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5  — 1896

席勝魔

Pastor Hsi

十九世紀山西名牧和戒毒先驅。設立戒煙館“天招局”於華北四省,救人身體靈魂無數。

一、從少年得志到中年落魄

席勝魔,原名席子直。於1835年出生在山西省平陽府臨汾縣西莊村一個書香富家,父母皆行醫。他從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長大後不僅繼承了父母的醫術,還在十六歲結婚前就中了秀才。靠著行醫和包攬詞訟,他過著非常優裕的生活。

得中秀才後不久,席子直與一位楊家小姐完婚。不幸的是,髮妻早死,又無兒女,使他在哀痛之余,感到人生的虛空,開始尋求人生真諦。雖然鑽研了儒、釋、道三教經典,卻仍然找不到生死的答案。孔夫子的教訓雖好,卻止不住他靈魂的飢渴,照不亮墳墓的黑暗,更無法使傷心者得到安慰。而佛教除了使他感覺一切皆空之外,再無其它幫助。道教更使他身受其害,因爲修煉道教的長生術,弄得他體羸氣衰,意志消沉,最後竟至染上鴉片煙癮,淪為煙鬼,不僅無法繼續行醫,連父母傳給他的田産也無心管理,以致自己的家業與前途皆被鴉片煙所吞噬,陷入悲慘、貧賤之境地而不能自拔,他就這樣做了十年鴉片煙的奴隸。當時,鴉片的毒害不單摧毀了席子直,也摧毀著山西人民。人們在厚利的誘惑下,即使自己不抽大煙,也要把原來盛産五穀的肥田沃土改種罌粟,以謀取暴利。席子直深受大煙之害,對於引進毒禍、殘害中國同胞的西洋人,心中痛恨有加。

席子直鰥居十年後續娶李氏,未料她又早逝。遂再娶梁氏,才得終身相伴。

二、從秀才到基督徒

1876年,華北五省發生嚴重旱災,餓殍成群,哀鴻遍野。來華宣教的西方宣教士開始投入賑災工作。1878年,英國內地會宣教士李修善(David Hill)和德治安(Turner)賑災到了平陽府,同時把福音也帶到席子直的家鄉。但席子直對所有西洋人充滿敵意,更認爲基督教是妖言惑衆。

1879年是科舉之年,山西各地學子紛紛前往省會趕考,李修善牧師爲了爭取這些影響中國社會的士大夫,決意採取以基督教要義爲題懸賞徵文的辦法,把基督福音單張,書籍及徵文的章程一併派送給赴省應考的秀才們。題目共有六個:真道之源、正心、祈禱、賞善罰惡、偶像,和大煙。雖然席子直沒有應考,卻從兄長那裡得來所派發的資料。他一面痛恨洋人,一面卻希望贏得豐厚的獎金以解貧病之困。在別人的慫恿及矛盾的心情下,他開始認真研讀基督教資料和有關書籍,準備文章應徵。

有獎徵文共錄取四名,最終評選結果,席子直和朋友得了前三名,實際上文章都是他作的。由於獲獎人必須要親身領獎,席子直只好前往李修善牧師的住所。李修善的為人及言談舉止使席子直欽佩景仰,疑慮頓消,並欣然應李氏之邀,成為他的中文教師。自此,在席子直教李修善讀四書五經的同時,他也在李修善的指導下,開始閱讀聖經。慢慢地,這位驕傲的士大夫被聖經上的話語強烈地吸引住了。一個秋夜,席子直跪倒在地,把聖經恭敬地放在面前。當他跪讀到耶穌在客西馬尼園中獨自憂傷悲痛向天父禱告時,他那關閉已久的心門被打開了。寂靜中他似乎聽見主耶穌的呼聲:“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 剎那間,聖靈感動他,使他從心裡相信:“耶穌愛我,耶穌是為我捨命。” 至此他完全降服,接受耶穌基督作他的救主。在這奇妙的經歷中,他確知自己的罪已蒙赦免,生命得著更新,在基督裡已成為新人。故此他說:“我現在敬拜神﹐不是受什麼人的勸導﹐而是受聖靈的啟示。我是讀了神的話以後才明白的。我知道我罪大惡極,應該下到地獄。但我也知道耶穌已赦免了我一切的罪,讓我以後永遠與他同在。” 一個典型、高傲的儒教徒;一個自負、偏見的秀才;一個看不起基督教,並以此為愚蠢的人,終於為基督的愛所融化,不久他受洗成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

三、從“煙鬼”變“勝魔”

受洗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戒毒,他相信煙癮是魔鬼用以捆綁他的鎖鏈,斷然決定停止吸食鴉片。此時他的毒癮已經很深,單靠醫藥已經不能奏效。在痛苦至極時,他強烈感受到撒但的力量,魔鬼利用煙癮作為毀滅他的武器。但席子直認識到這是屬靈的爭戰,他以救主為唯一的依靠,不住地祈禱,不敢稍離救主半步。他讓主耶穌基督直接與窮凶惡極的敵人接戰,這樣才能叫撒但不能得逞。他靠著主向撒但宣告說:“魔鬼,你要怎樣?我的生命已經放在神的手裡。我情願戒煙死去,也決不要活在罪中。” 在極度痛苦之際,他向肉體宣告說:“我寧死也不再吸大煙!” 他完全把自己交托在神的手裡,繼續堅持祈禱、讀經,李修善牧師等也切切為他祈禱。在極度衰弱的狀態中,他再三懇求聖靈降搭救他,使他脫離魔鬼的一切轄制。最後,生命的力量好象潮水一般涌入他的靈魂,使他頓覺捆綁脫落,身心得享自由;一切痛苦與掙扎都止息了,喜樂與平安充滿了他的心靈。就這樣席子直終於徹底戒除了鴉片,戰勝了惡魔。緊接著,他一把火將家裡的偶像全部焚毀,在西莊村引起極大的轟動。此後,他改名爲“勝魔”。

戒煙後的席勝魔安靜地以真純的信心和誠摯的順服,祈禱等待聖靈的澆灌。神果然照他的心愿而成就,賜他更豐盛的生命,並且隨之而來的是明確的呼召,要他向中國的同胞傳福音,述說神的救恩。李修善的精心栽培爲他日後的事奉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四、從舊人到新人

席勝魔的妻子原本對基督教十分憎惡﹐但因看見丈夫靠主戒掉大煙,身體日漸康健,性情也明顯地改變,故而漸漸放下成見。丈夫信主後又向她聲言不休妻,不納妾,更令她感動萬分。席勝魔本有一個繼母,從家裡已被趕出去多年。受洗歸主後,席勝魔趕緊把她接回家中,並應許為她養老送終。

席勝魔原與自己的三个兄弟也不和睦,感情生疏已久。他決心遵行主耶穌的教訓,與兄弟們重修舊好。哪知兄弟們因他信了“洋教”,竟不願意與他和好。席勝魔並不因此罷休,反而多多為他們禱告,又多次向他們賠不是,承認自己以往的過錯。兄弟們終於被他所感化了,和好如初。因著席勝魔身體力行,主的道就被信服了。久而久之,村民和親屬陸續前往他家參加福音聚會,而他的妻子和繼母二人更是樂於慕道。但就在此時,妻子突發怪病,狂躁不安,尤其在聚會禮拜之時,發作得更加厲害,甚至跺腳捶胸,破口大罵;時而倒在地上,渾身抽搐,口吐白沫。如此折磨多日,妻子奄奄待斃。村民見此,議論紛紛,並借機詆毀福音真理。席勝魔效法主耶穌,一連禁食三晝夜,並叫全家人與他一同禁食,懇切祈求。最後他按手在妻子身上,奉主耶穌之名將邪鬼趕了出去,使妻子從邪靈的捆綁中釋放出來。妻子好了之後,馬上受洗成為基督徒。村民見此,無不稱奇,多人因此歸信真神。

五、從“天招局”到一代名牧

此後,席勝魔四處宣揚福音,勸化眾人,且時時蒙聖靈引導,使聽道的人心竅開啟,信服救主。前來求助者亦甚眾,其中不乏窮苦之人。席勝魔變賣了一切所有,席夫人不惜變賣自己的嫁妝和首飾,來接濟窮人,為的是要他們同得福音的好處。但席勝魔最為關心的還是那些沉溺於鴉片毒癮的人,為幫助煙民戒煙,席勝魔開設起戒煙館,取名叫“天招局”,同時從天津購買來戒煙藥丸,請凡有心戒煙的人前來服用;並且定下規則,凡戒煙者,必須參加福音聚會,早晚敬拜神,從而達到救人身體與靈魂的目的。

不久,“天招局”名聲大噪,前來戒煙者愈來愈多,以致戒煙藥丸供不應求。席勝魔一面禁食祈求神的引導,一面自己配方,自制藥丸,竟至大獲成功。但席勝魔使人戒煙成功的秘訣,不是依賴於藥丸,不是依靠人,乃是要戒煙者依靠主耶穌這位救主。席勝魔自己更是仰賴主的恩典,每次配制藥丸的時候,他總是在前一天就禁食禱告,求主賜福。然後才揀選新鮮上乘的藥材,按方配制而成。他常說:“主給我的工作,是要我既做播種的農民,又做撒網的漁夫。到處傳揚福音,是播種;一個一個的叫人戒煙,勸人信主,是打魚。” 席勝魔設立“天招局”更不是為了錢財,曾有人要向他購買藥丸,以圖從中謀利。席勝魔知道他們的用心,嚴厲責備說:“我開局是為了救人,而不是要賺錢;若因貪財而開局,難道天父會容許?這藥丸是天父用以拯救靈魂的,萬萬不能賣給你們。” 他自己不受任何薪水,不領任何津貼,如此疏財仗義,令人感佩!

1886年,席勝魔在平陽由戴德生(Hudson Taylor)率領的牧師團按立爲牧師,負責平陽、洪洞、太寧等地的牧養工作。作為牧者,席勝魔富有愛心、智慧與能力。在他看來,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愛主耶穌,愛人的靈魂。他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時間、金錢、家庭、朋友和自己的生命,全都放在祭壇上面。他的靈修,他的虔誠,他的講道,他的牧養,無不令人信服,無不與他牧師的職份相稱。他兼具秀才和牧師兩種身份,有豐富的中國傳統文化知識,也有豐富的基督教知識,在兩者的融合上他作出獨到的貢獻。他還寫了很多膾炙人口的白話詩,清新典雅,配上樂曲,唱起來琅琅上口,深受信徒們喜愛。

席勝魔的“天招局”蒙神賜福,造福眾民,逐漸擴展到山西、陝西、河南和直隸四省,共開設45個“天招局”之多,拯救了無數人的身體和靈魂。為此他不知吃了多少苦,挨過多少累,蒙受過多少誤解,甚至有人攻擊他藉“天招局”牟利發財。對此他坦然回答說:“是的,我辦的‘天招局’是利息優厚的事業。它的老板就是我的主,也就是萬有的主。我謀取的利息是無價的靈魂。入了局,聽了福音,信了道,得救的人並不算少。從開局到現在,入局戒了煙的人,男男女女共有幾千人,信道的不少,其中還有人當了牧師、長老和執事。這種奉主名所做的生意,有什麼可以反對的呢?” 他就是這樣一位不憑血氣行事的神的忠心仆人。為耶穌,他甘愿捨棄一切,背負十字架。

席勝魔堅信,要消滅惡性犯罪,固然可以運用教育、社會、輿論和司法等力量,但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鼓勵他接受一個正確的宗教信仰,讓耶穌基督進入他的心,使他裡頭有耶穌的生命。因爲有了新的生命,才會有新的生活。

1896年2月16日,席勝魔安息於故鄉西莊村中的樂園,享年62歲。

資料來源

  • Mrs. Howard Taylor, Pastor Hsi: One of China’s Scholars, Vol. 1, 1900.
  • 查時傑,《中國基督教人物小傳》,中華福音神學院出版社,1983年。
  • 謝洪賚,《名牧遺徽》,上海:青年會協會,1916年。

關於作者

李亞丁

作為世華中國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李亞丁博士現擔任《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執行主任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