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1  — 1900

陳大鏞

衛斯理宗美以美會在華北地區的名牧、殉道士。

陳大鏞於1841年出生於北京,受過一些教育後,就進入一家店鋪當夥計。有一天店裏來了兩個外國人,推售基督教書籍。書籍一共十冊,有四福音書和使徒行傳,還有其他五本小冊子。店主怕外國人逗留不走,影響生意,就用兩吊錢買下了這些書。把外國人打發走後,店主就把書扔進了垃圾桶。陳大鏞識字,當時又沒錢買書看,就把書從垃圾桶裏揀了出來,工作之餘就拿出來讀。沒想到越讀越入迷,漸漸被聖經的道理所折服。但店主卻對他癡迷聖經很是不滿,認爲他被洋鬼子迷了心竅,就把他給辭退了。陳大鏞無奈回家,把事情的始末向母親稟報。母親視這十本小冊子爲不祥之物,扔進了火堆。

爲生活所迫,陳大鏞必須重新求職。當他在大街上四處尋找工作時,不由得來到教會門口,看到裏面講道的外國人,和賣書的很相象,便走進了教堂。從此,陳大鏞就再也沒有離開教會。他每天到教堂研讀聖經,並經常向傳教士詢問疑難之處。傳教士非常熱情,很快就和陳大鏞成爲了好朋友。隨著研讀聖經過程中疑難問題的逐漸減除,1867年,陳大鏞在北京東牌樓米市大街的倫敦會受浸成了一名基督徒,當時他是26歲,是華北地區最早的華人基督徒之一。

此後,陳大鏞信仰更加堅定,每天依然勤奮研讀聖經,早把失業的煩惱抛在了腦後。傳教士們有意呼召他出來做傳道人,就有計劃地對他進行培訓,讓他在衆人面前作見證,不久即讓他擔任教會的傳道人。

1869年,衛斯理宗的美以美會派了斐萊爾(Lucus N. Wheeler)和羅銳(Hiram H. Lowry)兩對夫婦到北京宣教。因爲語言不通,他們又急於開展宣教事工,所以向倫敦會求援,請求他們派人協助。倫敦會就派陳大鏞和德瑞前去教他們中文,並協助教會工作。後來,陳大鏞和德瑞都被美以美會按立爲牧師。

成爲牧師後,陳大鏞盡心竭力,引人歸主,先後到遵化、天津、山海關、南京、韓村、延慶等地傳道,爲基督教在中國的傳播作出重要的貢獻。在此期間結婚生子,他的長子後來也成爲美以美會的牧師。對於陳大墉的爲人與信仰,他的同工德瑞如此評價他說:“通道篤實,事主敬畏虔誠,處衆謙恭和藹,爲人方端公正。”

1900年,北方仇視基督教的氣氛越來越厲害,正在延慶牧會的陳大鏞到北京參加美以美會的年議會。他的長子陳維屏牧師想把家小轉移到延慶避難,陳大鏞卻認爲在大亂之時,京城反而更爲安全。陳維屏認爲父親講得對,並要求父親把母親和弟弟妹妹一起接到北京來避難。但陳大鏞卻不同意,認爲在危難來臨時,牧者應該和他牧養的羊群在一起,執意要回延慶。

1900年6月,義和團越鬧越烈,延慶知縣通知陳大鏞,官府已經沒有辦法控制局面,要教會設法先行避難。陳大鏞決定到五六裏外的一處山林避難,並請當地的一位教友作向導。由於是連夜出逃,道路崎嶇,竟致迷了路,到早上時,他們來到了一個村莊,大家饑渴難忍,便到一口水井旁向村民討水喝,不幸落入義和團手中,慘遭殺害。五年後,陳維屏繼承先父未竟之事業,到延慶牧會,一位基督徒村民向他詳述了陳大鏞遇難的情形。當時,義和團正往廟前廣場集合進行晨練,路過水井,看到陳大鏞等五人,斷定他們是基督徒,即開口大罵他們是“二毛子,洋鬼子的走狗!” 隨即把他們五人綁到廟裏。義和團強迫陳大鏞向菩薩磕頭,陳大鏞堅決不從,義和團的大刀從他的左肩砍入,從右胸穿出,陳大鏞當場氣絕身亡。隨即義和團又向母女行兇,當時母女緊緊抱在一起,義和團就用長矛刺向11歲的女兒,長矛貫穿陳大鏞女兒的身體,刺入母親的胸口,母女雙亡。陳大鏞17歲的兒子和向導也沒能幸免於難。他們爲信仰的緣故獻出自己的生命,成爲“庚子事變”中的殉道士。

歸屬

China’s Book of Martyrs. Carlisle: Piquant Editions, 2007. Used by permission.

資料來源

  • 查時傑:《中國基督教人物小傳》,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1983年。
  • 德瑞:《陳大鏞牧師行狀 庚子教會華人流血史》,香港宣道會,1957年。
  • 謝洪賚:《名牧遺徵》,上海:青年會協會,1916年。

關於作者

李亞丁

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李亞丁博士現擔任《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