到福州音專,再到上海音樂學院,楊心斐經歷了樂傳福音、清楚蒙召、順服印證、全心奉獻和辭職傳道的漸進過程。在楊心斐重生得救後頭五年,她開始學習個人佈道,力求每日向一人傳講神的救恩,或請人去聽福音。在一次培靈會上,她聽到一個傳道人談他自己的蒙召經歷和見證,其主題信息是”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賽6:8)當時楊心斐從心裏回應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在最黑暗的角落,為神點上一根蠟燭發光,我願意!”這是她首次回應神的呼召。

18歲那年,楊心斐從讀經和聽道中越發清楚神對她的呼召,也有很多屬靈的傳道者對她說:”最好你能一生事奉主,為神工作。” 但由於她從小貪愛世界,愛慕富貴安逸,因此她那時的心很不願意順服下來。但從那時起,她每次讀經或聽道時,就常常關注如何為主獻身之事。有一天,一對傳道人夫婦到楊家探望,交談中述說了他們蒙召的經歷。楊心斐嚇得不敢聽下去,跑到後面房間去哭,心裏一直說”我不願意!”。還有一次,媽媽對她說:”既然如此,你就專心事奉神吧。”她聽了更是嚎啕大哭。當時不願意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不願意放下她酷愛的音樂,而且從事這一行,也可以使她得名得利;二是她那時已經有了一個學音樂的男朋友,要離開他來事奉神,自己做不到。雖然在後來的培靈會上,在靈修和各種聚會中,在自己跪下禱告時多次有感動,但她就是不肯順服。如此痛苦掙扎持續了足有兩年之久。

但楊心斐無法躲避神的選召,正如先知約拿一樣(參拿2:5)。因此她求告主說:”既是你命定我一生單單為你工作,那好吧,今天是禮拜天,求你使我有機會向兩個人傳福音,而且我一傳,他們就真的得救,藉此說明你給我清楚的印證,就像當年你給基甸的一樣。既然是你要我去傳福音、事奉你,你的靈就要與我同在,以顯明我是你所差遣的。” 

那天上午做禮拜,下午主日學,之後有青年聚會,共有20多個人一起交通、作見證。會中有一位姑娘坐在楊心斐身邊一直流淚,甚至情不自禁地發出哭泣聲。楊心斐小聲問她:”什麼事讓你那麼傷心?人這麼多,多不好意思。別哭了吧!”那姑娘說:”心斐姐,我還沒有得救。”楊心斐關切地說:”等聚會完了,我們留下來談談好嗎?”會後,楊心斐簡單地向她解明罪,以及耶穌基督的救恩,並和她一起禱告。一跪下,那女孩就像喊救命一般大聲哭求,痛悔認罪,求主拯救。聖靈充滿了這個女孩,她便滿心喜樂地回家去了。此後她的生命真實地發生了大改變。

當天晚飯後,楊心斐坐在走廊的藤椅上,忽然又有朋友來電話,邀請她去聽音樂會。因天太晚又下過雨,她人也累,就謝絕了。當天全黑下來時,又見妹妹的同學來,二人同去了花園。過一會兒,妹妹來叫她,說”某某她在哭,要找你談話。”於是,楊心斐起身跟妹妹到花園去。那位同學見到她,向她哭訴說:”心斐姐,我還沒有得救,所以來找你。”楊心斐就和她交通福音真理,並一起跪下禱告。那位姊妹真心悔改後,帶著平安喜樂離去了。 

經過這一印證,楊心斐心裏已經很清楚,但她仍然想著畢業後若能一邊工作一邊事奉主最為理想。直到在一個培靈會上,聽到一個海外留學歸國的傳道人的見證後,她才決心放下一切來事奉主。在一個清晨,她獨自進到禮拜堂內,虔心跪在神面前,把自己完全獻上給主。她心裏頓時被極大的平安和喜樂所充滿。既已決定,楊心斐打算先進入神學院讀書,預備自己,為主所用。適逢中國江山易主,共產黨接管了政權,社會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既然求讀神學無門,楊心斐只好繼續在上海音樂學院讀書。

在上海音樂學院三年級時,楊心斐為著信仰之故,曾遭受批判、誣衊和抹黑,落在困窘、卑微的境地,無人理睬,也沒有人聽她唱歌,對這些她都默默忍受。神眷顧她,並賜她超常的才能。她的指導教授是位名家,在聲樂專業上培養她,使她取得了驚人的進步,到第四年時她就以優異的成績考得全系第一名。楊心斐深知這不是她當時的程度可以達到的,乃是神極大的恩典──因為神要榮耀祂自己的名。因她屬神又遵行神的話,就顯出神的榮耀。楊心斐不僅獲獎,甚至到畢業的時候,被提名留校當助教──這是罕有的事。

1953年,楊心斐以優異成績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畢業後被分配到杭州文化局工作。不久在聖靈的引導下,她回應神清楚的呼召,毅然放棄文化局的工作,回到廈門家中開始傳道,那時她26歲。她一邊教幾個學生聲樂和鋼琴,以照顧供養家庭的需要;一邊在教會裏參與事奉。同時她還要操持家務,照顧病重臥床的母親。神藉著這些雕琢、修剪、建造楊心斐,讓她放下自己的高傲,學習降卑、順服的功課,為將來的磨難做準備。 

三、鐵窗與勞改生涯

在此期間,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衝擊著教會,一批批愛主的弟兄姊妹被批判、被抓捕。到1957年時,楊心斐因不參加”三自愛國運動”,堅持在家中聚會而遭到誣衊與批鬥,攻擊她的大字報沿街貼至她家前廳,多達千張。各種批判、控訴會一個接一個,最後召開千人批鬥會來批鬥她。但楊心斐堅持自己的立場,拒不放棄信仰,一言不發地站在臺上,任憑人攻擊、謾罵、嘲笑和羞辱。1958年7月27日夜晚11時許,一男一女兩個警員來到楊心斐家中要逮捕她。他們拿出逮捕證要楊心斐簽字。她立刻簽過字後,叫醒家中人,順手收拾些日用物品,然後對站在身邊的母親說:”我們兩人來作禱告,我要離開家了!”母親就出聲為她禱告:”神啊,我把女兒交給你,求你讓她平平安安地出去,也平平安安地回家……。”臨行前,楊心斐再三囑咐弟弟要信主,要愛主,這樣姐弟倆才有在天家見面的年日。最後她再走進裏間,向有病的父親辭別。

就這樣,楊心斐在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歲月,為了基督和福音的緣故,被投入了暗無天日的監牢。被人視為人生中最寶貴的一切,全然被埋沒在混亂骯髒、陰暗潮濕的監獄裏。很多次她被審問:”你還信上帝嗎?”只要她說一句”我不再信了”,第二天就可以解除鐐銬回去與家人團聚。但在這關鍵的問題上,她一點也沒有妥協讓步,情願為著信仰而放棄自由。她牢記主所說的話:”凡在人面前認我的,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必認他;在人面前不認我的,人子在神的使者面前也不認他”(路12:8-9)。審問人員惱羞成怒地吼叫:”那你就帶著花崗巖的頭腦去見上帝吧!”她被判定是出不了監牢的人。

監牢、勞改農場的惡劣環境突然臨到了善良、美麗的楊心斐,她在其中熬煉了12年。這是十字架道路,極其艱苦,但有全能者的蔭庇與平安,這平安是世人不能理解的。楊心斐一下子從一個舒適的、放有沙發床的房間,遷到一個睡木板而且滿了臭蟲的房子,周圍有國民黨官太太、右派分子、地主婆、特務、反革命,還有妓女、老鴇、小偷和無賴相伴。他們在同一床(統鋪)上翻轉著,又髒又臭又癢,耳中充塞著咒罵和下流話,滿目是爭鬥、戲弄,和無休止的作惡。楊心斐因發高燒而被隔離,住到精神病那一區,那裏喊聲、罵聲、哭聲、笑聲一齊響——極為糟糕而絕望的地方,各種怪聲、怪調、怪相日夜上演著。若非神的同在,楊心斐早就崩潰了。 

頭三年重體力勞動主要是種田,勞改犯們頭戴斗笠,打著赤腳在水稻田裏勞動,下雨時就穿著蓑衣。每日辛苦勞作12個小時;回來還要洗衣、弄飯,夜晚還常有政治學習。在1958年大躍進運動,及其後的”三年自然災害”中,勞改農場的人死了一半。楊心斐在漫長的囚禁、勞改生涯中,受盡了人間的苦難,但她始終默默順服、忍受,盡心勞動,是”從心裏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參西3:23),其心態完全是從神的話而來。靠著神,她經受住了熬煉與磨礪,並掌握了多種勞動技能,更使自己的信仰煉得精純。

在勞改農場勞動時,曾有一段時間,每天晚上從晚上七點到第二天淩晨四點,她要翻山越嶺,獨自一人看守六百畝漸漸成熟的果園,防備猴子和野獸毀壞果樹。每一個晚上,三更半夜她要忍受露水、寒風、蚊蟲、疲乏的煎熬,還有難以忍受的饑餓。面對著極大的誘惑,幾個月下來,她一個果子也沒有偷吃,連一個也沒有。始祖亞當、夏娃因樹上的果子而失敗了,楊心斐卻靠主勝過了。漆黑的夜晚、起伏的山嶺,成了她禱告和贊美主的地方。在那裏只有神與她在一起,這是在勞改農場勞動時最享受的時刻,她將從小時候到長大所學的詩歌一首首的唱,用最美的歌聲唱給神和天使聽。 

有天晚上,勞改農場開會批鬥楊心斐,她對信仰的忠貞感動了場長的妻子。當鬥爭會於深夜結束後,楊心斐被關進禁閉室,天亮後場長妻子竟送水來給她喝。當楊心斐出來後,她日夜尋找可談話的機會,請求楊心斐告訴她關於所信的是怎麼樣一位神,要如何才能認識神,楊心斐就冒死把福音傳給了她。此事被場長發現後大為震怒,差點兒要了妻子的命。

在血與火的試煉中,楊心斐始終堅持信仰,對主基督忠貞不渝。僅舉一例:有一天夜晚,場裏批鬥一位因傳福音獲罪的老姊妹,楊心斐和另一位姊妹也一同陪鬥。幹部喝令她們:”跪下!”但楊心斐因周圍掛滿了領袖像,就不肯跪下。於是那些管教幹部們就粗暴地打她,但無論怎麼打、怎麼推,她或倒或坐,就是不跪。許多人對她拳打腳踢,還有七條犬在旁狂吠,全場一片混亂。那時楊心斐的頭髮已被拔光,他們折騰了好一陣,也無法使她就範。隔天再開批鬥大會先叫了20多人作嚴刑拷打的準備,管教幹部現場指揮,口號聲響徹會場。楊心斐一行人又被押上臺,又是大喝一聲:”跪下!”對不肯聽從的人,則一律用繩子捆上。一位兇惡的女幹部一邊嘴裏罵著,一邊連踢帶壓地把楊心斐緊緊地捆綁起來。又再叫兩個人來,一個站在楊心斐的左小腿上,一個站在右小腿上,要把她壓成跪下狀,她的頭也被兩只手牢牢抓住。寒冬臘月,疼得她滿身大汗,大顆的汗珠一串串從臉上往下流淌。後來因為旁邊那位年老姊妹支撐不住了,大聲喊叫,指導員看她支撐不住,才叫人過來為她松了綁,六個壓腳的人也都回原位坐下。楊心斐仍然被捆綁著,她當時心裏想著,只要還有一口氣,就是不跪,於是趁勢就躺在地上。指導員這時衝著她喊了一聲:”楊心斐,你站好!”她一聽到就馬上站了起來。之後就保持站姿接受批鬥。那天晚上的情景正如聖經所說”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林前3:13)。批鬥會結束後一個多月,楊心斐全身青紫,手臂全是捆綁的傷痕;手腳麻木,失去知覺。所幸沒有一處受內傷。再過一段時間,身體慢慢地都恢復了,頭髮也烏黑地長起來了。

楊心斐在監獄和勞改農場經歷了七年熬煉後,終得獲釋回家。當她從監牢裏出來後,曾有一位在大學歷史系當教授的親人很尖銳地問她說:”你是從大門走出來,還是從狗洞爬出來?”她坦蕩地回答說:”那是因為’網羅破裂’,我們逃脫了。我們得幫助是在乎依靠造天地之耶和華的名”(詩124:7-8)。無論是在神面前或在人面前,她都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

不久又爆發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1966-1976)。在這場浩劫中,許多人在強大的政治壓力之下,背棄了信仰,離開了主。但楊心斐卻始終持守住信仰,盡自己的力量,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扶助那些軟弱的肢體和有需要的人,使她們在大逼迫中靠主站立得住,信心比以前更加堅固,更有見證,使主的名得榮耀! 

在12年極其艱苦歲月中,堪稱為神蹟的是楊心斐的”靈糧”從來沒有斷過——她身邊始終有一本袖珍版聖經。她曾把這本聖經藏在山洞裏、石頭縫裏、草堆裏;有時也藏入麥茶罐裏、床板夾縫裏、房頂的瓦片縫裏;或埋在石灰裏、爐竈下……。這一切完全是神特別保守和引導,多次遮住了搜查者的眼睛。直到她被釋放,這本聖經從未被查到過,一直伴隨在她身邊。此事見證了她的神是聽禱告的神,因為在12年中,楊心斐向神祈求的重點之一,就是保守聖經在她身邊,隨時給她力量,指引方向,”因為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太4:4)。正因為楊心斐把主的話當作嗎哪天天收取來吃,日日拾來養生(靈命),才使她得以走完曠野的路程。

從 1958年被捕到九十年代,她的家曾多次被抄、被搜查,然而除了信仰問題之外,人們再也找不出她有任何錯誤過失。她聖潔的生命見證了自己的信仰,見證了主耶穌的名,連逼迫她的人也從心裏佩服她。她無所畏懼,就怕得罪神。光明磊落,常存交賬的心態,在神在人面前,存著一顆無虧的良心。她牢記主耶穌的話:”我的朋友!我對你們說,那殺身體以後不能再作什麼的,不要怕他們。我要指示你們當怕的是誰;當怕那殺了以後,又有權柄丟在地獄裏的;我實在告訴你們,正要怕他”(路12:4-5)。

1971年,楊心斐下放插隊落戶到了閩西山區武平,在那裏三年多期間,她把福音帶到其足跡所至之地。雖然當時看不到有多大果效,但她毫不氣餒,勞苦不倦。當年她所播下的福音種子,後來果然發芽、生長、結果,教會就興旺起來。

四、家庭教會之事奉

1974年,楊心斐回到廈門家裏,遂將自己的家開放,使之成為一個傳福音、敬拜神的地方。這個家離廈門大學和鷺江大學都很近,老師、學生們前來聚會十分方便。楊心斐多年來按著正意傳講神的真理,辛勤耕耘造就主的門徒。每年學生畢業,有感恩禮拜;歲歲聖誕前後,都慶祝表演;信徒婚禮上,她主持證道;榮歸天家的,作追思禮拜;”非典”來襲時,她講潔淨的真理;地震發生後,她談悔改的信息;風平浪靜中,她傳講神創造的信實;日常生活上,她教導主愛的真諦……。那許多畢業的基督徒學子,就把福音的種子帶到了中國各地,播向了世界各方。

隨著教會的增長,楊心斐建立了各種不同年齡段的小組聚會。不僅有兒童主日學、還有少年人、青年人、姐妹、大學生,以及中老年人團契和查經班。此外還有浸前培訓、婚前輔導、初信栽培、進深造就、聖經輔導、系統神學等課程與培訓。在那個時期,學習資料奇缺,她自己編訂教材,按序有效的牧養帶領各個小組。她並且還以筆名”恩立”寫出自傳體見證《夜間的歌》,成為多人的鼓舞。

80 年代後期,沿海一帶家庭教會興旺起來,這引起有關部門的關注,採取了種種的逼迫、打擊、限制的手段。面對著有關人員的勸說和恐嚇,她坦然平靜地回答:”從上到下各個部門常常開會,大會小會開個不停,各種宗派也都在開會,就連街道、居委會也在開會。為什麼我們基督徒就不允許開會?聖經明白告誡我們’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來10:25)。國家憲法賦於每一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有集會言論等等的自由,這是每個公民擁有的權利。你憑什麼不允許我們聚會,是根據哪一條’法’?幾千年來我們一直在開會,直到今天也一樣。”後來雖然教會多次被衝擊、被抄家,但她從不上訴,每次都默默重置凳椅,繼續敬拜、傳道。

自80年代以來,楊心斐一直以自由傳道者的身份在廈門和福建各地服事主的教會,服事眾弟兄姊妹。她的足跡遍布中國許多地方,也到過香港、新加坡、以色列、澳洲、美國、俄羅斯等許多城市和地區,為主作了美好的見證,留下了佳美的腳蹤。

楊心斐一生未婚。早在上海音樂學院讀書時,她曾有一位男朋友,只因為彼此所選擇的道路不同而分手,她為此曾經傷心難過。當她從勞改農場和山區獲釋回到廈門後,也曾有過結婚建立自己的家庭的念頭,只是神在她身上並沒有這樣的安排和帶領,她順服神在自己生命中的引導和計劃,無所掛慮的為基督和他的福音效力,專心討主的喜悅。她雖沒有成家,卻幫助引導許多的弟兄姐妹建立了基督化的家庭,並教導年輕人如何按聖經的真理過好婚姻與家庭生活。

楊心斐晚年時在三個弟弟、弟媳和許多的侄兒侄女的大家庭裏過家庭生活。可貴的是,就在這大家庭中,她建立了廈門最早、最美的家庭教會。她以寬闊的胸懷接納了無數歸向神的人,栽培、建立了各種年齡段的人。一批又一批的傳道人從這個家庭教會成長出來,分布遍及了多個地區。三個弟弟、弟媳和他們的後代都在她的影響之下,投入教會的各種事工,其中有三個侄兒、侄女成了全時間事奉神的傳道人。她將家庭與教會緊密的聯結在基督耶穌裏,更是將”家庭教會”的內涵,活潑生動地呈現在眾人面前。她幫助造就了許多人,在她年邁患病期間,就有四面八方的親友和主內肢體紛紛給予多方的關注和照護。神為她預備了一位忠心的姐妹,前後幾年,日夜守候陪伴在身邊,一直到她走完人生的路。

90 年代初,”海外基督使團”的戴紹曾牧師和楊心斐等人看到中國家庭教會發展趨勢和需要,把握時機,及時地舉辦了密集神學培訓,使那些已經在工場上服事的傳道人能接受比較系統的聖經神學課程。她的家,不僅是一間教會,也是一間學校,她自己是最好的牧師、教師,也是最出色的輔導員。從1992-2002年十年間,栽培造就了一批又一批註重生命品格,有正確的聖經基礎和神學觀念的時代工人,然後他們被分派到各個城市、鄉鎮、山村、海島、為基督作美好的見證。

五、病中見證

2003 年12月,楊心斐應邀參加《生命季刊》在美國芝加哥舉辦的中國福音大會。在會上她與海內外基督徒有美好、寶貴的見證和分享。從美國回到廈門後,她顯得比以前更加繁忙。海內外有許多主內肢體紛紛前來拜訪探望她,帶著各式各樣的問題渴望與她交通、談論。她也樂於接待每一個到她面前的客人。超負荷的工作使她不堪重負。2004年,楊心斐突然腦溢血住進醫院,經過搶救終於從監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當天下午,她見到前來探望的同工時,舌頭還有點僵硬,卻清楚說出第一句話﹕”生為主而生,死為主而死!”接下來她非常誠懇地說:”我要悔改!”她的話深深感動了眾人:像她這樣將自己的一生全然奉獻,為主的緣故,甘願舍棄一切的人,此刻所表達的話竟然是”我要悔改!”她實在是一位敬畏神而且有神同在的人。

從 2004年起,她曾多次患病住院。神也一次又一次將她從極重的危險中搶救出來。長期的牢獄折磨以及不辭辛勞的服事,使她的身體非常衰弱,內臟的一些器官都受很大的損傷。腦溢血之後至使她一手一腳麻木,行動很不方便。然而她依然把握每一個機會,參加各種的聚會。她實實在在成了輪椅上的傳道人。只是每一次講道、作見證時,她一定是從輪椅站了起來,恭恭敬敬地傳講真理的道。2007 年12月,楊心斐坐著輪椅再次參加了《生命季刊》在香港舉辦的中國福音大會。她在大會上講道和帶領禱告,懇切勉勵眾教會、眾信徒要悔改歸向神。

2011 年7月23日,楊心斐歇了世上一切的勞苦,榮歸天家,得享永恒榮美的安息。她的侄兒按著她生前的心願,在她嘔心瀝血親手建立起來的教會會堂裏,舉辦了追思安息禮拜。六堂的追思禮拜,有六篇信息,傳講神在她身上奇異的恩典和作為。更有眾多的同工從各個不同的角度和層面,講述了楊心斐伴隨著他們一同學習、生活、事奉的經歷與感受,追憶了她愛心的付出和美好的生命見證,感人至深。誠然,神將她作為榮美的恩賜和見證,賞賜給中國家庭教會。她一生以基督的愛、以神的真理、以她的生命服事了眾聖徒,從而贏得了眾聖徒的尊敬與愛。

資料來源

  • 作者與楊心斐交往親歷,以及所得第一手資料。
  • 恩立著,《夜間的歌》。中國大陸聖徒見證事工部,2003年。

關於作者

馮瀧

作者係美國加州基督工人神學院碩士研究生,在李亞丁教授指導下撰寫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