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  — 1901

馬偕

George Leslie MacKay

首位到台灣宣教的加拿大長老會傳教士。他於1872年到台灣,直到1901年去世,在台宣教長達29年之久,成為台灣北部基督教長老會的創辦者,台灣基督教教育和醫療宣教的先驅。

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又譯偕叡理)因其宣教成就獲頒神學博士,故又稱馬偕博士,台灣民眾也用“黑鬚番”稱呼這位加拿大首位海外傳教士。在近一百五十年來台灣所有宣教士中,馬偕牧師可說是最認同台灣的,他不但自己娶台灣人為妻,連兩個女兒也都嫁給了台灣人。他還能講得一口標準流利的台語。

當馬偕28歲那年經過廈門、汕頭,和台灣的高雄、台南等地,最後於1872年3月9日來到北台灣的滬尾(今淡水)時,他在日記裡寫下:“約下午三點,船進淡水港靠泊,我心激動,於是我立刻明白就是這個地方了,過去從未有人在此宣教,感謝主!”直至他1901年6月2日因喉癌在淡水去世,馬偕終身都沒有改變他對這塊土地的愛。淡水是馬偕長達29年的宣教基地,除了作為上帝忠誠的僕人,成為台灣北部基督長老教會的創辦者之外,他也成為北台灣基督教教育和醫療傳道方面的先驅,對啟迪民智、開通思想,均有深遠的貢獻。馬偕死後葬在淡江中學的馬偕墓園,這就是由加拿大人變成台灣人的馬偕。

一、拓荒者的後代

1844年3月21日,馬偕出生於加拿大東部安大略省牛津郡一個蘇格蘭移民家庭,他一直以其蘇格蘭高地武士後裔和清教徒堅貞的信仰為傲,也時常以身上留著十字架戰士和開拓者的血液來自勉。馬偕從小便深受馬可福音中“你們要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的影響,加之海外傳教士事蹟的激勵,10歲時便立志要成為一位傳教士,前往異國宣教。年輕時自師範學校畢業擔任教員一段時間後,為裝備自己,他先後到多倫多、普林斯頓神學院和愛丁堡大學深造,直到1871年受加拿大長老教會差派,前往中國宣教。1871年10月19日,馬偕離開了家鄉,在長達兩個多月的旅程中,他一路經過日本、香港、廣東及廈門,最後終於在12月30日抵達台灣的打狗(即今天的高雄)。這裡並非他原計劃中的目的地,但如他日記所述:“好像有一條無形的缐,牽我到這美麗之島”。

二、以淡水為基地,開展對台宣教

在打狗短暫停留之後,馬偕前往屏東里港拜訪李庥牧師(Rev. Hugh Ritchie),除了向這位宣教前輩學習台語外,他還從李牧師口中知道台灣北部人口雖多卻沒有傳教士前往。因此在宣教熱情的驅使下,馬偕就決定了他接下來的目的地。1872年3月9日,當他搭乘的“海龍號”帆船駛入淡水河口時,馬偕在日記裡讚歎說:“我舉目向北向南,然後向内陸遙望青翠的山嶺,心靈非常的滿足,心神安寧且清靜,有一股明確的聲音對著我說:‘此地就是了。’ 而同行的李庥牧師也同時對我說:‘馬偕,這就是你宣教的地方了’。”下了船,馬偕陪同李牧師南下到大社(今台中豐原),並在沿途中考察自己將來要進行傳教的地區。馬偕回到淡水就租了房,作為日後傳教的據點,而為了更流利地與淡水居民溝通以便傳教,他就近找了一位牧童每天練習閩南語的對談。經過五個月苦練,馬偕終於站上講台,開始用閩南語向淡水民眾傳教。

當時淡水舊名“滬尾”,清末因天津條約台灣開放通商後,淡水就成為北台灣的門戶、全台最大的貿易港。馬偕雖以台灣北部為宣教地區,但其足跡卻踏遍全台。實際上他在台灣大部分的時光都在四處傳道中渡過,甚至馬偕所留下的文字和影像,已成為研究清末台灣最豐富、最權威,更是不可或缺的第一手資料。

馬偕的宣教就是持續不斷地旅行,腳程遠達台灣中部的埔里和日月潭;接著一年內兩次登大雪山,以冒險家的精神深入高山原住民禁地,到南部平埔族村落;他曾越過三貂嶺進出宜蘭20多次,甚至遠至花蓮數次;他也出航彭佳嶼、棉花嶼、花瓶嶼等北方三島,甚至在龜山島建立教會,這些都是外國傳教士極少到達的地方。

當時在台灣旅行是很危險的,除了地形險惡、原住民出草(搶劫殺人)、惡劣的氣候和落後的衛生環境更是殺手,必須有過人的體力和適應力才能克服這些天災人禍。因此馬偕不僅是偉大的宣教士,也是一位偉大的探險家。雖然在傳教過程中,有人譏笑或侮辱馬偕,但1873年2月9日他初嚐甜蜜的果實,馬偕為嚴清華等五位信徒施行洗禮,這是他在北台灣傳教服事踏出成功的第一步。在馬偕牧師29年宣教的期間,他在台灣共創設60間教會,並培養台灣籍傳道師60人,台灣籍聖經宣道婦24人,受洗者約3000餘人。

馬偕以淡水為基地,有效訓練台灣本土人才作為宣教精兵,是馬偕牧師的成功要素。他到淡水不到半年,已經有十多位學生在他家中生活和讀書,這些學生除了滿足心靈與信仰的追求,並藉著馬偕所提供的西方知識,大大拓展了他們的視野。

起初馬偕講課的地點並不固定,有時在海邊沙灘、有時在山坡小丘,在巡迴傳道的旅途中,他也隨時就地授課。在來台最初八年間,馬偕成功培訓出21名學生,他們成為前往各地傳遞福音的種子,以及協助創設新教會的幫手。直到馬偕1880年返回加拿大述職時,故鄉親友聽到他這種“在大榕樹下,蒼天為屋頂”的露天教育,大受感動。因此馬偕向牛津郡親友提出在淡水設立學校的計劃,並透過當地報紙刊登新聞並發起募款,目標為五千美元。在1881年馬偕休假結束返台時,已經獲得6215美元的建校經費。

1. 牛津學堂

返台後,馬偕在淡水紅毛城與其寓所後方砲台埔覓得土地,由他親自設計督工建造,終於在1882年7月21日落成,以故鄉命名為 Oxford College(牛津學堂),漢文名“理學堂大書院”。在落成典禮那天,中國官方代表孫開華提督致辭稱讚:“台灣蕞爾小島而有此等學堂,誠為全國最善之舉”,而此成立時間比劉銘傳的“西學堂”(1887)更早,是台灣新式教育的搖籃。

牛津學堂在1882年9月14日開學,第一期18位學生是由各地傳教士推薦的優秀青年;教學師資,則由馬偕親自培育出來的學生擔任;課程方面,除了聖經和神學之外,也教授社會科學(歷史、倫理等)、自然科學(天文、地理、植物、動物和礦物等)、醫學倫理及臨床實習、體育和音樂等,還有野外實地授課、醫學臨床見習、傳道工作實習,甚至有畢業參觀旅行。同時馬偕更重視學生的生活教育,嚴格培養學生良好生活習慣,而且常常為學生紓困,加上自己熱心教學,因此深得學生愛戴。馬偕去世時學生踴躍捐款為他所立的墓碑上刻著:“偕叡理老夫子牧師翰林”的尊稱,道盡了他們對馬偕的尊敬。

牛津學堂學生經過三年的培訓後,便從學堂畢業前往各地教會服務,成為當時台灣最重要的神職人員養成中心。1901年馬偕博士逝世後,牛津學堂由吳威廉牧師(Dr. William Gauld)接手,改名為“台北神學校”,並設普通科作為神學校之預科。1914年台北神學校遷往台北雙連,舊址的普通科也正式改為淡水中學,於1965年改制成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日後再發展成為擁有一萬名師生的“真理大學”;而台北神學校則於1956年遷往台北陽明山嶺頭,並改名為“台灣神學院”。

2. 女學堂——開台灣女子教育之先聲

馬偕在傳教過程中也看到台灣社會存在嚴重的重男輕女觀念,所以他希望通過傳道及教育,打破婦女在封建社會的束縛,提高婦女的地位。因此他所創辦的“女學堂”,就是希望透過教育來革除台灣社會上溺殺女嬰,男性蓄妾,及女性纏足等陋習。馬偕希望台灣女性也可以活出自信,享有與男性相同的自由與幸福,並藉此機會培養出女性傳教士。

1884年,馬偕獲加拿大母會之助,在牛津學堂東鄰創辦全台第一所女子學校“女學堂”,開學時僅有45名來自宜蘭的噶瑪蘭平埔族女子就學。為鼓勵婦女入學,女學堂不僅免學費,並補助旅費、膳宿、服裝等,算是當時的創舉,也開啟了台灣婦女的教育運動,台灣第一位女醫師蔡阿信便是其中的學生之一。

那時女學堂是以基督教為中心,結合老少婦女的新式學堂。女學堂校長由馬偕擔任,馬偕夫人張聰明和幾位傳道士師母擔任舍監和教師,牛津學堂的教師也來此授課,課程包括:讀書、寫字、算術、歌唱、歷史、地理、婦女技能、聖經和聖經教義等,同時學生也接受教學的訓練,為的是在日後傳道之際,也能夠充分發揮她們的才能。

在馬偕牧師逝世後,女學堂曾經一度停課。1907年在加拿大女宣教士金仁理(Jane Kinney)、高哈拿(Hannah Connell)的主持下,重新以女子中學形式開校,後因法令所限改名為“淡水女學院”;並在1910年另創“婦學堂”訓練宣道婦。後來,被日本人強制接管,於1938年改名為“淡水高等女學校”。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更名為“純德女中”,1956年與淡江中學合併成“私立淡江高級中學”;而婦學堂則於二戰後遷往台北大稻埕,即今天的“台灣女子神學院”。

3. 台灣北部西式醫療機構的先驅

為了吸引民眾前來聽道,馬偕想出免費醫療服務的方法。他雖然沒有受過正式的醫學教育,但曾在神學院受過醫療訓練,仍能為民眾治病。當時台灣瘧疾流行,馬偕免費贈送特效藥奎寧(又名金雞納霜),結果治癒了不少病人。同時他也替牙病的人拔牙,在29年中,他和他的弟子一共為台灣人拔了2萬1千顆牙齒。此外,馬偕也引進了西方公共衛生的觀念,鼓勵大家除雜草、清水溝,以預防傳染病的流行。他為台灣引進大量的醫療資訊,讓台灣人民得以開始接觸西方文明的新知識;而1879年“滬尾偕醫館”的成立,更直接造福了北台灣的民眾。

馬偕牧師雖然醫療知識豐富,但並非執照醫生,正式醫療則邀請淡水海關稅務司所聘的洋醫生到偕醫館駐診,並請本地漢醫為助手。他先後請來五位外僑醫生:(1) 林格(Dr. S. Ringer 英國人);(2) 鍾森(Dr. C. H. Johansen 德國人);(3) 瀝尼(Dr. B. S. Rinnie 英國人);(4) 安基爾(Dr. F. C. Angear 英國人);(5) 魏金遜(Dr. W. Wikson 英國人)。這五人先後主持“滬尾偕醫舘”,對台灣現代醫療有不可抹滅的貢獻,尤其是馬偕博士和林格醫師於1879年在醫館解剖一名因呼吸道致命的水手,而發現了肺蛭蟲寄生人體,此乃全球首例,因此該寄生蟲被命名為“Dr. Stoma Ringer”,學名 Paragonimus Westerman。此外,加拿大海外宣道會還在1875年派華雅各醫師兼牧師(Dr. & Rev. J. B. Frazer)來淡水主持醫療,可惜不到兩年因喪妻而返國。馬偕去世後,加拿大長老會於1906年再派宋雅各醫師(Dr. J. Y. Ferguson),重開馬偕的“滬尾偕醫館”,並建立護理工作,直到1912年為了紀念馬偕在台宣教40週年,才把醫療中心移到現在的台北馬偕醫院。

三、對台灣農業和東西民俗文化交流的貢獻

馬偕到台灣各地傳播福音時,發現台灣蔬菜種類並不多,於是他從國外輸入不少蔬菜種子,如蘿蔔、甘藍菜、蕃茄、花椰菜、胡蘿蔔、高麗菜、甜菜和西洋芹菜等,介紹給台灣農民種植,普遍提高了農民的生活水準以及收入。

由於馬偕非常博學,因此他也蒐藏保護台灣的文物。他在1893年第二次返回加拿大時,曾運走600件台灣民俗文物,其中三分之一代表原住民文化,三分之二代表漢人文化。這些文物被加拿大多倫多安大略博物館所珍藏,在北美洲所有博物館中,以此博物館收藏了最多的台灣文化,這些都是馬偕博士的功勞。

四、台灣的女婿

馬偕不僅擔任天國的大使,他也以所鍾愛的美麗淡水為家,一生認同這片土地,曾說為了台灣人“我不止一千次,情願犧牲我的生命”。1878年5月,他娶台灣五股人張聰明為妻,成為台灣的女婿。他們育有兩女一男,姊弟三人辭世後也都葬於其父母身旁。

馬偕夫人張聰明乃馬偕北台灣首位女信徒陳塔嫂居中媒妁而成,師母獨特的行事風格和聲望,“來去馬偕娘仔那裡坐坐”是學生和信徒們的樂事。來台的西方人更是絡繹不絕地造訪她,而女學堂的設立期間,她擔當教執、舍監和事務三個任務,可以說是上帝賜給馬偕的最佳助手。

長女偕媽連許配給台灣人陳清義牧師,他們曾一起赴東京留學。夫妻二人在艋舺教會奉獻多年,對北台灣長老教會的發展貢獻良多。次女偕以利嫁給馬偕愛徒柯維思,也是台灣人,他是馬偕的機要秘書,常隨馬偕到處旅行傳教、拔牙治病,後來都在馬偕醫院服務,偕以利除了擔任新任女宣教士的台語老師外,並任“女學堂”和“婦學堂”二間女校的教師和舍監。他們育有一男柯設偕,是著名的台灣文史學者,長年任教於淡江中學。他們一家三代都擔任過淡水教會的長老。

馬偕唯一的兒子叫偕叡廉,繼承父親遺志,學成歸國後,創辦淡江中學;其夫人為加拿大人,兩人一直定居在淡水。偕叡廉先生曾擔任淡水長老教會長老,這間教堂是他在1933年親自設計的,晚年病逝於台灣。他們育有二男三女,一家人都會講流利的台語。除長男偕威理在二次大戰期間為國捐軀外,其他後代都已回加拿大定居。

1901年6月2日,馬偕在淡水家中安然去世,享年57歲。家人遵從其遺囑,將馬偕安葬在他所謂“最後的住家”(淡水砲台埔)。馬偕曾特別交代不要安葬在“淡水外僑公墓”,因為他自認自己是“台灣人”。在台灣將近30年的宣道生涯中,他積極進行傳教、醫療、教學和文化交流等工作,從未因政局的變動而改變他服務上帝的心志,他憑藉著“寧可燒盡,不願鏽壞”(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的精神,將他的一生獻給了台灣人民。

馬偕為台灣留下的教會、醫院和學校等硬體設施,如今在北台灣隨處可見;而他為台灣的無形付出,則在台灣歷史上留下永難磨滅的光輝史頁。直到今天,每年3月9日全淡水都會慶祝馬偕第一次抵達淡水的日子。

資料來源

關於作者

管其謙

作者系美國加州基督工人神學院道學碩士班學生,在李亞丁博士指導下撰寫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