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  — 1991

霍超然

甘肃兰州地区名牧;曾任西北灵修学院院长。

霍超然,河南杞县官庄乡人。1929-1938年先后就读于开封圣经学院和华北神学院,接受系统的神学教育,为其毕生的教牧生涯打下坚实的基础。

1938年华北沦陷后,霍超然带领十余位学生徒步沿陇海线西上,布道足迹遍及西兰公路。1939年开封教会电召他回母校任教,任教期间曾应邀赴河北、河南等地多处主领聚会。因他信仰纯正,神学与圣经知识丰富,待人诚实忠恳,故深得众人的欢迎与敬仰。

1941年末,太平洋战争爆发,开封神学院停办。霍超然继续西行,到陜西凤翔西北圣经学院任教,寒暑假期间常应各地教会之邀赴外地讲道。这段时期内,其老父病故乡里,长子幼年夭折,霍超然强忍悲痛,继续忙于圣工不辍。

1944年,霍超然应西北基督教联合会的邀请,到西北兰州、临洮、天水和西宁等地领会布道,声望愈增。1945年,甘、宁、青基督教联合会开会,决定筹建一所培养宣道人才的学校,并决定聘请霍超然为西北灵修学院院长。1946年7月,霍超然应聘赴兰州出任院长,主持灵修院筹建工作,从选址、购地、筹备资金到校舍建造,事必躬亲。学校建成后,先后有七十余人入学接受造就。

1950年,因著政治形势的变化,内地会供应的经费断绝,霍超然带领全院学生半工半读,生产自救,先后办起缝纫组、铁工组、鞋铺,以及运输组等八个部门,在西北开创了一条亲手作工,宣传福音,建立教会的新路。他那时身为院长,月薪80元人民币,但因资金困难,时常不能按时领取。他与全院师生同甘共苦,当家中生活无以为继时,常常变卖衣物家具来支撑。正当灵修院逐渐摆脱困境,走向发展时,”三反、五反”运动开始了,霍超然被预谋打成”大老虎”,之后灵修院被停产、停课,专搞运动。最终积蓄用尽,师生们星散各奔前程。只留下霍超然和薛路加两个教员,和几个无家可归的学生。此后,基督教三自爱国会变卖了差会留下的东西,办起了”三自奶场”,霍超然任场长,张子虔牧师任会计。

1957年末,声势浩大的”反右”运动在宗教界展开,霍超然和一些真正热爱教会的牧师们被打成”右派分子”,并于1958年8月以”反革命罪”被逮捕,押赴新疆高泉农场劳动改造达二十年之久,直到1980年1月30日才获得平反,回到兰州。当时教堂尚未退还,但许多家庭聚会点早于70年代即已恢复聚会,比较大的有铁路局附近的陈益民姊妹家、红山根的曹辑五弟兄家和七里河的李雅新弟兄家等。霍超然不顾年高体弱,来往奔波于多处家庭聚会点牧养信徒。

由于多年的风雨与磨难,当教会恢复后,许多老信徒不愿到”三自”教会中去,不愿再受”犹大”的监视、汇报与陷害。但霍超然以其宽广的胸襟和亲身经历,劝说大家到教会中来。他并且设法通过有关部门,把曾经入狱劳改多年的、在信徒中德高望重的周恩莹牧师从靖远农场迁回兰州。1980年圣诞节,兰州广大信徒自发来到山字石教堂欢庆劫后的第一个圣诞节。当时的教堂仍被市图书馆所占,尚未归还,只是院子已归还给教会。信徒们就站在院子里进行圣诞崇拜,大家百感交集,热泪盈眶。张蒙恩、李明耀、张子虔等几位牧师悄然赶来;老信徒马伯良夫妇、萧思温和萧思恭全家、李雅新夫妇等也都出席。教会还临时组织了唱诗班献诗,霍超然牧师站在最前面,主领了这次特殊的圣诞聚会。之后,教会生活逐渐走上正轨。

霍超然因有长期入狱的经历,一直不得担任”两会”的领导职务,但他在信徒心中一直保持著崇高的威望。老伴和孩子多年因他的问题受牵连,历尽艰辛,故希望他不再管教会的事,在家安度晚年,享受天伦之乐。但他霜满色更浓,不改蒙召奉献之初衷,抓紧一切时间抢救灵魂,勤作圣工。他以其丰富的圣经知识与深厚的神学功底,写出手刻油印本的《新旧约概要》,在信徒手中流传。当时圣经奇缺,为满足信徒对圣经的需求,霍牧师和一些信徒设法从香港、广州地下途径运入一批圣经和灵修书籍。因此,1984年春,霍超然被公安局拘留四天,罪名是参与”亚协”的渗透活动,说他是”亚协”在兰州的代理人。一时间杀气腾腾,”左派宗教领袖”们旧课重温,摩拳擦掌,慷慨陈词,表示与霍超然划清界限,并要他说清楚讲道中所说的”抵挡罪恶还没有到流血的地步”是什么意思。同时霍超然等人的家皆遭到查抄。从此,霍超然再度被剥夺了登台讲道和牧会的权利。他把劳改就业后每月40元的生活费,如数交给多年担惊受怕的老伴,自己独自在教会内过著孤独的生活。即便如此,他对那些曾经陷害过他的人——其中有他的学生和同工——他都心存饶恕;对于一切不公正的待遇,他都平静地领受。他心胸平静坦荡,没有丝毫的情绪与怨言,也从不谈论别人对他的亏欠与是非,从他身上看不出半点”老我”的踪影。1989年,张蒙恩牧师已身患重病,有一次讲道毕续领圣餐,当张牧师宣布由主的老仆人霍超然牧师主领圣餐并证道时,在座的许多老信徒一下子都哭了。他在信徒心目中的威望与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霍超然牧师的一生是历经风雨磨难坎坷的一生,也是全身心奉献忠心事主的一生。作为西北地区解放前后的知名牧长,他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平易近人虚怀若谷,忍辱负重忠心至死,薄己厚人远离世俗。他对人的宽容,待人的诚实胸怀是少有人能够做到的。1991年4月5日凌晨,他息了世上的劳苦,归回天家得享安息,终年80岁。全教会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安葬礼拜。

资料来源

  • 根据《忠仆》书中的“霍超然牧师”一文编辑整理。

关于作者

李亚丁

作为世华中国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李亚丁博士现担任《华人基督教史人物辞典》(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的执行主任和主编。