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  — 1996

章力生

Lit-sen Chang

基督教神學家、作家。早年專研儒釋道思想,中年皈依基督獻身宣講聖經真理,持正統改革宗的信仰立場。著有中英文著作80余種,為普世華人教會留下寶貴的神學遺產。

矢志教育救國

章淵若、字力生。1904年5月9日生於無錫的揚墅園,父親章伯銘,母親厚盛,皆篤信三教(佛、道、儒)。章力生早年熟讀經書,畢業於復旦大學。自青少年時期起,即關心國家政事,憂國憂民。當國家瀕於危亡時,著書立說奔走呼號,倡導自力救國,矢志於法政。同時他亦沉迷於儒釋道三教,且以復興東方文化宗教為己任。

章力生21歲時就在北京任職大學教席,比胡適更為年輕。在其自述中如此寫道:”廿一歲即在北京任大學教職,被稱為最年輕之教授,校長竟隨班旁聽,不但因此升格,且蒙介紹赴美執教。[1]”他的文章得到國學大師章士釗(時任北洋政府教育總長,兼司法總長)的欣賞,稱贊他”文氣浩然” [2]。少年得志的章力生,在中國法學研究領域中,留下了不少開創性的著作,如《中國土地問題》,實為中國最初有關”土改”之作。

章力生後來遠赴歐洲深造,在巴黎大學攻讀法政;又赴英國倫敦、劍橋、牛津,及比、德、瑞士等國求學造訪,求索興邦建國之道。26歲返國,先後擔任國立中央、暨南等大學教授、院長。35歲時出任上海法政大學校長。在此期間,其論作《中國民族之改造與自救》、《民族復興之基本原理——自力主義》、《章力生政法論文集》、《現代法制概論》、《現代憲政論》等20余種先後問世[3]。

1932年1月,章力生與官家小姐郭令宜結婚,主婚人是蔡元培先生[4]。日本侵華之後,章力生先後在民國黨、政、國防等部門擔任要職,由法政學家而為政略家,幾乎日夜繁忙,不眠不休地著書講學。戰後他被選舉為國大代表,並出任僑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國難之時,章力生痛感時弊,甚感憂心。因意識到政法之道不能帶來天下太平,轉而擺脫政治,沉迷三教,參禪學佛,以至於走火入魔,自認為歐陽修轉世,羅漢轉世,肉身還在泰山[5]。甚至於國民政府七次召他擔任中央部會首長,都被他堅決辭謝。

抗戰勝利後,45歲的章力生籌建了江南大學,此舉得益於他的同鄉榮德生(已故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之父)的資助。這所私立大學的興辦,可以說是一個奇跡,因為當時為防範共產黨煽動學潮,不準私人興辦大學,就連陳立夫(國民政府教育部長)創辦建國大學之設想都未獲批準。章立生竟然創辦了占地5000畝的江南大學,被譽為全國校園最大,風景最美的學府[6]。章力生致力於使之成為復興東方文化宗教之基地。當時牟宗三、唐君毅等著名學者的加盟,國學大師錢穆甚至關閉了自己創辦的學院(即後來赫赫有名的新亞書院前身),來江南大學任文學院院長。因此在國學、東方文化研究方面可謂陣容強大。

歸信基督之經過

章力生在其自序中坦言自己早年推崇唯物主義,抵擋真道,以反教為興趣,其文如下:”中國素來號稱’文物之邦’,我國社會,向尊文人,士農工商,士居其首,中國文人,在社會上乃有其尊貴的地位。戰國時代,百家爭鳴,想以一家之言,定天下於一尊。秦始皇鑒於文人勢力之大,為求維護他極權專制的政權,竟用殘酷不仁的手段,焚書坑儒!漢武帝采董仲舒之說,罷黜百家,統一思想,提倡尊孔,儒家學說,遂成正宗。後又利用科學制度,以文取士,儒家思想,益復深入人心。唐代佛學大興,但宋明理學,融合儒釋,又加入道教思想,故數千年來,儒釋道三教,形成中國人文主義思想的主流(參馮友蘭:中國哲學史),根深蒂固,牢不可破,成為敵擋基督聖道堅固的營壘。民國以後,又有新文化運動,胡適之等,引狼入室,請西方人文主義者羅素、杜威,來華公開講演,轟動一時,撒了無神唯物主義的毒種,為共產運動鋪路,造成中國民族空前的災禍。著者青年時期,受了這種思想的毒害,非常左傾,敵擋真道,立志要消滅中國的基督教,又以’反教’而動了寫作的興趣。[7]”

如此立志要消滅基督教的章力生,怎麽會轉而成為一個”基督的衛道者”的呢?

1950年,章力生應邀前往印度世界大學(Visva Bharati)講學。該大學是印度著名詩人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所創立。由於印度政府與國民政府斷交,章力生未能進入印度而滯留在印尼的三寶壟。滯留印尼期間,章力生開始接觸到吳乃恭牧師領導的當地華人教會,也開始了他對基督聖道的興趣與追求。在一次佈道會中,章力生聽道時得到聖靈的光照,竟至當眾失聲痛哭,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他由衷感嘆到:”何圖上帝奮因其無比的慈悲與憐憫,’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8]”。章力生的皈主經歷富於戲劇性的轉變,誰曾想他竟然會成為一個基督徒!只能說是神的”時候滿足”,就預備他回轉,並使他成為自己手中得力的器皿,為祂榮耀的名作時代的見證。當章力生重生得救之後,學術界流傳著這麽一句話:”從此再不能說中國教會沒有學者了”[9]。

研讀神學,講學佈道

章力生曾接受計志文牧師之邀聘,到印尼瑪瑯的聖道神學院執教,主講”辨道學”。 亦曾在東南亞聖經學院和美國南浸信會神學院充任講席,大受歡迎。瑪瑯聖道神學院資深宣教士戴理文(Prof. David Bentley Taylor)與他交往甚厚,多次與他懇談,提及當前中國教會神學教育之急需,並且認為他是神所揀選之人,應負起此重任。再三強調,中國教會尚無神學基礎可言,你乃受神特別呼召,要為中國教會建立純正的神學基礎。章力生為之受感,立志潛心研讀神學。

後來,章力生在斯美學校巧遇宣教士黃女士(Rose Wong),她畢業於美國波士頓高敦神學院(Gordon Divinity school),精通聖經,給章力生留下極佳印象。在黃女士的引介下,章力生決定去高敦神學院深造。雖然當時國民政府有意召他出任中樞首長,而且當時章師母也持反對意見:第一,生活困難,力生沒有固定收入;第二,他健康不佳;第三,他不善於英文。但章力生不敢”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徒26:19),堅定地說:”神的工作,沒有人能反對,神負一切的責任”[10]。

因此他再次謝絕了政府的召喚,毅然於1956年3月偕妻赴美,入讀高敦神學院,受到院長和教授們的熱烈歡迎。時年章力生53歲,成為該院最年老的學生,用他自己的話說:”余廿一歲任大學教授,廿六歲任大學院長,被稱為我國最年輕的教授與院長,孰知到五十三歲作了最年老的學生。”校長劉益世(Dr.Leonard Lewis)稱他為”學校之榮”,並擬聘請他為大學部和神學院教授。但章力生堅持以讀書為重,僅略兼數課,以期教學相長。許多學生宣稱”從章力生得了新的異象”。退休之時,他獲得了”卓越名譽講師”之榮銜,且學校史無先例地請了教會領袖、政界要人和國會議長等來參加[11]。

1968年,章力生受邀為新加坡”亞洲-南太平洋宣道大會”特別觀察員(Special Observer),同年又應各方邀請環球佈道,到神學院講授”總體辯道學” [12]。當時因無美國護照,國際間旅行多有不便,但神藉章師母讀到神的應許:”你是行奇事的神,你曾在列邦中彰顯你的能力”(詩77:14);”神的道在海中,神的路在大水中”(詩77:19)。神的話使章力生戰勝了自己的懦弱。後來在其摯友美國國會議長麥康馬克博士(Dr. McCormack)的幫助下,章力生很快拿到了美國公民證、護照和簽證等所需證件,使他可以自由往來各地傳道、講學。

晚年與遺產

章力生終其余生為基督獻上,可謂是時代的中流砥柱,神在近代教會所發出來的光輝。他具備高級知識分子的一切條件,又領受了神豐富的恩賜,由一個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人文主義者,轉變而為一名”天國之精兵”。

章力生是基督忠實的衛道者,亦是文字宣道的健將。他為世人留下了約一千萬字的重要作品:前半生寫的五百萬字,是為了國家;後半生所寫的,則全是為了基督。其主要著作有:《系統神學》(八卷)、《總體辯道學》(四卷)、《人文主義批判》、《本土神學批判》、《世界名人宗教觀》、《孫文主義之神學基礎》、《東方宣道戰略》、《世界宣道戰略中心》、《永生之道》、《立國之道》、《生命之道》、《救世之道》和《原道》等。

章力生的中英文著作,共計80余種,其中最為著名的有辯道學及系統神學,為教會留下了堅實的屬靈寶庫。他的著作既有奮興佈道信息的魄力,又有聖經神學的執著,更帶著基督的愛與生命力,可稱之為當代教會的楷模。神也常常使用他的著作使人有得救的智慧。據他自己回憶說,有一位信主30多年,在教會事奉20多年,並且是專研神學的讀者來信見證說他原來頭腦中所有的盡都是知識,因為讀了章力生的《人文主義批判》才恍然大悟,重生得救,於是整夜跪倒在主面前,從心裏發出敬拜和讚美。還有一些理性主義的知識青年,讀過章力生的作品之後,從抵擋真道到信仰基督。在章力生回憶中就提到一位美國青年讀到他的著作,看見奇妙的大光,助他脫離苦境,遂而研究神學。還有人被擊倒在地,痛哭流涕,悔改歸主,獻身宣道。

另據章郭令宜師母的見證,章力生曾帶領中共建黨領袖張國燾先生信主。自1950年與張國燾一家告別後,曾有書信來,章力生向他證道,後來失卻聯系。許多年後,聽說張國燾中風來美國就醫。張氏有三個兒子,長子在紐約作醫生,次子和三子在加拿大。張氏夫婦晚年在加拿大,住在老人院裏。章力生夫婦去看望張國燾時,他已不能言語,但尚能聽,聽道後不住地點頭。不久之後,張夫人再邀章力生夫婦前去探訪。她說:”我丈夫聽了章先生所講的福音,深受感動,他願意接受相信基督,並且受洗。你們能再來一次嗎?”章氏夫婦欣然前往,看見他病床上面掛著章力生所寫的字:”我愛救主基督耶穌。”當天章力生隨即為張國燾和他的妻子施洗。臨別前,張夫人把張國燾自傳三冊送給他們,作為紀念[13]。

章力生晚年之時感悟道:”恍然大悟,始知人文主義,乃是把以往認為與我有益,並可救國濟世的滿腹經論,治平之道,視為有損,萬卷名著,當作糞土,乃盡棄所學,五十三歲重作嬰孩,潛修聖道;忘記背後,努力面前(腓三7~14);夜以繼日,著書弘道,和以往與我誌同道合的我國人文主義的宗師竭力爭辯。[14]”

一位與章力生相識40年的朋友、高敦神學院同學,總結他的一生時作見證說:章先生(Chang)的一生事奉,是在於”改變”(Change):以改變世界為使命──在他信主之前,以救國救世為志,著書立說,奔走呼號,立志改變世道人心[15]。此後,皈信基督經過改變,生命重新開始,進而改變別人。日以繼夜,奮筆弘道,為教會留下了不朽的巨著和扎實的神學根基。

《今日基督教》雜誌(Christianity Today)稱章力生的著作為”第一流學者之作品”;其主筆淩德紹博士(Dr. Harold Lindsell)譽之為”世界之光”。Dr.Fulton Sheen總主教讀後寫信給他說:”如獲珍寶”;而葛培理博士(Dr. Billy Graham)更稱之為”最重要之著作,殊足發西人之深思”[16]。

1996年1月19日,章力生在美國麻省得享安息,享年92歲。

腳注

[1] 章力生,《人文主義批判》自序。

[2] 同上。

[3] 章力生著,《末世論》第8頁。

[4] 章郭令宜的見證。

[5] 同上,第9頁。

[6] 章力生,《末世論》,第9頁。

[7] 同上書“自序”。

[8] 同上。

[9] 于中旻,“章力生先生誕世百周年紀念”,http://www.aboutbible.net/WT/W…

[10] 章郭令宜的見證。

[11] 同上書第11頁。

[12] 同上書第13頁。

[13] 章郭令宜的見證。

[14] 同上書“自序”。

[15] 于中旻著,“章力生:不為自己的人”,參聖經網http://www.aboutbible.net/Ab/E…

[16] 章力生,《人文主義批判》,參吳明節為其所寫之序。


資料來源

關於作者

莫冰斌

作者系美國加州基督工人神學院碩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