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烈

Gabriel

唐玄宗時期著名景教主教,為景教在華發展開創了新局面。

唐玄宗 (713-755年) 於713年即位后,恢復了唐太宗對各種宗教“兼容並蓄”的政策。次年,有一批能力及聲望很高的景教傳教士從波斯陸續來華,以行醫等手段傳教,為景教帶來了復興。在這批傳教士中,最有名的是及烈主教,我國的史書中曾多次提到他。據載,開元二年(公元714年)在廣州,“波斯僧及烈等廣造奇器異巧以進”(《冊府元龜》卷五四六)。由此可推知,及烈是一位技術嫻熟的科技人才,並可推知當時廣州可能有景教信徒。但及烈這次在華停留時間不長,不久即從海路返回波斯。

十八年後,及烈和波斯的入貢使臣一起,再次來華,擔任他們嚮導和翻譯。史載,“開元二十年(公元732年)八月庚戌,波斯王遣首領潘那密與大德僧及烈來朝。(唐玄宗)授首領為果毅,賜僧紫袈裟一副及帛五十匹,放還蕃。” (《冊府元龜》卷九七五)由於這次使命圓滿成功,使得玄宗皇帝大悅,對景教好感與興趣大增,禮遇有加,而且委派親王到景教寺行禮,並下詔書修建景教寺。景教因而又重新獲得皇室的眷顧,再現新局面。

天寶初年(公元742年),玄宗皇帝又派內侍大將軍高力士,將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五位皇帝的畫像,送到長安的景教寺內安置,並“賜絹百匹”,此舉被當時景教和景教徒人引為殊榮。

天寶三年(公元744年),又有另外一位著名的景教傳教士佶和來華。唐玄宗對他非常禮遇,並下詔召他和另外十六位傳教士到興慶宮內“修功德”,為玄宗獻祭祈禱。就在佶和來華第二年(745年),景教領袖們為了避免和回教及波斯的祆教互相混淆,請求玄宗下詔將“波斯景教寺”改名為“大秦景教寺”。玄宗遂於天寶四年九月下詔允準:“波斯經教,出自大秦,傳習而來,久行中國。愛初建寺,因以為名,將欲示人,必修其本。其兩京波斯寺,宜改為大秦寺。天下諸府郡置者, 亦準此。” (《唐會要》卷四十九) 並且“天題寺榜,額載龍書”,禦筆親題匾額。景教在華事業至此達至鼎盛。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對玄宗頌揚備至,稱“寵賚比南山峻極,沛澤與東海齊深。”

資料來源

  • 朱謙之著,《中國景教》,東方出版社,1993年。
  • 網絡相關資料。

關於作者

李亞丁

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李亞丁博士現擔任《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