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  — 1901

马偕

George Leslie MacKay

首位到台湾宣教的加拿大长老会传教士。他于1872年到台湾,直到1901年去世,在台宣教长达29年之久,成为台湾北部基督教长老会的创办者,台湾基督教教育和医疗宣教的先驱。

马偕(George Leslie MacKay,又译偕叡理)因其宣教成就获颁神学博士,故又称马偕博士,台湾民众也用“黑须番”称呼这位加拿大首位海外传教士。在近一百五十年来台湾所有宣教士中,马偕牧师可说是最认同台湾的,他不但自己娶台湾人为妻,连两个女儿也都嫁给了台湾人。他还能讲得一口标准流利的台语。

当马偕28岁那年经过厦门、汕头,和台湾的高雄、台南等地,最后于1872年3月9日来到北台湾的沪尾(今淡水)时,他在日记里写下:“约下午三点,船进淡水港靠泊,我心激动,于是我立刻明白就是这个地方了,过去从未有人在此宣教,感谢主!”直至他1901年6月2日因喉癌在淡水去世,马偕终身都没有改变他对这块土地的爱。淡水是马偕长达29年的宣教基地,除了作为上帝忠诚的仆人,成为台湾北部基督长老教会的创办者之外,他也成为北台湾基督教教育和医疗传道方面的先驱,对启迪民智、开通思想,均有深远的贡献。马偕死后葬在淡江中学的马偕墓园,这就是由加拿大人变成台湾人的马偕。

一、拓荒者的后代

1844年3月21日,马偕出生于加拿大东部安大略省牛津郡一个苏格兰移民家庭,他一直以其苏格兰高地武士后裔和清教徒坚贞的信仰为傲,也时常以身上留着十字架战士和开拓者的血液来自勉。马偕从小便深受马可福音中“你们要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的影响,加之海外传教士事迹的激励,10岁时便立志要成为一位传教士,前往异国宣教。年轻时自师范学校毕业担任教员一段时间后,为装备自己,他先后到多伦多、普林斯顿神学院和爱丁堡大学深造,直到1871年受加拿大长老教会差派,前往中国宣教。1871年10月19日,马偕离开了家乡,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旅程中,他一路经过日本、香港、广东及厦门,最后终于在12月30日抵达台湾的打狗(即今天的高雄)。这里并非他原计划中的目的地,但如他日记所述:“好像有一条无形的线,牵我到这美丽之岛”。

二、以淡水为基地,开展对台宣教

在打狗短暂停留之后,马偕前往屏东里港拜访李庥牧师(Rev. Hugh Ritchie),除了向这位宣教前辈学习台语外,他还从李牧师口中知道台湾北部人口虽多却没有传教士前往。因此在宣教热情的驱使下,马偕就决定了他接下来的目的地。1872年3月9日,当他搭乘的“海龙号”帆船驶入淡水河口时,马偕在日记里赞叹说:“我举目向北向南,然后向内陆遥望青翠的山岭,心灵非常的满足,心神安宁且清静,有一股明确的声音对着我说:‘此地就是了。’ 而同行的李庥牧师也同时对我说:‘马偕,这就是你宣教的地方了’。”下了船,马偕陪同李牧师南下到大社(今台中丰原),并在沿途中考察自己将来要进行传教的地区。马偕回到淡水就租了房,作为日后传教的据点,而为了更流利地与淡水居民沟通以便传教,他就近找了一位牧童每天练习闽南语的对谈。经过五个月苦练,马偕终于站上讲台,开始用闽南语向淡水民众传教。

当时淡水旧名“沪尾”,清末因天津条约台湾开放通商后,淡水就成为北台湾的门户、全台最大的贸易港。马偕虽以台湾北部为宣教地区,但其足迹却踏遍全台。实际上他在台湾大部分的时光都在四处传道中渡过,甚至马偕所留下的文字和影像,已成为研究清末台湾最丰富、最权威,更是不可或缺的第一手资料。

马偕的宣教就是持续不断地旅行,脚程远达台湾中部的埔里和日月潭;接着一年内两次登大雪山,以冒险家的精神深入高山原住民禁地,到南部平埔族村落;他曾越过三貂岭进出宜兰20多次,甚至远至花莲数次;他也出航彭佳屿、棉花屿、花瓶屿等北方三岛,甚至在龟山岛建立教会,这些都是外国传教士极少到达的地方。

当时在台湾旅行是很危险的,除了地形险恶、原住民出草(抢劫杀人)、恶劣的气候和落后的卫生环境更是杀手,必须有过人的体力和适应力才能克服这些天灾人祸。因此马偕不仅是伟大的宣教士,也是一位伟大的探险家。虽然在传教过程中,有人讥笑或侮辱马偕,但1873年2月9日他初尝甜蜜的果实,马偕为严清华等五位信徒施行洗礼,这是他在北台湾传教服事踏出成功的第一步。在马偕牧师29年宣教的期间,他在台湾共创设60间教会,并培养台湾籍传道师60人,台湾籍圣经宣道妇24人,受洗者约3000余人。

马偕以淡水为基地,有效训练台湾本土人才作为宣教精兵,是马偕牧师的成功要素。他到淡水不到半年,已经有十多位学生在他家中生活和读书,这些学生除了满足心灵与信仰的追求,并借着马偕所提供的西方知识,大大拓展了他们的视野。

起初马偕讲课的地点并不固定,有时在海边沙滩、有时在山坡小丘,在巡回传道的旅途中,他也随时就地授课。在来台最初八年间,马偕成功培训出21名学生,他们成为前往各地传递福音的种子,以及协助创设新教会的帮手。直到马偕1880年返回加拿大述职时,故乡亲友听到他这种“在大榕树下,苍天为屋顶”的露天教育,大受感动。因此马偕向牛津郡亲友提出在淡水设立学校的计划,并透过当地报纸刊登新闻并发起募款,目标为五千美元。在1881年马偕休假结束返台时,已经获得6215美元的建校经费。

1. 牛津学堂

返台后,马偕在淡水红毛城与其寓所后方炮台埔觅得土地,由他亲自设计督工建造,终于在1882年7月21日落成,以故乡命名为 Oxford College(牛津学堂),汉文名“理学堂大书院”。在落成典礼那天,中国官方代表孙开华提督致辞称赞:“台湾蕞尔小岛而有此等学堂,诚为全国最善之举”,而此成立时间比刘铭传的“西学堂”(1887)更早,是台湾新式教育的摇篮。

牛津学堂在1882年9月14日开学,第一期18位学生是由各地传教士推荐的优秀青年;教学师资,则由马偕亲自培育出来的学生担任;课程方面,除了圣经和神学之外,也教授社会科学(历史、伦理等)、自然科学(天文、地理、植物、动物和矿物等)、医学伦理及临床实习、体育和音乐等,还有野外实地授课、医学临床见习、传道工作实习,甚至有毕业参观旅行。同时马偕更重视学生的生活教育,严格培养学生良好生活习惯,而且常常为学生纾困,加上自己热心教学,因此深得学生爱戴。马偕去世时学生踊跃捐款为他所立的墓碑上刻着:“偕叡理老夫子牧师翰林”的尊称,道尽了他们对马偕的尊敬。

牛津学堂学生经过三年的培训后,便从学堂毕业前往各地教会服务,成为当时台湾最重要的神职人员养成中心。1901年马偕博士逝世后,牛津学堂由吴威廉牧师(Dr. William Gauld)接手,改名为“台北神学校”,并设普通科作为神学校之预科。1914年台北神学校迁往台北双连,旧址的普通科也正式改为淡水中学,于1965年改制成淡水工商管理专科学校,日后再发展成为拥有一万名师生的“真理大学”;而台北神学校则于1956年迁往台北阳明山岭头,并改名为“台湾神学院”。

2. 女学堂——开台湾女子教育之先声

马偕在传教过程中也看到台湾社会存在严重的重男轻女观念,所以他希望通过传道及教育,打破妇女在封建社会的束缚,提高妇女的地位。因此他所创办的“女学堂”,就是希望透过教育来革除台湾社会上溺杀女婴,男性蓄妾,及女性缠足等陋习。马偕希望台湾女性也可以活出自信,享有与男性相同的自由与幸福,并藉此机会培养出女性传教士。

1884年,马偕获加拿大母会之助,在牛津学堂东邻创办全台第一所女子学校“女学堂”,开学时仅有45名来自宜兰的噶玛兰平埔族女子就学。为鼓励妇女入学,女学堂不仅免学费,并补助旅费、膳宿、服装等,算是当时的创举,也开启了台湾妇女的教育运动,台湾第一位女医师蔡阿信便是其中的学生之一。

那时女学堂是以基督教为中心,结合老少妇女的新式学堂。女学堂校长由马偕担任,马偕夫人张聪明和几位传道士师母担任舍监和教师,牛津学堂的教师也来此授课,课程包括:读书、写字、算术、歌唱、历史、地理、妇女技能、圣经和圣经教义等,同时学生也接受教学的训练,为的是在日后传道之际,也能够充分发挥她们的才能。

在马偕牧师逝世后,女学堂曾经一度停课。1907年在加拿大女宣教士金仁理(Jane Kinney)、高哈拿(Hannah Connell)的主持下,重新以女子中学形式开校,后因法令所限改名为“淡水女学院”;并在1910年另创“妇学堂”训练宣道妇。后来,被日本人强制接管,于1938年改名为“淡水高等女学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更名为“纯德女中”,1956年与淡江中学合并成“私立淡江高级中学”;而妇学堂则于二战后迁往台北大稻埕,即今天的“台湾女子神学院”。

3. 台湾北部西式医疗机构的先驱

为了吸引民众前来听道,马偕想出免费医疗服务的方法。他虽然没有受过正式的医学教育,但曾在神学院受过医疗训练,仍能为民众治病。当时台湾疟疾流行,马偕免费赠送特效药奎宁(又名金鸡纳霜),结果治愈了不少病人。同时他也替牙病的人拔牙,在29年中,他和他的弟子一共为台湾人拔了2万1千颗牙齿。此外,马偕也引进了西方公共卫生的观念,鼓励大家除杂草、清水沟,以预防传染病的流行。他为台湾引进大量的医疗信息,让台湾人民得以开始接触西方文明的新知识;而1879年“沪尾偕医馆”的成立,更直接造福了北台湾的民众。

马偕牧师虽然医疗知识丰富,但并非执照医生,正式医疗则邀请淡水海关税务司所聘的洋医生到偕医馆驻诊,并请本地汉医为助手。他先后请来五位外侨医生:(1) 林格(Dr. S. Ringer 英国人);(2) 钟森(Dr. C. H. Johansen 德国人);(3) 沥尼(Dr. B. S. Rinnie 英国人);(4) 安基尔(Dr. F. C. Angear 英国人);(5) 魏金逊(Dr. W. Wikson 英国人)。这五人先后主持“沪尾偕医馆”,对台湾现代医疗有不可抹灭的贡献,尤其是马偕博士和林格医师于1879年在医馆解剖一名因呼吸道致命的水手,而发现了肺蛭虫寄生人体,此乃全球首例,因此该寄生虫被命名为“Dr. Stoma Ringer”,学名 Paragonimus Westerman。此外,加拿大海外宣道会还在1875年派华雅各布医师兼牧师(Dr. & Rev. J. B. Frazer)来淡水主持医疗,可惜不到两年因丧妻而返国。马偕去世后,加拿大长老会于1906年再派宋雅各布医师(Dr. J. Y. Ferguson),重开马偕的“沪尾偕医馆”,并建立护理工作,直到1912年为了纪念马偕在台宣教40周年,才把医疗中心移到现在的台北马偕医院。

三、对台湾农业和东西民俗文化交流的贡献

马偕到台湾各地传播福音时,发现台湾蔬菜种类并不多,于是他从国外输入不少蔬菜种子,如萝卜、甘蓝菜、蕃茄、花椰菜、胡萝卜、高丽菜、甜菜和西洋芹菜等,介绍给台湾农民种植,普遍提高了农民的生活水平以及收入。

由于马偕非常博学,因此他也搜藏保护台湾的文物。他在1893年第二次返回加拿大时,曾运走600件台湾民俗文物,其中三分之一代表原住民文化,三分之二代表汉人文化。这些文物被加拿大多伦多安大略博物馆所珍藏,在北美洲所有博物馆中,以此博物馆收藏了最多的台湾文化,这些都是马偕博士的功劳。

四、台湾的女婿

马偕不仅担任天国的大使,他也以所钟爱的美丽淡水为家,一生认同这片土地,曾说为了台湾人“我不止一千次,情愿牺牲我的生命”。1878年5月,他娶台湾五股人张聪明为妻,成为台湾的女婿。他们育有两女一男,姊弟三人辞世后也都葬于其父母身旁。

马偕夫人张聪明乃马偕北台湾首位女信徒陈塔嫂居中媒妁而成,师母独特的行事风格和声望,“来去马偕娘仔那里坐坐”是学生和信徒们的乐事。来台的西方人更是络绎不绝地造访她,而女学堂的设立期间,她担当教执、舍监和事务三个任务,可以说是上帝赐给马偕的最佳助手。

长女偕妈连许配给台湾人陈清义牧师,他们曾一起赴东京留学。夫妻二人在艋舺教会奉献多年,对北台湾长老教会的发展贡献良多。次女偕以利嫁给马偕爱徒柯维思,也是台湾人,他是马偕的机要秘书,常随马偕到处旅行传教、拔牙治病,后来都在马偕医院服务,偕以利除了担任新任女宣教士的台语老师外,并任“女学堂”和“妇学堂”二间女校的教师和舍监。他们育有一男柯设偕,是著名的台湾文史学者,长年任教于淡江中学。他们一家三代都担任过淡水教会的长老。

马偕唯一的儿子叫偕叡廉,继承父亲遗志,学成归国后,创办淡江中学;其夫人为加拿大人,两人一直定居在淡水。偕叡廉先生曾担任淡水长老教会长老,这间教堂是他在1933年亲自设计的,晚年病逝于台湾。他们育有二男三女,一家人都会讲流利的台语。除长男偕威理在二次大战期间为国捐躯外,其他后代都已回加拿大定居。

1901年6月2日,马偕在淡水家中安然去世,享年57岁。家人遵从其遗嘱,将马偕安葬在他所谓“最后的住家”(淡水炮台埔)。马偕曾特别交代不要安葬在“淡水外侨公墓”,因为他自认自己是“台湾人”。在台湾将近30年的宣道生涯中,他积极进行传教、医疗、教学和文化交流等工作,从未因政局的变动而改变他服务上帝的心志,他凭借着“宁可烧尽,不愿锈坏”(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的精神,将他的一生献给了台湾人民。

马偕为台湾留下的教会、医院和学校等硬件设施,如今在北台湾随处可见;而他为台湾的无形付出,则在台湾历史上留下永难磨灭的光辉史页。直到今天,每年3月9日全淡水都会庆祝马偕第一次抵达淡水的日子。

资料来源

关于作者

管其谦

作者系美国加州基督工人神学院道学硕士班学生,在李亚丁博士指导下撰写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