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  — 1932

金寶珍

Mary Olive Atkinson Amos

內地會加拿大女宣教士。曾先後在中國四川彭山和邛州宣教約七年之久,最後因感染霍亂而獻出自己年輕的生命。

金寶珍姑娘(Miss M. Olive Atkinson))於1902年3月24日出生於加拿大多倫多市(Toronto),早年生平事跡不詳。僅知她於1920年信主後即樂於向人傳福音,並有志於作宣教士到印度去。但當她在禱告中尋求神的帶領時,神卻明確地指引她去中國。1925年4月,金寶珍加入“中華內地會”。同年10月15日,她乘船離開加拿大溫哥華,於11月3日抵達中國。

金寶珍先進入江蘇揚州語言學校學習中文約半年之久。1926年4月下旬,她被分派到四川彭山宣教站工作。當時該宣教站宣教范圍涵蓋800平方哩,卻只有內地會宣教士雲登夫婦(Mr. & Mrs. Gilbert Vinden),帶同一位男傳道和一位看門的老婆婆而已。金寶珍的到來,使他們非常高興,也深受鼓舞。

金寶珍到達四川時,正值中國內戰頻仍之際。戰爭造成物價上漲,商品奇缺,以及連年饑荒。1926年9月在四川又發生了“萬縣慘案”,因英國輪船撞沉民船而被當地官府扣留,英國炮艦轟擊萬縣城,造成一千多間民房和商店被焚毀,五千餘軍民死傷。“萬縣慘案”令中國軍民同仇敵愾,反帝情緒高漲,直接威脅到外國僑民的安全。在這種情況下,英、美等國領事館下令撤僑,特別要求那些身在內地省份工作的宣教士撤退到沿海一帶城市。1927年2月,有60多位宣教士撤退到上海,其中大部分來自四川省,但金寶珍和部分宣教士仍堅持留守在當地。由於在雲南宣教的薛牧師(Rev. Morris Slichter)和他三歲的女兒路得(Ruth)慘遭強盜殺害,導致更多的宣教士撤離。同年5月,金寶珍亦撤退到上海。在撤離途中,金寶珍與來自澳洲的內地會宣教士韋顯明(Norman J. Amos)相識。韋顯明於1924年11月初抵達中國,當時在四川的合江宣教。在上海等候期間,二人相處日深,彼此情投意合,遂訂定終身,並於1927年8月17日在上海完婚。

1928年4月,韋顯明夫婦重返四川。因當時金寶珍已有孕在身,不宜隨夫遠去合江,況成都又有設備完善的醫院,故留在成都待產。同年9月4日,他們的長子保羅(Paul Norman)出生。

1929年下半年,他們被差派到成都西南約40哩的邛州宣教站工作。當時整個宣教站只有他們二人,而且要重建被破壞了的宣教站,重新爭取當地人的好感,其勞苦與艱辛可想而知。幸好邛州離彭山和成都不是太遠,方便他們與附近地區的宣教士聯絡和來往。1930年初,韋顯明與彭山的雲登教士、嘉定的顧明德教士(Thomas Cook)、打箭爐的葉長清師母(Mrs. James H. Edgar),以及成都的董輔仁師母(Mrs. John R. Sinton)和藍保惠姑娘(Miss Maison E. Cleveland)等人聯合舉辦了為期12天的帳幕佈道大會,取得很大成功。

在其後的兩年中,韋氏夫婦的大女兒海倫(Helen Irene, 1930年2月9日)和次女以斯帖(Esther Olive, 1931年4月15日)先後在成都出生。金寶珍一方面擔負起照顧丈夫和兒女的責任,一方面還要在宣教工作上為丈夫分憂解難,同心協力見證神。1932年元月,韋顯明再次邀請邛州附近的宣教士聯合舉辦帳幕佈道會。他們分工合作,韋顯明和顧明德、雲登等宣教士負責佈道,韋師母和顧師母等人則負責帶領婦女和兒童聚會。雖然時值寒冬,但十天的佈道會中,每晚都有200多人參加,進一步打開了這一帶的宣教之門。

1932年3月,韋氏夫婦將宣教站遷入邛州市中心的一座新福音堂。啟用新址時,他們連續舉辦了十個晚上的佈道會,每个夜晚都擠滿了人,好些人不得不站在街上聽道。因為新宣教站位於商業區繁華地段,故此他們有機會向更多的人傳福音。

1932 年7月,韋師母搭乘公共汽車時遭遇意外,幾乎喪命。日後她曾作見證說,經歷這次死蔭的幽谷後,她坦然面對死亡,心裡再無半點的懼怕。不久霍亂流行,韋師母在成都不幸感染上霍亂病毒,雖經兩位醫生和一位護士極力搶救,但12小時後,即在1932年9月3日清晨,兇惡的霍亂還是奪走了她肉身的生命,離世時她剛滿30歲。她在中國從事宣教和服務將近七年,便息了地上的勞苦,與主同在了。遺下她的丈夫和一子兩女,當時長子僅四歲,小女兒只有一歲半。

熟悉金寶珍的內地會四川的副監督董輔仁(John R. Sinton)追述她時,認為她有過人的觀察力,信仰堅定,是非分明,對生活充滿樂觀。那些與之相處過的婦女們對金寶珍的去世尤為悲痛,因為她經常與她們分享神的話,在生活上關心、幫助她們。就連一個對她存有敵意的佣人,最終也因她的愛心,悔改接受主耶穌基督。

當年金寶珍預備到中國宣教之時,神用約書亞的話激勵她:“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約書亞記1:9)。她在中國的七年,誠然是如此經歷的。

資料來源

  • 黃錫培著,《捨命的愛——中國內地會宣教士小傳》,美國中信出版社,2006年。
  • China’s Millions, China Inland Mission, North American Edition. 中華內地會月刊北美版《億萬華民》1925年第173頁;1926年第94,155,190頁;1927年第50,110,130,230頁;1928年第93,110,126頁;1929年第14頁;1930年第94,96頁;1931年第126頁;1932年第45,138,158-159,188頁;1933年第8,150-151頁。
  • China’s Millions, 英國版(London Edition)1926年第110-111頁;1928年第93頁;1930年第93頁;1932年第48,243頁;1933年第48頁。
  • The Register of CIM Missionaries and Associates 《內地會宣教士及夥伴宣教士名錄》。
  • Directory of Protestant Missions in China, 1927.
  • CIM List of Missionaries and their stations,1925.
  • Stauffer, Milton, T., The Christian Occupation of China (1918-1921)《中華歸主》,Shanghai, 1922.
  • Stanford, Edward, Atlas of the Chinese Empire for CIM, 1908.

關於作者

李亞丁

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李亞丁博士現擔任《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