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9  — 1927

金純仁

Gershom Whitfield Guinness

中華內地會醫療宣教士。先後在中國服務30年之久,大多在河南開封福音醫院。最後因搶救傷員感染傷寒病而逝。

金純仁醫生於1869年4月25日生於法國巴黎的一個英國宣教士家庭,在家中是老么,上有一兄兩姊。父親金先生(H. Grattan Guinness)在東倫敦創辦了一所宣教士訓練學院(Missionary Training College),故孩子們從小與該學院學生一起長大,有機會接觸到許多到訪的宣教士,接受到宣教心志的薰陶。1883年9月11日,金純仁受洗歸主。

1886年至1891年,金純仁先在理氏學院(The Leys)讀書,其後進入劍橋大學凱氏學院(Caius)繼續攻讀,三年後以甲級自然科優異成績畢業(Honors in Part I of the Natural Science Tripos)。1891年夏,金純仁考入倫敦醫院附屬之醫學院,經過五年苦讀與實習,於1896年以優異成績畢業,獲取內外全科醫學士(Bachelor of Medicine and Surgery, M.B.,B.Ch.)證書。

金純仁父親早年與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在宣教工作上彼此相知,首批到中國宣教的愛爾蘭宣教士就是由他介紹給內地會的;而且兩家又有姻親關係,金先生的長女金樂婷姑娘(Miss Geraldine Guinness)是戴先生的二兒媳,即戴存義夫人(Mrs. F. Howard Taylor)。

1897年2月10日,金純仁辭別雙親,以醫生宣教士的身份加入內地會到中國去宣教。臨別時,金母叮囑他說:“我兒,你該知道我一生的心願,就是我的每個兒女都能奉主的差遣,到最有需要的地方去。” 戴德生也與他握別說:“我恭賀你到中國去,你雖會遇到諸般試探,但神會伴你經過一切試煉。最重要的是,你會更多、更深地認識衪。”

1897年3月27日,金純仁抵達上海,先到南京語言學校學習中文,然後和柏永森教士(Mr. C. Howard Bird)一起被派往河南襄縣(今襄城)宣教站工作。主持該宣教站的是蓋思明教士夫婦(Mr. & Mrs. Arch Gracie),還有包崇德教士(Mr. Robert Powell)與他們的同工。在行醫的過程中,他可以接觸到中國社會各階層人,直接向他們傳福音。兩年後,他曾到東部的周家口(今周口市)及陳州府(今淮陽)工作了一段時間。那時,戴存義醫生夫婦在陳州府已開始醫療工作。1899年,金純仁又被派往南部的賒旗店(今社旗縣)工作。

1900年7月初,在賒旗店宣教站所舉行的一次盛大洗禮中,有38位男信徒和32位女信徒受洗。但就在這時,義和團風暴已席卷到賒旗店,金純仁仍帶領信徒平靜地聚會,在講道時勉勵他們多多親近主,不要懼怕。但因義和團四處尋找洋人,濫行殺戮,金純仁和其他宣教士不得不走上逃亡之路。在中國信徒的保護下,他們雖歷經艱險,但終能安抵上海,脫離險境。隨後他轉往煙臺,在那里的醫院工作一年半之久。

義和團暴亂平息後,金純仁於1902年初從煙臺重返賒旗店,但路上仍不安全,在河南境內的一段陸路,他還是靠著當地官府派兵護送,才得以到達賒旗店。不久,他和包崇德教士一起,到河南省會開封設立宣教站和醫療所。此前,西方宣教士一直被禁止到開封傳福音。早在1900年初,包崇德多次嘗試進入開封傳道未果,只有一次獲準進城售賣聖經和福音單張。有一天,一位慈祥、和藹的朱先生來找他,向他講述了一個感人的見證:

“16年前,周家口的中國售經員王先生(Mr. Wang)受宋福安教士(Mr. William E.Shearer)派遣,到開封府出售福音書。當時朱先生對福音書很有興趣,正與王談話時,城里一位老夫子王廣福先生(Mr. Wang Kwang-fu)突然怒氣沖沖的走過來,推翻了書攤,狠揍了王售經員一頓,並且吩咐人把書堆在一起放火燒掉。朱先生見狀,急忙把幾本福音書和一些單張揣進口袋里帶走了。回到家里,當他仔細閱讀過這些福音書後,很想信主。後來聽說有宣教士在黃河以北傳道,就特地走了四天路程到那里找到宣教士,詢問如何得救。宣教士告訴他有關主耶穌的救恩,領他禱告、決志作基督徒。回家後,他又把福音傳講給自己的太太、兒子、兒媳、以及女兒和女婿,使他們都先後歸信基督。他們全家人本來都吸食鴉片煙,但信主後全都戒掉了。”

就這樣,包崇德認識了朱先生。故當金純仁隨包崇德到開封後,經這位朱先生協助,租到房屋,於1902年6月開始了福音聚會和診療室。同年7月9日柯維則醫生(Dr. Sidney H. Carr)被分派到這里與他們同工。診療所開業後,門庭若市,以致每天不得不限制病人就診的數目。僅數月後,當地人就開始接納他們。金醫生在信中作見證說:“神打開了福音的門,現上我們的前院擠滿了聽福音的人。星期天下午,包先生與我並三、四位同工,到露天的集市上傳福音,人們安靜而又有興趣地聆聽。昨天晚上,我們的前院坐滿了群眾,非常留心聽道。還有上流社會人士和學者都來我們的家,與我們討論聖經。……希望不久後可以在城外買一塊地,建一所醫院。”

但就在這時,金純仁不幸染上嚴重致命的疾病——白喉。情急之下,唯有靠著禱告,並且在柯維則醫生盡心竭力地醫治和照顧下,他竟神奇地在一周之內得以復元,眾皆感奮。大病初愈後,需要調養,於是,金純仁於1902年12月初返英述職,並且在內地會年會上,報告河南省的醫療宣教工作,呼籲在開封府籌備建立一所新醫院。

1903年夏,世界基督教學聯會主席費萊斯(Dr. & Mrs. Karl Fries)邀請他到瑞典的斯德哥爾摩一遊。在那里,與費夫人的外甥女沙珍妮姑娘(Miss Jane af Sandeberg)相識,成為密友。

1904年12月21日,金醫生回到中國。翌年4月底,戴德生先生到河南探訪七個內地會福音站。金醫生遂於5月29日陪同戴德生、姐夫戴存義、大姐和沙姑娘,一起到湖南省長沙。沒料到6月3日,戴德生在長沙內地會宣教站參加過歡迎會後,於當晚猝然辭世,歸回天家。

1905年9月22日,金純仁與沙姑娘在上海結婚。蜜月旅行後回到中國,被暫時安排到河南陳州府宣教站工作。1906年6月,府台之子頸部生瘤,特地找金醫生給他動手術。在治療過程中,金純仁不僅割除他的瘤,使他恢復了健康,同時也把福音的種子撒在他的心上。

1906年1月,河南開封福音醫院正式開業。9月金純仁夫婦重回開封,與柯維則醫生攜手合作。那年來院就醫的病人超過4,000人,做了219次手術。他們帶著幾個醫學生和中國助手,除了醫病和個人談道外,還時常舉行佈道會。不久,他們的主日崇拜就有120多人參加,其中已有23位受洗。

1908年,金純仁與多位同工到北部衛輝府(今衛輝市)探望加拿大長老會著名的宣教士古約翰(Mr. Jonathan Goforth)。回來後,他們為開封教會帶來屬靈的復興。大家在聚會中公開悔改認罪,許多人生命得著改變。他們的感人見證也吸引更多的人歸主。不久,金純仁夫婦也把醫療宣教工作帶到離開封30英里外的中牟縣。

1906年10月30日,金氏夫婦的長女歡欣(Joy)出生於福音醫院。其後,次子立時(Henry)和小女兒掌珠(Mary)也相繼出生。

1911年4月金純仁攜家第二次返英述職,到1912年11月再來中國時,中國已經改朝換代,不再是清朝,而是中華民國了。此後,他積極參與賑災、紅十字會、反鴉片煙會等工作,並擔任河南公共衛生委員會書記,不遺余力地推動公共衛生事業。自福音醫院開辦以來,遠近居民均來就醫,經常人滿為患。於是醫院不斷擴建,如候診室、醫生診療室、配藥房、外科包紮、藥品庫以及會堂等。正當醫院蒸蒸日上之際,柯維則醫生卻在醫治病人過程中,不幸染上致命的傷寒(Typhus Fever),於1913年4月8日去世。他的死對醫院打擊很大,也使金純仁痛失一位摯友。

1913年11月6日,年僅25歲的英國女醫療宣教士美德純醫生(Miss Jessie McDonald, M.D)抵達中國。她到揚川接受初步語言訓練後便來開封府,成為福音醫院第一位女醫生。另一位英國女宣教士施愛仁姑娘(Miss Mabel E. Soltau)在英國完成護士課程後,也來到開封加入福音醫院的行列,和美德純醫生成為一對好搭檔。正當此時,一位由美國女基督徒捐建的現代化女病院正式落成啟用。1915年,吉培生醫生(Dr. Douglas M. Gibson)也奉派到福音醫院工作,使醫院實力大增。

他們也非常注重中國本土醫生、護士和傳道人的培養和訓練。朱華南(Chu Hwa-nan)、何慎乾(Ho Hsiang-kin)和高建成(Kao Kin-cheng)三位醫學生學成後,均成為醫療宣教士。朱華南成為本地教會長老;何慎乾回到他老家周家口,擔任起牧養教會的責任;而高建成則遠赴甘肅省蘭州,在博德恩醫院協助金品三醫生(Dr. George E. King)建立醫院後,繼續西行,到甘州建立診療所和教會,把福音傳到中國遙遠的西北地區。駐院傳道人宋深廣僅在1916年就帶領了128名男病人歸主,他把每個人都詳細記在生命記錄簿(Book of Life)上,並經常寫信與他們聯絡。

開封福音醫院遠近馳名,尤以外科聞名,以致偏遠地區的人都來就醫或手術。據1919年記載,有附近七省的病人入住醫院;在河南省107個縣中,只有五個縣的人沒有到過該醫院。1919年,河南省省長的母親和他的侍妾先後生病,到福音醫院接受美德純醫生診治,均告痊癒。不久,省長5歲大的兒子生重病,險些喪命。虧得眾醫護一面祈求上帝,一面全力救治,最終挽救了孩子的生命。病愈後,這孩子向施姑娘表示長大也要做個醫生傳道人。省長為此向醫院捐獻了4000元錢,以表謝意。

1918年聖誕節前,金純仁年僅八歲的小女兒掌珠,突患急性盲腸炎,送院急救竟告不治而逝,令夫婦倆傷痛萬分。聖誕節過後,他們懷著悲傷的心情,送長女歡欣和兒子立時回到山東煙臺的芝罘學校。途經上海時,金師母忽覺喉嚨疼痛,並且發高燒不退。金醫生見狀,知其染患猩紅熱(Scarlet Fever) ,立刻送醫隔離治療。同時長女也感到喉嚨痛和輕微發燒,金醫生只好也將兒子與她隔離開,自己親自陪伴在她身邊。經全力救治,母女倆相繼痊愈。為使剛剛經歷喪女之痛的金氏夫婦靠近在芝罘學校讀書的兒女,內地會安排他們到芝罘學校醫院,代替該院返國述職的霍序福醫生夫婦(Dr. & Mrs. Alfred Hogg)。而魏禮科醫生夫婦(Dr. & Mrs. Robert N. Walker)則被派去開封府接替金氏夫婦的工作。

1923年2月10日,金純仁一家四口第三次返國述職。同年5月8日,金醫生在中國內地會宣教年會上作見證,講述如何藉助醫療工作傳福音的情況。1925年夏,金醫生攜全家參加凱錫克五十周年奮興會(Keswick Jubilee Convention),使他的靈性再次得到奮興。同年9月11日,他們在倫敦與留在英國讀大學的長女道別後,偕兒子返回中國。

當金純仁回到闊別五年的開封福音醫院之時,正是中國各派系軍閥混戰之際,醫院里躺滿了傷兵和因戰禍而受傷的平民。金純仁回來後馬上和美德純、吉培生和魏禮科四位醫生,夜以繼日地搶救傷員。1927年3月,金純仁在對一位患有傷寒病的傷兵緊急施救時,自己不幸被傳染。當時又正逢領事館下令撤僑,故耽擱兩天後,金純仁才得以乘上火車,被送往北京協和醫院急救。可惜為時已晚,1927年4月12日,這位在中國勞苦30年,搶救了無數老百姓生命的基督徒醫生,卻因感染上傷寒(Typhus Fever)而安息在了中國河南這塊土地上。他的親密同工吉培生醫生如此懷念金純仁說:“雖然他的心靈因中國的悲慘戰禍而傷痛,但他並不氣餒。可惜因其身心過度勞累,以致沒有足夠的體力戰勝病魔。他熱愛中國,甚至為中國人犧牲了生命,可以無愧地接受基督賜給他的冠冕。……金醫生是基督耶穌的精兵,一位熱愛傳福音的使者,又是病人最真摯的朋友。我們為他的離世而哀悼,為他已得到的獎賞而高興,並要效法他留給我們的美好榜樣,至死忠心。” 這段話恰如其分地概括了金純仁醫生的奉獻人生。

資料來源

  • 黃錫培著,《捨命的愛——中國內地會宣教士小傳》,美國中信出版社,2006年。
  • China’s Millions, China Inland Mission, North American Edition. 中華內地會月刊北美版《億萬華民》1898年第79,166頁;1902年第86-88,144,156頁;1903年第20-22頁;1906年第11頁;1907年第23頁;1919年第120-121頁;1927年第111, 151, 169頁;1928年第86頁。
  • China’s Millions, 英國版(London Edition)1900年第58,69,76,85,134,140,153頁;1901年第90頁;1902年第3,97,99,101,153,157頁;1903年第2,22,64,79-81,101,166頁;1905年第162,168頁;1906年第14-15,73,77,138,163頁;1907年第28頁;1908年第91-93頁;1909年第22-23,168頁;1910年第123,187頁;1911年第104,106頁;1913年第141-142頁;1916年第124頁;1917年第54,66,128頁;1918年第30,110頁;1919年第113-114頁;1921年第16頁;1923年第70,93-94頁;1924年第120頁; 1927年第91-92頁。
  • The Register of CIM Missionaries and Associates 《內地會宣教士及夥伴宣教士名錄》。
  • Taylor, Mrs. Howard, Guinness of Honan, 1928.
  • CIM List of Missionaries and Their Stations, July, 1892, 1900, 1905.
  • MacGillivray, D., The China Mission Year Book, 1914.
  • MacGillivray, D., A Century of Protestant Missions in China, 1807-1907.
  • Stauffer, Milton T., The Christian Occupation of China (1918-1921) 《中華歸主》 Shanghai, 1922.
  • Stanford, Edward, Atlas of the Chinese Empire, for CIM, 1908.
  • 史蒂亞著,梁元生譯,《戴德生——摯愛中華》,福音證主協會,1994年第三版。
  • 何曉東編譯,《古約翰傳》Goforth of China, 大光文字團契出版社,1985年初版。
  • 宋家珩主編,《加拿大傳教士在中國》,東方出版社,1995年發行。

關於作者

李亞丁

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李亞丁博士現擔任《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